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脸书革命”能撼动“铁打普京”么?  

“脸书革命”能撼动“铁打普京”么?  

 “脸书革命”能撼动“铁打普京”么?

当地时间12月5日、6日,俄罗斯联邦莫斯科、圣彼得堡等地两次发生针对普京的示威游行,如果说5日的游行人数尚不算多,也缺乏多少重量级人士(出名人物有反腐博客经营者阿列克谢.纳瓦尔尼和小反对党团结自由党领导人之一伊利亚.拉西内等),6日的游行则规模不小:成千上万的示威者高呼“普京是窃贼”、“迎接一个没有普京的俄罗斯”,乃至“发动一场革命”的口号涌上街头,在倾盆大雨中与匆匆赶来弹压的军警对抗,并有数百人被逮捕,出现在示威和被捕行列中的,有前总理涅姆佐夫、亚博卢集团领导人谢尔盖.米特罗克林等,示威组织者宣称,参加人数多达10000,莫斯科警方则称有2000人,一些外国目击者则认为约有3000人。
这次示威的特点是串联广泛、组织迅速,并普遍利用了脸书和推特等网络工具,正因如此,一些评论家认为其受到“阿拉伯之春”影响,有示威者甚至称之为“脸书革命”。
“脸书革命”的导火索,是欧安会和美、法、德、英等国观察员、政要指责俄联邦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和总理普京在刚刚结束的国家杜马选举中舞弊,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甚至指斥此次选举“既不自由也不公平”。早在选举投票前,亚博卢集团等俄罗斯自由派就表示对执政党和普京舞弊的担心,此刻便顺理成章地打出“反对选举舞弊”的旗号。
然而明眼人一望而知,示威者真正的目标是普京本人。
自1999年掌权以来,普京利用俄罗斯民众对“休克疗法”所造成俄经济崩溃的不满,和对昔日“大国荣光”的追忆缅怀,借助石油红利和威权手段双管齐下,在10多年里逐步扩大自己的权力,将反对势力压迫到政治边缘。2007年的杜马选举,统一俄罗斯党在450个杜马席位中赢得315个,得票率高达64.7%,如此一来,在杜马中席位超过2/3的“普京党”就可借此在立法上予取予求,甚至任意修宪,正是靠着这一招,他才可以自说自话地随意调整地方行政架构,也正是靠着这一优势,他才能在自己两届任满、需要一个短的过渡期时,让继任总统的任期保持在短短的4年,等自己打算回归后,又随手改为6年,好让自己在总统宝座上多呆两年。
让俄罗斯“触底反弹”的政绩,和精心包装的明星形象,让普京的人气一度达到无敌状态,在漫长的“普京时代”,自由派的屡遭重创,即便发声反击,也是细若蚊足、应者寥寥。
然而此次普京毁诺复出,和梅德韦杰夫上演政治“二人转”,在俄罗斯选民中引发了不少反感、抵触情绪,加上普京时代贪腐问题严重,贫富分化明显,青年失业率居高不下,人们开始对普京自负的政治自相授受和老一套的个人肌肉秀审美疲劳。选举前不久,一次武术大会上普京被喝倒彩,成为一个醒目的信号,此次杜马大选,剔除自由派和欧美观察员所指称的舞弊因素,统一俄罗斯党也只获得49.93%选票和238席,在杜马中勉强保住简单多数,从此再也不能予取予求、旁若无人地立法、修宪,而不受任何牵制。
在示威者看来,普京和统一俄罗斯党在杜马选举中的失败,正是趁热打铁发动反击的良机,而欧美政要、观察员的指责,则让他们找到了最关键的“大义名分”。
从示威者的口号和网络表述中不难看出,他们的目标是逼普京引退,途径则是要么利用内外压力,让普京知难而退,自动退出明年春举行的总统大选,要么则力图借此造成统一俄罗斯党的分化(比如曾寄予厚望的“梅普分家”),从而架空普京,让他想选也选不上。
