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四幕课本剧:荆轲刺秦王

四幕课本剧:荆轲刺秦王

第一幕 识荆

(燕国 易京 太子丹府邸,新来的侍女小红正给太子丹斟酒,太子丹若有所思,看也不看小红一眼)

小红:我说殿下,您就不能看人家一眼么,就一眼。

太子丹:(心不在焉地)嗯。

小红:(嗔怪地)殿下,到底要怎样,您才能看人家一眼?

太子丹:(依旧不看她)你要能把秦军打败,我看你一万眼都行。

小红:人家被送来的时候,可是听说,您当年最喜欢漂亮女孩子的。

太子丹:(长叹一声)唉,我现在也喜欢啊,可是燕国这么弱,秦国这么强,要总这么下去,我就是想喜欢,也喜欢不了几天了。

(侍卫匆匆上)

侍卫:太子殿下,您要请的大贤田光先生来了。

太子丹:(惊喜地跳起)他可算来了,待我亲自迎接!(回头对小红)——那谁,先茶后酒,要好的!

(太子丹、侍卫下)

小红:(委屈地)——那谁!人家就没名字么?都来好几天了,这位太子爷连人家名字都没问过,哼(下)

(幕内)

太子丹:先生请。

田光:嗯。

(太子丹、田光上,分宾主坐)

田光:(颤巍巍地)其实啊,我几个月前就接到您的信了,可这不,岁数大了,腿脚不方便,兵荒马乱的,也没个便车搭,这不,来晚了。

太子丹:(上下打量)先生高寿?

田光:小呢,才84,这不,20年前啊,我来您府上寻过差事,那会儿您还是个小伙子呢,嫌我老,没用我,现在好了,您跟我都是白头发的人了。

太子丹:(有些窘)过去的事就别提了——我请先生来,是想请教打败秦国的计策。

田光:(清清嗓子,又整理一下坐姿)问我怎么打败秦国啊,我觉得呢,这就要讲究和谐发展啊,您想,只要河蟹了,发展了,那不就要粮食有粮食,要武器有武器,要人马有人马了?您啊,只要能想办法保证这大战一时半会儿打不起来,维持啊,50年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到那个时候啊……

太子丹:(不耐烦地打断他)50年?弄不好5个月秦军就打到易水边上了——我说先生,您这办法好,很好,可是太慢了,您大概看不到结果,要是咸阳城的嬴政不高兴了,弄不好连我也等不到那天。有没有快点儿的办法?

田光:快的么,也有,不过我这胳膊腿那就快不了了,我给您举荐个快的人吧(荆轲悄悄溜上),他的名字啊,叫荆……

荆轲:叫荆轲。见过殿下。

太子丹:(对田光)这倒真够快的——我说荆轲,你说你有对付秦国的快办法?

荆轲:快,很快。

太子丹:秦国有百万大军,你怎么个快法?

荆轲:杀100万人,小人没把握;杀一个人,小人有把握。

太子丹:(站起又坐下)你是说,刺杀嬴政?可是,你怎么能靠近他?

荆轲:小人要两把钥匙,殿下,就在您手里,您舍得给我么?

太子丹:快说说!

荆轲:第一把钥匙,是割让15座城池的地图。

太子丹:有有有!

荆轲:第二把钥匙,也是最要紧的一把,是樊於期将军的脑袋,他是嬴政的仇人,有了他的脑袋,就一定能见到嬴政。

太子丹:(沉吟)樊将军是政治难民,杀了他太不人道吧——再说,他住在下阳城穷结巷,我一时半会儿上哪儿给你找去?

荆轲:(微笑)小人明白了——小人赶路匆忙,这会儿还真有些渴了。

太子丹:(提高声调)那谁,给荆轲先生上酒!

(小红上,递酒给荆轲)

田光:这主意啊不吃香,连酒啊也喝不上了,唉,人情啊!

小红:这位大哥,您是殿下的贵客吧?您看人家好看么?

荆轲:(若有所思)嗯。

小红:(不悦)殿下这样,您也这样,真没意思!

荆轲:(敷衍地)好看,姑娘你挺好看的。

小红:(大喜)好看?真的?人家哪儿最好看?

