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文章归档 > 2010年五月
2010年05月28日 20:23

歪谈“讨袁护宪”

歪谈“讨袁护宪”

    原本普普通通的中学历史教师袁腾飞,因一些“火爆”讲课视频的意外流传,而在网上、网下引起热烈争议,一些不满其“流氓嘴脸”的“革命群众”相互串联邀约,打着“讨袁护宪”的堂皇旗号,围攻了袁腾飞所任教的海淀区北京精华学校,并在高呼“一切反动派绝没有好下场”、“袁腾飞必须向全国人民道歉”、“清算流氓无赖”等“革命口号”后凯旋,留下了“下次再来”的豪言壮语。

很显然,“讨袁护宪”的口号,是从当年护国运动讨伐袁世凯,维护《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引申比附而来。问题是此袁非彼袁,袁腾飞只是个教书匠,不是窃国大盗袁世凯,对付袁世凯只能用武力,即便如此,护国军在袁下野后也停止了军事......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26日 03:14

富人“逃跑” 橘子与水土的关系

富人“逃跑”橘子与水土的关系

战国时齐国宰相晏婴曾被楚王刁难,说出“橘逾淮为枳”的名言,意思是说,人换了环境是会变的,如果这个人在齐国是好人,到了楚国却成了坏蛋,那多半是楚国的社会环境不佳。

其实话要从多方面去理解,水土变了,农作物的特性也要相应改变,否则就不能在异国他乡落地生根,枝繁叶茂,当年普鲁士人郭士立从武夷山偷走中国的茶种,移植到印度大吉岭,结果原本在中国叶片小小的茶叶,到了外国却长出硕大的叶片来,最终印度红茶与武夷山乌龙一同跻身世界名茶行列,算得“双赢”。作物如此,人何尝不如此,移民到了外国,就该入乡随俗,去适应当地的制度、环境、生活方式,惟如此,才能真正实现在新国家的安......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25日 05:31

颜色的泰国

颜色的泰国

长达69天的曼谷“红黄”对抗,最终在曼谷街头的枪声血影,和世界贸易中心的冲天火光中画上休止符。

几乎没有人会认为,这就是最后一幕,几乎所有稍稍熟悉泰国政治格局的评论者都会毫不迟疑地指出,由于泰国贫富差距依旧,城乡裂痕宛然,“红与黄”的主题对抗,仍将是泰国政治舞台的主旋律。

从古至今,颜色就是分辨阵营、判明敌我的最直观标志,而这种标志应用最有效、最广泛、最普及的,则是旗帜,旗分五色,阵垒分明,是社会分歧明显、社会矛盾激化时的典型场景,你打的是红旗还是白旗,决定了你的屁股坐在哪个阵营的一方。而当社会矛盾缓和,团结成为国家和民族主基调时,在同一面旗帜上给各阶层以应有的地位......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22日 03:33

新火器时代

新火器时代

许多文艺作品里,太平军战士的形象,都是裹着红头巾,穿着写有“太平天国”的号衣,手里拿把大刀或拿根长矛。

且不说头巾、号衣是否贴合真正太平军的打扮,单说武器,就只能打50分:太平军的武器装备可不光有刀矛,还有很多火器。

早在金田起义时期,太平军中就有不少枪炮,咸丰元年(1851年)六月二十七日,清将乌兰泰进攻新墟,一次就夺得太平军火炮13门,都铸有“太平左右军”字样,显然,这些炮是起义后自行铸造的,桂平当地也有韦昌辉“开辕门造炮”的记载。

除了炮,早期太平军也有不少其它火器,据被俘的李进富称,在紫荆山的太平军士兵,每人都要带一个装火药的布口袋,可见用量是不少的。

......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21日 10:01

阿基诺三世总统:还能继续NOYNOY么?

阿基诺三世总统:还能继续NOYNOY么?