正如许多观察家所言,此次示威是“后苏联”时代,莫斯科街头罕见的大规模反政府示威,也是1999年以来,自由派对普京声势最大的一次挑战,这势必对普京和统一俄罗斯党构成巨大压力、震撼,并迫使其采取一定的调整和应对措施。
但仅凭“脸书革命”,想达到推翻“铁打的普京”的目的,恐怕希望不大。
此次示威的组织者,主要是亚博卢集团等自由派政党、组织,参与者则多为城市中产阶级、知识分子和富裕网民,正如法国《世界报》援引罗伯特-舒曼基金会人士所言,这些人相对于1.4亿俄罗斯人仍是小众,且内部意见不一,示威的声势虽大,但“厚度”颇可怀疑。
必须看到,杜马选举固然是普京的失败,但也绝不是自由派的胜利:自由派政党中得票率最高的亚博卢集团也不足4%,尽管本届杜马的准入门槛,从上届的7%下调至5%,这些自由派政党仍无一入阁,选举成绩甚至比上届有减无增,仅仅将之归咎于“舞弊”显然是片面的。事实上选前诸多民调已显示,俄罗斯选民对当初由这些政党所倡导的“休克疗法”引发的灾难后果记忆犹新,已慷慨给予他们一次治国机会并收获不堪回首回报的俄罗斯人,至少近期内不打算冒这个险。在这种情形下,由这些自由派政客倡导的反政府示威,恐难脱一鼓作气、再衰三竭的宿命。
从选举情况看,统一俄罗斯党固然惨败,但除了俄共获得92席是大赢家外,公正俄罗斯党(64席)、自由民主党(56席)前者是普京全盛时组织的“御用反对党”,后者则是持激进民族主义观点的“小骂大帮忙”的极右政党,都不能说是“反普京势力”,且获得杜马席位的4党,共同之处在于都主张“恢复俄罗斯大国荣光”,甚至“俄罗斯是俄罗斯人的俄罗斯”,而这些恰是“普京主义”的涂色。可以说,俄罗斯大多数选民其实尚未腻味“普京主义”——他们腻味的只是总也不下台的普京,和乏善可陈的“梅普二人转”罢了。很显然,这种心态对自由派并不利。
还应看到,尽管普京的人望下滑明显,但这是纵向比较,如果横向比,则不论俄共的久加诺夫,或自由民主党的日里诺夫斯基,在人气方面都远不足以望其项背,至于有“前科”的自由派领导人,差距就更大了。
从目前情况看,普京阵营并未因内外压力而退缩或慌乱,俄政府、外交部连日来高调驳斥欧美政要言论,组织军警弹压和反示威,普京不断暗示,一旦当选将重组地方政府,而梅德韦杰夫则亲自出马“撑场面”,令示威者“分化梅普”的期望也无从实施。杜马的意外翻船,和随后的“脸书革命”,恐怕反倒会令好胜的普京更加警惕、谨慎。
那么,普京和执政党究竟作弊了没有?
欧安会观察员和民间组织的种种举报显然不会都是向壁虚构,但从选举形势看,即便缩水,执政党的得票率也远远超过“过线”都成问题的亚博卢集团等自由派政党,即便作弊,其目标也应指向更具威胁的俄共等反对党,而不是他们。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普京和统一俄罗斯党的支持率在全国范围内很不平衡,在欧洲腹地选票流失严重,在西伯利亚和远东则更是低迷不堪,但在车臣和达吉斯坦,执政党得票率高达91%,在伏尔加流域和高加索的鞑靼斯坦和巴什科尔托斯坦等穆斯林地区达75%,在靠近蒙古国的喇嘛教地区图瓦达85%,这些不仅表明,在大城市、传统发达地区和“被遗忘的地方”,人们对普京开始审美疲劳,甚至十分不满,但在一些尚不安定的边疆地区,人们仍将普京和执政党看做稳定的保证,也同样表明普京和统治这些不安定地区的军事、经济寡头间的利益同盟十分牢固——或许,这才是普京和统一俄罗斯党,最难逃非议的一个“疑似作弊”。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