荆轲:(随口)手,你的手好看极了——殿下,小人还有话要说。

太子丹:那谁,你先下去吧。

小红:(喜滋滋地)大哥,要喝酒就叫人家一声啊。(下)。

太子丹:先生喜欢那姑娘的手?真有眼光,那是全燕国最好看的一双手了。

荆轲:先不说这个——殿下,要刺杀嬴政,得有合适的匕首,据小人所知,燕国可没有这个。

太子丹:买!不怕花钱,越快越好!

田光:那个,我说啊……

(侍卫上)

侍卫:殿下,门外有个大嫂,说是卖匕首的。

太子丹:(大喜)快,快叫她进来,要客气点。

田光:(嘀咕)这些年轻人啊,怎么一个个这么着急抢戏呢。

(徐夫人上)

徐夫人:民女是赵国工艺大师徐夫人,来这儿是推销特制刺客专用匕首的。

太子丹:(狐疑地)这名字我倒听说过,可都说徐夫人是男人啊——你是真的么?

徐夫人:民女是不是真的不要紧,这匕首是不是真的才要紧呢。

太子丹:也是——荆轲,匕首是你用,去看看吧。

荆轲:(检视匕首)货真价实!殿下你看,这匕首不但削铁如泥,还带有剧毒,只要刺破嬴政一点皮,他就死定了!

太子丹:那好——你要多少钱?

徐夫人:黄金10万!

太子丹:1万。

徐夫人:5万?

太子丹:成交!来啊,带这位大嫂去结账。

(幕内:遵命,大嫂请这边来)

徐夫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堂堂太子爷,您可不能耍赖啊。(悄悄对田光、荆轲)老规矩,照说好的分。(下)

荆轲:(起立)小人也先告辞了,还有不少需要准备的呢。(至台角,对观众)我得跟去看看,这可是拿命换的钱呢。(下)

田光(急忙站起):我啊,我再补充两句吧!

太子丹(不耐烦地):时候不早了,先生也去歇着吧,散会!(至台角又转回)这个,今天说的都是国家机密,先生可千万别泄露出去啊。(又至台角)这荆轲,居然喜欢一双手,嘿嘿(下)。

田光(呆呆地喃喃自语):千万别泄露出去啊?我啊,我想泄露,怕是也泄露不出去了吧。

(第一幕终)

第二幕 借头

(燕国 下阳城穷结巷 樊於期寓所)

樊於期:做男人难,做北漂男人更难,做出不了名的北漂男人,那就难上加难了。按说这秦军,也快打到这易水边上了吧?

(幕后)荆轲:樊将军在家么?

樊於期:可有人上门了——谁啊,进来喝一杯吧!

(荆轲上)

荆轲:我是太子新招的部下荆轲,听说有名的勇士樊将军在这里住,特来串串门。

樊於期(喜形于色):酒不好,随便喝点儿——你是说,我老樊还挺有名的?

荆轲:(拘束地)嗯,这个,反正我是知道您的大名的,别人么,想来也还是有些人知道的。

樊於期(怅然地)唉,想当年我威风的时候,王翦才是个偏将,李信、蒙武连骑马的份都没有,可今天……对了兄弟,你说你是太子新招的部下,怎么,太子在招兵买马?是不是秦军就要打过来了?

荆轲:秦军的确就要打过来了,不过太子没在招兵买马。

樊於期(焦急地):怎么能这样?不招兵买马,就燕国这点兵将,怕是连一个月都撑不住啊——对了,太子有没有想到我老樊?

荆轲:太子倒是没想起您来,不过有位田光田先生,他说殿下您怎么忘了啊,咱这儿有个打秦国逃难来的樊将军啊,他一个人就能抵挡住秦国1000人马,可是个大大的勇士啊。

樊於期:(激动地搓手)这田先生真是大大的好人,改天我老樊请他吃炖肉——这太子怎么说啊?

荆轲:您别急,听我慢慢说。太子不听还好,一听,脸立马就阴下来了:樊将军?他能挡住1000人马?

樊於期:能!能!别说1000,再多200也没问题啊!

荆轲:就算樊将军能再多挡200,哪怕多挡2000吧,能挡得住百万大军么?照我看,就别起这哄,人家樊将军好歹是条性命,从秦国那么大老远逃出来不容易,就别让人再遭罪了吧。

樊於期(大怒):混账话!

