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文章归档 > 2010年七月
2010年07月30日 04:35

通缉记者 究竟该调查什么

通缉记者 究竟该调查什么

不论是凯恩公司的问题,遂昌县警方的问题,还是仇子明报道真实性的问题,都应该彻底查清,拿出一个足以令人信服的结果,并让违法者担负起应有的责任。

据最新报道称,因为报道关联交易而遭浙江省遂昌县公安局全国联网通缉5天之久的《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总算暂时可以松一口气:那份指控他是“刑拘在逃人员”的网上通缉令,被丽水市警方以“程序不当”的名义撤销。

如今丽水、遂昌二级公安开始“调查”这件离奇的通缉记者公案,固然值得肯定,然而,问题是调查什么,谁来调查。

当时,如果当地警方系经过侦查,确认仇子明有犯罪嫌疑,那么证据和依据何在?如果没有经过侦查取证,而仅仅是......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7日 23:14

扑朔迷离的土以关系

扑朔迷离的土以关系

7月5日,土耳其政府下令禁止以色列军用飞机穿越土耳其领空,迫使一个以色列军方代表团不得不修改其访问波兰的飞行路线,这被普遍认为是以色列海军突击队袭击土耳其籍救援船后,土耳其方面一系列报复行动的一环。

5月31日凌晨,以色列海军Shayetet 13突击队袭击并扣押了开往加沙地带的一支救援船队,这支船队共有6艘船只,船上载有约10000吨物资,其中包括药品和以色列禁止输入加沙地带的水泥、建材等,被以色列突击队乘直升机攻击的,是土耳其籍船只“蓝色马尔马拉海”号,船上载有支持加沙人士500多人,来自多个国家,其行动得到土耳其“人道主义救济基金会”(Humanitarian Relief Foundation ,简称IHH)资助。......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5日 06:05

石达开的传说和非传说

石达开的传说和非传说

石达开恐怕是太平天国首领中传说最多、名气最大的一位,却也是“山寨传说”最丰富的一位,他的身世、才能、生死,他会不会写诗,有没有干女儿,他究竟是亲洪秀全还是亲杨秀清,为什么要“离家出走”,他究竟是“义王”还是“分裂主义者”,他对基督教或拜上帝教的态度如何,从他仍在人间直至今日,人们仍在热烈地争议。照理说,一个被清方俘获,且在赴死前留下供词的人物,不应有这么多的悬疑,然而事实偏偏就是如此。

他是哪里人

当石达开名声鹊起,成为太平军和清方都十分重视的人物时,他是哪里人这个问题,就成了热衷搜集情报的清方间谍,和纯粹好奇的地方文人所关注的热门话题。

曾国藩授意......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3日 07:22

拧家王朝

拧家王朝

“做皇帝是件多么辛苦的事啊!”

拧三世合上最后一份卷宗,揉了揉发酸的手肘。

已是三更了吧?大殿外,月光冷冷地铺满天井。

他披上簇新的龙袍,站起身,在大殿里转了两圈。他多么希望有人恰到好处地喊一声“陛下辛苦了”,可惜没有,值更的太监、宫女都低着眉眼,惟恐不小心睡着,摊上不该摊上的灾祸。

也没什么,自己天纵英明,勤政爱民,这声实事求是的评价,天亮之后想听几声,就能听到几声的。

想到这,他不由又瞥了一眼刚才的卷宗:五个不识相的大臣——确切地说是五张不识相的嘴,就要被他永久地、彻底地闭上了。

“多可恶的人,朕这样勤勉,他们还要肆意咆哮,恶毒攻击,简直是蜀......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2日 20:49

西蒙.玻利瓦尔:“解放者”的身后事

西蒙.玻利瓦尔:“解放者”的身后事

去世前的几个月,恐怕是拉美“解放者”西蒙.玻利瓦尔最痛苦、最失意的一段时间,曾经意气风发、声称“一统拉美是我与生俱来使命”的他,不但亲眼目睹了自己一手创建的“大哥伦比亚共和国”四分五裂,自己也在一片“打倒独裁者”的倒戈声中黯然下野,避居圣玛尔塔。极度沮丧的他不但说出了“拉美解放不依靠任何个人,没有玻利瓦尔一样可以成功”这种与其性格不合的话语,还让人将财物、书籍打包装箱,准备移居欧洲,彻底离开这个曾带给他赫赫功业,如今却让他心灰意冷的地方。

他并没能走成:辞职后仅几个月,他就突然暴病而终,病因据说是肺结核,残存的战场札记记载,戎马倥偬的他,的确在战争......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0日 04:43