虽然从理论上讲,阿基诺三世还不能被真正称为菲律宾的当选总统,但事实上谁都承认他已经一条腿迈进了他并不陌生的总统府:18年前,他的母亲科拉松.阿基诺,整个亚洲第一位民选女总统,结束了6年任期,挥手向马拉卡南宫告别。

阿基诺三世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不论是前总统埃斯特拉达,还是被认为“最具政治家风度”的曼努埃尔.维拉,与他的得票差距都可用“望尘莫及”四个字来形容。后者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也才拿到14%的支持率,还没等点票结束,就无可奈何地举起了白旗。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阿基诺三世直到去年9月9日才匆匆宣布参选,这显然对其准备政纲、进行选民动员极其不利,但自他......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18日 04:09

黄旗花旗杂色旗

黄旗花旗杂色旗

还是在三十多年前,大约7、8岁的样子,在小人书摊上翻到一本跟太平天国有关的连环画,大约是叫《苏州保卫战》吧,末尾写苏州失陷,呤唎等中外太平军将士突围出城,回望苏州城头,“金黄色的太平天国旗帜被降下”,不禁热泪盈眶,从那时起就有个深刻的印象:太平军的旗帜是黄色的。

尽管这个第一印象来自上不得台面的小人书,但年岁渐长,翻阅正史、野史、时人笔记,发现太平天国的旗帜果然以黄色居多,前期有些清方将领和地方人士干脆用“黄旗”指代太平军,而到了1863、1864年,太平天国进入最后期,一些部队向江西、福建和广东转移,“黄旗”又被曾国荃、沈葆桢、左宗棠等人用于指称太平天国嫡系部队,而和被称为......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18日 04:02

朝鲜的核家当与核心思

朝鲜的核家当与核心思

“天安舰事件”的喧嚷,和金正日密访中国的风波尚未平息,5月12日,朝鲜《劳动新闻》突然发布消息称,朝鲜“自主掌握”了核聚变技术,并着意强调该技术是用于“能源生产”的。

消息传出,震惊者有之,愤怒者有之,不信者更大有人在。神秘的朝鲜,究竟有怎样的核家当与核心思?

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资料称,早在上世纪50年代末,朝鲜已在苏联帮助下开展核研究,60年代中期即建成了宁边核试验基地,一座800千瓦的小型核反应堆开始试运转,用于少量提炼核材料、培训人员和积累经验,其起步并不比中国晚,进展也不算很慢。当时的朝鲜不论军事装备还是工业化水平,在远东都处于领先程度,比韩国、中国,甚至......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13日 05:39

柿油集

七绝二首 开会

植树劳动

莫问阊闾莫问泥,公车奚必辨东西;

彩衣著遍三餐毕,好向天台颂宝批。

提案

哽嗓多为颂圣嘶,未央阙下舞傀儡;

年年此际春光近,为振新雷易旧雷。

七绝二首  春风口号

路左乌云望去痴,忧愁如雨雨如丝;

春风也作春光贼?又裹桃红过院篱。

草上灯残似落霜,胡春一雨即秋凉;

落樱不及伤身世,也趁长风舞几行。

古风 津巴布韦元

此是钱财胡不惜?家资想是不劳获!

成皆由俭败由奢,不睹历来家与国?

一交子累万亿金,纸上零零迭堆积;

奈何弃若一敝鞋,亦百中家纵折色。

不识津巴布韦元?若曾不易一烧炙;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11日 20:02

金印银印何处去?

金印银印何处去?

李秀成在被俘后曾感慨“我天王封无数之将”,的确,太平天国的官爵泛滥,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地步,而这些成千上万的王爵、高官,不管有没有实权、兵权和地盘,一人一颗属于自己的官印是不可少的。

按照太平天国早期的制度,王印是用纯金制成的,侯爵、国宗的印用银,天官正丞相的印也用银(一说国宗以下用银包木),以下则都是木印;后期虽然没有明确制度,但所有诏旨中提到王爵的印,都说是“金印”,且庚申十年(1860年)九月三十一日,幼主加封李秀成次子李容发为忠二殿下,诏书中称赐给“金牌、金颈圈、雉翎、金印”,“忠二殿下”的地位要低于王爵一点,如果李容发的忠二殿下印是金印,那么比他官爵更高的王......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10日 02:44