荆轲:您别急,别急,这可不是我说的,是太子殿下这么说来着。

樊於期(强忍怒火):太子岁数也不小了,怎么这么糊涂呢!国难当头,打得赢要打,打不赢那也要打!英雄好汉,哪怕是战死沙场,只要能名扬天下、流芳千古,那也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啊。

荆轲(一拍大腿):谁说不是呢?不过话说回来,秦军这么强,咱这么弱,真要是战死沙场,怕是连个声响都没啊,名扬天下,流芳千古,谈何容易。

樊於期(沮丧地):唉,兄弟说得不错,喝酒!郁闷,郁闷啊,想我老樊英雄盖世,想报仇,想留名,你说,怎么就办不到呢!

荆轲:其实呢,也不是绝对办不到。

樊於期(惊讶地):哦?

荆轲:燕国打不赢秦国的百万大军,但不见得打不赢秦国;您没办法在战场上报仇扬名,但报仇扬名的机会,也不是一点儿都没有。

樊於期:快说快说!

荆轲(欲言又止):其实是这样……还是算了吧,太子说了,这样不好,再说您也一定不舍得下这个本。

樊於期(大怒):这是什么话!兄弟你就算不知道,太子那是一清二楚,我全家老小,都死在嬴政手里,单为报仇,让老樊下什么本都行,就甭说还能扬名天下了——别啰嗦,快说!

荆轲(深吸一口气):好吧,我来问您,您原本是秦国的将军,想必知道对咱这燕国,嬴政最喜欢的是什么,最恨的又是什么吧。

樊於期(略一思忖):嗯,嬴政最喜欢的当然是土地城池,要不他打哪门子仗么!要说最恨的,那就是我老樊了,我跟他是死对头,又从他手掌心逃出来,他不恨我才怪。

荆轲(凑近对方):那么,我现在告诉您一个秘密,一个天大的秘密——我不是将军,也不是军师,我是个刺客。

樊於期:刺客?

荆轲:是刺客。您一个人能打得赢1000人,我不行,我只能打赢一个人,不过,如果这个人就是嬴政,您说会怎样?

樊於期(喜):那嬴政可死定了!(又愁)那又怎样,秦国还是秦国,换个秦王,百万大军还是会打过来,燕国还是得完,可兄弟你,怕是先要变肉酱了。

荆轲:是啊,怎么都要完,可这样一来,仇报了么?名出了么?

樊於期:(恍然大悟)是是是,仇也报了,名也出了,就算输了死了,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兄弟,那你还等什么?

荆轲(欲言又止):这,我刚说了,我打不赢1000个人,就只能打赢嬴政一个人,要想得手,就得想办法单独跟嬴政见面。

樊於期:这可难了,你又不认得他,再说,这家伙小心着呢。

荆轲:(一字一顿地)如果我说我是燕国使者,带着他最喜欢跟最恨的两件东西求见,樊将军,您说他会不会见我?

樊於期(一惊,旋即严肃起来):一定会,一定会的!你只消带上几座燕国城池的地图,跟我老樊的脑袋,嬴政准会上钩的。

荆轲:地图好说,可是您……

樊於期:我说兄弟!你们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只要能报仇,能让我老樊流芳百世,名扬天下,我这颗脑袋算得了什么!我还得谢谢兄弟你呢。

荆轲(哽咽地):樊将军!

樊於期(拔剑欲自刎,忽又停住):我说兄弟,你真能成事么?

荆轲:能与不能,要紧么?

樊於期(一愣,随即恍然地):不要紧,真的不要紧,哈哈,哈哈!(自刎,下)

荆轲(叹气)是条汉子!——别躲了,出来吧。

(秦武阳上)

秦武阳:在、在下秦秦秦……

荆轲(不耐烦地):你叫什么待会儿再说——我要拿的都拿到了,太子那边呢?

秦武阳:秦秦秦武阳。太、太子那边,地图跟匕、匕首都、都妥了,还特、特地让在下给您捎、捎点心意过来。

(秦武阳捧上个盒子,荆轲接过,打开,大吃一惊,失手掉在地上)

荆轲:这是什么?