水灾:遇险的不仅仅是江河之滨

水灾:遇险的不仅仅是江河之滨

小时候曾听祖父辈谈及40年代末、50年代初的特大洪灾,据说南京城北的挹江门,洪水真的涨到可以在城门楼上“挹江(舀江水)”,也曾从泛黄的字纸堆里,看到被肆虐洪水逼到把治水当打仗、高呼“一定要把海河治理好”、“一定要把淮河治理好”投身抗洪前线者豪迈背后的悲壮和无奈。年纪稍长,披阅史书,更知道从大禹治水到洪泽湖淹没泗州城,从“石人一只眼”到花园口决堤,围绕着水的天灾人祸,给中国人造成了怎样的灾难。

近几十年来,各地兴修了大量水利工程,加上军队、地方好整以暇,抢险技术日新月异洪水的威胁似乎不再那么可怕,气候的变化更让许多人较著洪水,更担心河道的干涸。

然而今......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4日 01:45

从假辫子涨价到假文凭泛滥

从假辫子涨价到假文凭泛滥

据旧报刊记载,1917年夏天“辫帅”张勋复辟,前后仅短短12天时间,但就在这12天里,北京城里假辫子买卖骤然兴盛,非但价格暴涨了几倍,甚至出现有钱也买不着的怪现象。

说怪其实一点不怪:正做着复辟千秋大梦的宣统小朝廷需要大量留着辫子的“忠臣良将”,那些打算投机一把,混个一官半职封妻荫子的俊杰,等不及短发长成真辫子,自然要买假辫子应急,有需求自然有市场,假辫子不红才怪。

如今的假文凭也是如此,据媒体报道,北京广播电视大学期末考试50多个考点普遍出现大范围抄袭现象,监考老师非但熟视无睹,甚或帮忙站岗放哨。出现这种怪相的并非北京一地,许多其他省市也多次爆出类似丑闻。</......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2日 07:03

决赛:足球是赢家

决赛:足球是赢家

公平地说,本届世界杯的决赛,是自1978年以来竞技水平较弱的一届,倒不是说两支球队弱,而是它们的缺陷都比较突出。

第三次进入决赛的荷兰队虽然橙衣依旧,却已非当年全攻全守的那支星光之旅,纪律性更强但刀锋顿挫,空有穿针引线的天才织工斯奈德,可范佩西形同梦游,罗本两腿灌铅;曾经的“友谊赛之王”、欧锦赛冠军西班牙虽然星光熠熠,但把握机会的能力远在创造机会之下,7场比赛一共只进了7球,是世界杯历史上进球最少的冠军。

不仅如此,由于决赛实在太过重要,比赛中两队心理压力都比较大,原本就颇明显的破绽被格外放大。

荷兰队攻击力原本就不算强,但罗本启动虽慢,相持中变相突破和分球的......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0日 13:51

法德拉拉:死于7月4日

法德拉拉:死于7月4日

7月4日是美国的国庆日,照例是美国总统感谢海外每军“牺牲、贡献和努力”的日子,副总统拜登更亲赴伊拉克,出席驻伊美军的国庆活动,宣扬美军在伊拉克重建过程中的文治武功。

然而就在这一天,一个和伊拉克、和美国均有千丝万缕联系,曾被美国列入“恐怖分子”名单,并千方百计置于死地的人,同时享有什叶派至高无上“赛义德”和“阿亚图拉”称号的穆罕默德.侯赛因.法德拉拉,却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一间医院里平静地寿终正寝。他曾经被美国中央情报局、以色列摩萨德,甚至沙特的秘密情报部门宣判死刑,曾经被重达数百磅的炸弹暗算,被以色列空军的“外科手术”偷袭,却终于在7月4日这个美国人情绪最高涨的日......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0日 01:58

国外的格律诗创作

国外的格律诗创作

日本的格律诗包括汉诗、和歌、俳句等。

汉诗即以汉字创作的诗篇,其中既包括古风、乐府等非格律诗,也包括律师、绝句、排律等格律诗,自江户时代以来,汉诗的创作主体已变为格律诗。

江户时代前期,由于德川幕府提倡儒学,汉诗风气大盛,出现了各种汉诗流派,如受朱熹等宋诗影响、说教意味浓重的“载道派”(代表人物有藤原惺窝、林罗山、新井白石等),主张“诗以言情”的“古学派”(代表人物伊藤仁斋等)和主张“诗必盛唐,文必两汉”的“古文辞派”(代表人物荻生徂徕、服部南郭等),其中以后者影响最大;后期学术昌盛,江户等大城市出现了许多汉诗诗社,上层社会甚至以不会汉诗为耻,涌现出菅茶山、......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9日 08:27

