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文章归档 > 2017年九月
2017年09月20日 23:43

差点登上美国纸币的印第安人和他的故事

2015年,美国财政部打算改变20美元纸币设计,在2020年用一名有色人种代表人物换下自1928年起就“霸占”20美元纸钞正面的美国第七任总统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当时国家公共电台(NPR)记者内斯科普(Steve Inskeep)曾建议,将印第安原住民领袖约翰.罗斯(John Ross)的头像和杰克逊并列在新版20美元钞票上,以突显“我们美国的民主历程”,他本人还将这一主张用《20美元上的美国民主故事》标题撰文,刊登在2015年5月10日的《纽约时报》上。

罗斯是什么人?他何以被视作“杰克逊总统的死对头”?

罗斯1790年、也即美国独立3年后诞生于今天阿拉巴马州的火鸡镇,父母亲是苏格兰-印第安......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9日 23:34

旧的德国 新的角色

正如绝大多数冷静、有经验的国际事务观察家所指出的,即将在10月举行的德国立法选举(即俗称的“德国大选”,德国是议会制国家,立法选举就是“大选”)不会产生什么太大的冷门,现任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和她所领导的德国基民盟-基社盟(CDU-CSU)不出特别大意外仍将获胜,默克尔本人尽管近年来颇受争议,但仍将获得第四个四年任期,成为欧洲战后任职时间最长的女性国家领导人,和西欧战后任职时间最长的政府首脑之一。

当然,“微调”会有:比如,倘若长期和基民盟-基社盟合作、上届因跌破5%的议会入场券标尺丧失全部议席的德国自由民主党(FDP)重返“及格线”以上,人们熟悉的&ld......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8日 23:21

目标阿里巴巴——多伦多的喧嚣

目标阿里巴巴——多伦多的喧嚣
图片1 多伦多电影节上该片的海报(Toronto InternationalFilm Festival官网)
 
图片2 影片中的镜头(Toronto International FilmFestival官网)
 
图片3 吉布内伊在发布会上为这部影片辩护(Youtube)
 
多伦多电影节上一部名为《中国喧嚣》&l......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6日 22:51

新时代的法国情色杂志

法国人传统上不用“情色杂志”,而习惯用“男性杂志”(Presse masculine)的称呼。但实际上“男性杂志”的适用范围是非常广泛的,包括以男性时尚和奢侈品为主、不太涉及情色内容,几乎不怎么刊登大尺寸裸女照片的《路口》(Intersection,季刊,2008年创办)、《男士》(Monsieur,不定期,1919年创办,1925年停刊,1995年复刊)、《男性时尚》(Vogue Hommes,月刊1973年创办,1996年停刊,半年刊1985年以《国际男性时尚》Vogue Hommes International的名义创刊,2014年改为《男性时尚》以继承已停刊的月刊传统)等所谓“高尚男性杂志”,《男婴》(Baby boy,2005年创刊,当时以“男性同性恋......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4日 23:14

劳动法风波:当马克龙面对成千上万法国“懒汉”

9月8日,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为自己一手力推的劳动法改革辩护,发出了“我既不会向懒汉、也不会向玩世不恭者和极端分子让步”的强硬声音。

仅仅4天后,“懒汉”举着“我们懒汉前进中”(马克龙组建的年轻政党叫“前进!”)、“你完了马克龙,我们懒汉都上街了”的标语涌上了巴黎和法国各主要城市的市中心,对劳动法改革大声说“不”。而马克龙的态度也似乎十分坚决,此前一天,远在加勒比海法国领地 “抗洪救灾”(当地遭遇“艾玛”飓风袭击损失惨重)的他重申,不后悔自己的“懒汉论”,也绝不会在劳动法改革问题上让步。......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1日 21:49

年轻索马里人的自我剖析:我为什么会成为极端分子?

年轻索马里人的自我剖析:我为什么会成为极端分子?

(图1、“索马里青年党”武装到牙齿)

自1993年10月2日“黑鹰坠落”事件以来,索马里仿佛成了无政府主义和极端分子的渊薮,“伊斯兰法院联盟”(ICU)、“索马里青年党”(Al Shabab)、索马里伊斯兰党(Hizbul Islam)……一个又一个陌生的恐怖组织名字因为一次次血腥恐怖袭击而为人所熟知,许多索马里极端分子更漂洋过海,远赴利比亚、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等地参加所谓“圣战”。

(图2)

为什么索马里这个“非洲之角”会盛产极端恐怖分子?一位年仅22岁却有6......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0日 21:38

肯尼亚:从认赌到服输

2017年是东部非洲重要国家肯尼亚的大选年。

肯尼亚大选原本6年一届,自2013年起改为4年一届,自1991年实行普选制以来,该国政治舞台一直上演着“双雄会”:独立时的执政党肯尼亚非洲民族联盟(KANU),和最主要反对党肯尼亚橙色联盟(ODM)是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且前者每每险胜过关。

2007年,ODM的总统候选人是奥廷加(Raila Odinga),PNU则是时任总统齐贝吉(Mwai Kibaki),而齐贝吉的第一搭档,则是开国总统和OMG创始人老肯雅塔(Jomo Kenyatta)的儿子乌呼鲁.肯雅塔(Uhuru Kenyatta)。当年12月27日的投票计票后,ODM和齐贝吉宣称省选,但奥廷加和PNU不服,其支持者诉诸街头抗争,并进而发展为蔓延全国、持续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