秦武阳:您您您、您那天不是夸、夸这双手来、来着?太、太子吩咐,除了江山社、社稷,您要、要什么都、都妥。

荆轲(摇头叹息):可惜,唉!好了,你先回去吧,说这么半天也够累的。

秦武阳:那小人就告、告辞了。(下)

荆轲(若有所思地):真够忍心的——幸亏那天,我夸的只是那姑娘的手,要是随口夸了脑袋,唉!(下)

(第二幕终)

第三幕 易水

(燕国 易水边)

小红:风萧萧兮易水寒,唉,真冷啊。

(高渐离上)

高渐离:姑娘,一个人站在这河边唱歌,不冷么——你的手怎么了。

小红:冷,哪儿都冷,心最冷,就是手不冷。客人是从外国来的么?这年头,到燕国来的外宾是越来越稀罕了。

高渐离:我老家是燕国人,这次回来,是别人托我给一个叫荆轲的朋友捎个口信。姑娘,你认识荆轲么?

小红(喃喃):认识,怎么能不认识呢……(恢复常态)哦,客人原来是海归啊,要找荆轲就不用进城了,一来呢,荆轲天天都会上这儿等什么人,二来呢,太子今个儿要在这儿给荆轲饯行

高渐离(一惊):饯行?不会吧!等不到我捎来的口信,荆轲是不会动身的。

小红:客人真是燕国人?反正吧,荆轲怎么想的我不知道,太子说要饯行,他就算不想动身,怕也就由不得他了。(指某处)那不是太子爷来了么?客人,先找个地儿回避一下吧。(下)。

高渐离(摇摇头):唉,饯行,饯行啊,看来我也只好给荆轲饯饯行了。(下)

(太子丹、龙套甲、龙套乙、龙套丙、秦武阳上)

太子丹:都准备好了?——你们三个说,秦武阳就不用说了。

龙套甲:车马就在渡口那儿停着呢。

龙套乙:饯行的酒菜都备好了,吩咐一声就能热热乎乎端上来。

龙套丙:伙计来报,说荆轲一个时辰前出门奔这儿来,他们已把荆轲的行李打包,这就送到渡口车上去。

太子丹:做得好——哎,你们打听清楚了没有,荆轲为什么一直拖着不上路?樊於期那颗脑袋,都快分不清是谁的了。

秦武阳:小人明明明、白,是是这、这样的,他、他……

太子丹(不耐烦地)说了不用你说!(指龙套丙)你来说。

龙套丙:是。小人打听清楚了,荆轲托一个朋友叫高渐离的,去赵国请一位叫盖聂的人来做帮手。

太子丹:(点头)这倒也在理,两个人动手,总比一个人更保险些。

龙套甲:可一天前边境上来报,说高渐离回来了,是一个人回来的。

太子丹(沉吟):是这样……(扫视四人)我想好了,不能让荆轲一个人冒险,你们四个都是燕国数得着的勇士,怎么样,你们当中谁肯陪荆轲走一趟?

(四人大惊,不约而同后退一步)

龙套甲、乙、丙:小人并非怕死,只是上有八十岁老娘下有三岁孩儿,请太子明察!

秦武阳:我、我我……

太子丹:(大喜)秦武阳自告奋勇?好!不愧是燕国勇士!我先去渡口边看看,你们好生伺候着!(下)

龙套甲(对秦武阳):好汉子!

龙套乙(有些不好意思地):唉,惭愧,惭愧啊,老弟,你有种,哥哥我自愧不如。

(二人下)

龙套丙(拍拍秦武阳肩头):老弟放心去吧,你的家小,哥几个会好好照顾的。(下)

秦武阳(木然地):我、我刚才是想、想说,我、我还未成、成年,不、不能去来来、来着。(下)

(荆轲、高渐离上)

荆轲:老兄怎么知道在这儿等我?

高渐离:刚刚有个断了两只手的姑娘这么说来着。

荆轲:唉,是她啊,她可真够可怜的。她还说什么了么?

高渐离:她还说,太子今儿个打算给你饯行。

荆轲(喃喃):饯行,是啊,下这么重本,也是该等不及了——盖聂呢,他不肯来么?

高渐离:是,他让我问你,天下一统,有什么不好么?