索马里:一则错误的新闻报道

索马里:一则错误的新闻报道

5月6日,新华网首发了一条关于索马里政局变动的新闻。该新闻称,索马里过渡政府任命“反政府武装组织”——“先知的信徒”领导人优素福.阿丹(Abdul - Karim. Yusuf. Adan)为政府军副指挥官,并援引分析人士的话称,该组织自1990年以来“长期控制索马里中部地区”,2008年后经常和另一个反政府武装“伊斯兰青年党”(Harakat al-Shabaab Mujahideen)发生武装冲突,并认为过渡政府与“先知的信徒”结盟,有助于加强对盘踞在中部及首都摩加迪沙的“其它反政府武装”的打击。

由于海盗的关系,索马里成为各国内传媒非洲关注的焦点,这条新闻在几小时内传遍各大媒体。

然而不幸的是,这条新闻从断语到......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09日 13:58

《丁丁历险记》的历险记

《丁丁历险记》的历险记

对于一个历史悠久、幅员辽阔的大国而言,国内自然、人文瑰宝众多,不曾顾惜,任其自生自灭,甚或焚琴煮鹤,在在有之。反倒是一些小国,一旦出现为世界所公认的有形、无形国宝,每每敝帚自珍,倍加顾惜。

比利时人于《丁丁历险记》(Les Aventures de Tintin et Milou)便是如此。还是20多年前,当时的我还是北外法语系一个本科生,资深外教梅涛(DOMINIQUE METRO)女士便是比利时人,对这套比利时难得的世界名著推崇备至。她因政治原因滞留中国多年,当时已接近任教尾声,破例带的最后一个本科毕业生论文,正是“丁丁与中国”的话题。

梅涛女士是激烈的左派,1967年时曾做出过轰动世界的大事,直到离开......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05日 22:18

乳品国标 消费者最“计较”什么

乳品国标 消费者最“计较”什么

卫生部日前在网站上发布了最新的系列乳品安全新国标,将原有的160多项紧缩到66项,其中最引争议的,莫过于三聚氰胺的含量限制及检测办法也不在新国标之列。

照卫生部和一些专家的说法,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卫生部早些时候公布了四批可能违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质和易被滥用的食品添加剂“黑名单”,三聚氰胺榜上有名,且“真正牛奶中并无三聚氰胺成分”,因此“不应将三聚氰胺作为常规检测项目列入新国标”。

对于这样的解释,不少消费者显然难以理解。

都说消费者是上帝,上帝太高了,就拿上帝的儿子——“天子”也就是皇帝的食品安全问题来说吧,众所周知,皇帝吃喝的东西,都必须是最安全......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04日 10:50

抬起头来看世界,弯下腰去看民生——与某甲论诗词

抬起头来看世界,弯下腰去看民生——与某甲论诗词

某甲:

念奴娇·玉树

神州何罪?正闲春、四野风云俱裂。谁爱垂杨成绿阵,十万良人新月。闲静篱园,寻常烟火,都与人间诀。幽风冷漠,只今犹吹离别

一地破壁轻尘,斜阳满目,衰草沾残血。永日招魂消片哭,休说天心如铁。长剑光微,关河岁晚,几度临寒雪。可堪回听,乌啼阑夜凄绝。

师父是不是很差啊?

陶短房:至少意思是很清楚了,毛病在于缺乏回味

某甲:只给过两个人看,一个说好,一个说不好,说写得不够悲痛

陶短房:仿佛通篇都在说一句话“反动分子开心之日,就是人民群众伤心之时”。那位说好的我不知道他理由,无法置评,说不好的可以......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03日 02:10

猫王世家

猫王世家

陈在田湖北兴国州中庄铺野鸡海人,或云,帝舜之胄,田仲子完苗裔,史事悠谬,不可考矣。

祖、父皆以渔为业,家素封,道光二十年庚子,鸦片军兴,次岁春,雅州土兵应征赴浙东,道兴国,以粮台饷绌哗变,焚民屋数十,劫渔舟而去,而陈氏适罹其祸,家业荡尽,祖、父皆郁郁终。

在田时年甫四岁,感家世之非,自是乃不茹鱼腥,依远亲王氏居,颇读书,能诗文。道光三十年庚戌,秋,孑身赴武昌,将从学于舅某,至则舅已徙,不知所之,乃寓于武昌文庙,仰食庙祝,糊口而已。

太平天国壬子二年十二月,太平军围武昌,初九日,穴地破文昌门克之,遍谕城中,令四民拜上,拜上者,入营谓也。在田时年十五,喜曰:“时乎时......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