格律诗词需要“申遗”么

格律诗词需要“申遗”么

近来一份“关于格律诗词创作申报联合国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的倡议书”在网上流传甚广,也引起了不少媒体和评论家的兴趣。发起和支持倡议书的人士认为,当前格律诗词创作构成复杂,许多似是而非的“伪格律诗”混迹其中,既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亵渎,也容易混淆视听,因此主张将格律诗词创作“申遗”,目的是“正名”和“保护”,即让各种“伪格律诗”被排除在格律诗体裁之外,还格律诗词以“本来面目”,使之免受各种人为破坏,令格律诗词的生命得以延续。

作为一个格律诗词的长期创作者、爱好者,作为所谓“真格律诗”的认同者,作为格律诗词创作“申遗”发起人、支持者中许多人(甚至可以说大多数人......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5日 08:15

太平军的“军”

太平军的“军”

如果从陈胜、吴广算起,中国农民起义的历史足有两千多年,其中不少起义军都有较为完备的军队编制体系,如唐末黄巢部沿用了当时流行的藩镇编制,而明末的李自成则采用了营-队-哨三级编制,但要论编制最严密繁复的,则非太平军莫属。

太平军恐怕是唯一一个把“军”这个名称当成正式建制单位使用的农民起义军,而且这级建制自始至终一直存在,并写入官方出版物。

1850年底太平军在金田团营,开始同清方对抗,当来自广西各县的拜上帝会众集结金田后,立即被编为中、前、后、右、左共5个军,按照编制,每个军的主官称为“军长”、“副军长”,下辖四个“先锋”,每个“先锋”辖5个“百”,每个“百”辖4个营,每营......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4日 05:17

阿根廷: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阿根廷: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平心而论,我并不是阿根廷队的球迷(当然也不是德国队的),赛前也认为阿根廷和德国的比赛,后者的赢面更大,但一输就是四个,下半场几无还手之力,还是稍稍出乎了我的预料。

不知如何,看到场边从激动到冲动,从冲动再到麻木的马拉多纳,脑海里浮现出的,却是《史记.李将军列传》里的一段:

“程不识故与李广俱以边太守将军屯。及出击胡,而广行无部伍行阵,就善水草屯,舍止,人人自便,不击刀鬬以自卫,莫府省约文书籍事,然亦远斥候,未尝遇害。程不识正部曲行伍营陈,击刀鬬,士吏治军簿至明,军不得休息,然亦未尝遇害”。

翻译成白话文,就是同样作为名将,程不识以谨慎著称,讲究......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3日 05:41

谁偷走了加纳人的胜利

谁偷走了加纳人的胜利

1分钟,只差一分钟,加纳队就可以昂首挺进4强,创造非洲足球的新历史、新纪元。然而他们被一只手挡在了胜利之门外。

确切地说连一分钟都没有,因为那鬼使神差的一只手,是在加时赛补时1分钟后伸出的,这次没有误判,没有“可以原谅的失误”,裁判看得真切,一张红牌,一个点球,一切都显得那么公平。

阿萨莫阿.吉安只消射进那个点球,他就能成为加纳的英雄,而加纳就能成为真正的“非洲之星”,然而,他射中的只是横梁。

点球决胜变成了“决败”,加纳队黯然回府,虽是前世界冠军,却早已忘记四强大门冲哪儿开的乌拉圭笑到了最后。

喀麦隆的卫星电视直播里,有人愤愤地高呼“加纳人的胜利......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1日 12:28

尼日利亚铅中毒案应给人的启示

尼日利亚铅中毒案应给人的启示

当地时间6月4日,西非国家尼日利亚传出一条惊人消息:该国北部赞法拉州(Zamfara)发生惊人的铅中毒恶性事件,据法新社和安哥拉通讯社报道,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死于铅中毒的当地人达163人,其中儿童为111人。

出现如此惊人的铅中毒事件,是违规采矿惹的祸。

据尼日利亚联邦卫生部官员阿克潘(Henry Akpan)披露,事件的起因,是在属于安卡郡(Anka)和本古都郡(Bungudu)的5个村庄里,一些村民非法将金矿矿山的矿石运回村庄提炼黄金,由于这些金矿和铅锌矿伴生,炼金遗弃的废矿渣和泥土都含有大量铅成分,接触这些矿渣、泥土者都可能感染铅中毒,尤其是赤足在泥土上玩耍的儿童,因为皮肤、......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