荆轲:没什么不好,很好,可是对干我们这行的就很不好了。也罢,他来不来,我怕是都得走了,你看,这不是饯行的酒菜都捧来了么?

(太子丹一行上)

太子丹:荆轲,昨儿睡得好么?早饭吃的啥?

荆轲:好,很好,殿下,小人上路所需的东西,您都给备下了么?我想我也该动身了。

太子丹:(大喜)早备下了,一会儿散席,您直接到渡口上船就行,连行李干粮都预备下了。

荆轲:小人等的伙计没来,您打算让谁跟小人一块儿去?

秦武阳:在下秦秦秦秦……

荆轲(苦笑):秦武阳,我记得你,不用费事了(大声)拿酒来!

(众人举杯)

太子丹:壮士一路走好,咱们不久就能再见了。

(众人一齐把酒杯摔在地上)

荆轲(面向高渐离):老兄是音乐家,今日一别,就不为兄弟我唱上一曲么?

高渐离:风萧萧兮易水寒。

(众人齐声):易水寒!

荆轲:好!

高渐离: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众人低头默然,荆轲仰天长笑)

荆轲:哈哈,好个不复还,就此别过!(拉秦武阳急下)

高渐离(目送荆轲远去):唉,我也该走了,去死难,去活着,更难啊。(下)

太子丹:总算走了——我先回京城了,你们收拾一下,也早些回去吧,怪冷的天呢。(下)

龙套甲:唉,这荆轲怕是真的回不来了。

龙套乙:这有什么关系么?他回得来也好,回不来也好,秦军终归还是要打过来的。

龙套丙:别说了,回去吧,唉!

(三人下)

(小红上)

小红:都走了?大家来评评理,他们这些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我一个小女子,这是招谁惹谁了么。成也好,败也好,你们都成名了,一百年,一千年,大家都还记得有个燕国太子,有个荆轲,有个高渐离跟秦武阳,可谁记得有个小红?我白白赔进去两只手,可这些人,连我的名字都懒得问一声。就连这两句歌词,后人也会都算在高渐离头上吧。(叹气)说什么呢,算了吧,这兵荒马乱的,赔上两只手就喊冤叫屈的,那些无辜赔了性命的人该怎么办呢!(下)

(第三幕终)

第四幕 刺秦

(咸阳 秦宫殿)

(龙套甲、乙、丙上)

龙套甲:燕国那儿刚谢幕,秦国这里又登台,当龙套那叫一个苦啊!

龙套乙:别埋怨了,亮相多鼓掌的不也多么——这回咱三个扮秦国大臣,都干部编制,知足吧。

龙套丙:书上不是说“隆重欢迎”么,咋就咱三个站台?

龙套甲:嗨,书上也就那么一说!在咱秦王眼里,燕国不就是案板上一块肉么?那城池、人头,自个儿乖乖送来当然好,不送来也不过麻烦大军跑一趟,隆重欢迎,也就咱这样了吧。

龙套乙:可惜秦武阳得站下边儿,不然凑四个,也能一边站俩,现在剩咱哥儿仨,怎么站?

龙套丙:你们俩宝座边一人一个,我站门口当门卫吧——那边过来俩,莫非是燕国使臣么?

(幕内,荆轲):正是,几位辛苦。

(荆轲捧地图、秦武阳捧首级盒上,至台角)

荆轲:烦请几位通禀一声,就说燕国使臣荆轲、秦武阳,奉敝国君王之命,特奉上十五座城池的交割地图,和秦国叛臣樊於期的首级,恳请秦王陛下赐见。

龙套丙:候着!待哥儿几个去给你传话啊。(龙套甲、乙、丙下)

荆轲:小伙子,路上嘱咐你哪些,都记住了么?

秦武阳:在、在在下记啊记……

荆轲:都到这份儿上,不豁出去也得豁出去,明白么?别紧张。

秦武阳:在下不、不紧张。

荆轲:不紧张就好,那不是秦王上殿了么?

(嬴政上,龙套甲、乙、丙上)

嬴政:那城池跟脑袋——寡人是说那燕国使臣来了么?

龙套甲:这不,殿外候着呢。

嬴政:让他们通名上殿。

龙套甲:遵命。(来到台前)陛下有旨,燕国使臣通名上殿那。

荆轲:外臣荆轲,诚惶诚恐,参见陛下。

秦武阳:我、我我叫不紧张……

嬴政:什么乱七八糟的,寡人瞧这燕国也没啥能人,来人啊,叫这荆轲一个人上来就行了,那个不紧张的,让他爱哪儿凉快哪儿凉快去吧。

(龙套乙、丙至秦武阳身边,龙套乙伸手要拿首级盒,秦武阳看荆轲)

秦武阳:大、大哥……

荆轲:小伙子,把东西给这位大哥,下去等我回来。

(龙套乙接过首级盒)

龙套丙:(对秦武阳)还愣着干嘛?走吧!

(龙套丙、秦武阳下)

龙套乙(对荆轲):一同上殿吧——要不要找人帮你拿着那地图?瞧上去怪沉的。

荆轲:多谢大哥,这东西贵重,我还是自己捧着放心些。

(至台心)

荆轲:燕国外臣荆轲,诚惶诚恐,参见陛下。

嬴政:罢了,来啊,把樊於期的首级呈上来。

(龙套乙呈上首级盒,嬴政看后,挥手让拿开)

嬴政:嗯,这人头倒不是山寨的,来啊,把交割地图呈上来。

(龙套甲上前欲接地图,被荆轲推开)

荆轲:陛下,土地城池,那可是天底下最贵重的东西,外臣大老远从燕国捧了来,可得亲自交在陛下您的手里,一座城一座城指点清楚,才算大功告成。

嬴政(低声对龙套甲、乙):这家伙真够罗嗦的,点不点的,早晚不都是寡人的么——好吧好吧,荆轲,那你就把地图捧上来。

荆轲:遵旨(走近嬴政,示意龙套甲、乙站开)二位借借光——陛下,地图在此。

嬴政:展开!

荆轲:陛下请看,这就是此次割让的15座城池。

嬴政(凑近,兴趣盎然的):哦,这里是什么?

荆轲(展开一段地图):这里是山左六城。

嬴政(再凑近):那里?

荆轲:(又展开一段地图)那里是山南五城。

嬴政(凑得更近):还有呢,还有什么?

荆轲:(把地图完全展开,露出匕首)还有杀你的刀!

(荆轲拔出匕首扑向嬴政,嬴政轻松躲开,拔剑迎战,只几个回合就打飞匕首,把荆轲砍倒在地,龙套甲、乙都吓呆了,动弹不得)

嬴政(用剑指着荆轲,得意地):你这匕首是赵国徐夫人做的吧?寡人在赵国长大,可是个识货的人呢,见血封喉,只要擦破点皮,寡人就活不成,是不是?

荆轲(大声地):嬴政!别以为我真杀不了你!我不过想活捉你,逼你交出侵占各国的土地罢了!(忽转小声)唉,没想到打赢1000人办不到,打赢一个人也办不到。(撞向剑尖,死去)

嬴政(如释重负地):就这么死了?(对二龙套)你们几个醒醒,下课了!

(二龙套惊觉)

龙套甲:臣护驾来迟,罪该万死!

龙套乙:大王英明神武,别说一个刺客,就是一万个也不在话下,根本无需小臣出手添乱,大王万岁,大王万万岁。

嬴政(不耐烦地):好了好了!(指龙套甲)你,带两千人,去把那个不紧张给宰了!

龙套甲:遵旨。(龙套甲下)

龙套乙:那臣呢?

嬴政:哦,还有你,你去找史官,去把今儿个这事给写写,把这刺客写厉害些,就说他三头六臂,刀枪不入,寡人与他大战三千回合,好不容易才把他拿下,快去!

龙套乙:臣明白了,臣遵旨。(对观众)可不是么,把刺客写得越厉害,能拿下这么厉害刺客的大王,不就显得更厉害了么。

嬴政:(伸个懒腰)忙这一早上够累的,寡人这就回去歇着了,明儿个一早,兵发燕国问罪!

龙套乙:恭送大王。

(嬴政下)

龙套乙:都走了?那我也该谢幕了。(至台角)对了,待会儿跟史官老哥打个招呼,让他把我也写得精神点儿,嘿嘿。

(龙套乙下,幕落)

(全剧终)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