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当大家在看C罗的时候,梅西正在美洲杯上和疫情“苦战”

当大家在看C罗的时候,梅西正在美洲杯上和疫情“苦战”

南美足协和巴西政府可以搞定一切,却唯独搞不定疫情。
▲6月21日,乌拉圭队球员苏亚雷斯(前右)在比赛中。来源:新华社。
 
正在巴西举办的美洲杯足球赛饱受新冠疫情困扰,赛事相关确诊人数已迅速增至140例,涉及5个国家。
 
迅速扩散的疫情
 
6月21日,南美洲足球协会发表声明,承认在美洲杯相关球员和参赛国代表团成员中,目前已确诊新冠肺炎140例,涉及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哥伦比亚、秘鲁、智利五国。18日巴西联邦卫生部表示,四个美洲杯主办城市(里约热内卢、巴西利亚、库亚巴、格亚尼亚)均出现了确诊病例。
 
美洲杯原定2020年由哥伦比亚和阿根廷联合举办,但因突发的新冠疫情推迟到2021年。开赛前夕,哥伦比亚发生流血骚乱,被南美足协取消主办资格,而担心疫情影响的阿根廷在最后宣布放弃主办资格。关键时刻,自身饱受新冠疫情影响,内外交困的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一手接过了主办权,避免了赛事的取消。6月13日,美洲杯总算开赛,计划将于7月10日落幕。
 
然而揭幕战前夕,委内瑞拉队就爆出8名代表团成员确诊新冠肺炎,几乎不能“成军”,不得不在南美足协首肯下紧急从国内召来5名替补凑数;6月12日晚,玻利维亚足协承认,4名代表团成员感染新冠肺炎,此时离该队首场亮相还不到48小时。
 
“13”正是开幕式当天美洲杯参赛代表团中的确诊数,这一天恰好是6月13日;两天后,确诊数增至66例;6月18日,巴西联邦卫生部宣布确诊数扩至82例——如今则是140例。
▲梅西任意球破门。来源:新京报网。
 
“且战且走”的巴西和南美足协
 
巴西是全球疫情最严峻的国家之一,截至6月21日,7天平均确诊数为73460例,死亡数为2051,累计死亡数上周更是突破50万,仅次于美国,位列世界第二,累计确诊数1800多万,居美国、印度之后,列世界第三。
 
由于博索纳罗对防疫措施和疫苗都持消极态度,严重影响了巴西的防疫工作,导致其国内疫情难以得到有效控制。目前巴西仅有30.3%的人至少接种了一剂疫苗,11.5%的人完整接种了疫苗,而要想达到群体免疫,至少需要70%的人口接种一剂疫苗,巴西的防疫工作大大滞后。
 
直至美洲杯开赛时,巴西日新增死亡人数仍在3000人左右,是全球现阶段新增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联邦政府和各州间因对防疫战略产生分歧而内耗不断,民众不满情绪与日俱增。在这种情况下博索纳罗“接盘”美洲杯,引发了广泛争议。
▲巴西疫情现状。来源:Google疫情统计信息截图。
 
许多球员、教练对这次冒险不以为然:阿根廷著名球星梅西在6月14日首战智利前表达了对健康的“担忧”,乌拉圭球星苏亚雷斯、梅西的队友阿圭罗、玻利维亚前锋马丁斯均对南美足协“只关注比赛而罔顾球员生命健康”公开表达了不满,而赛前巴西队甚至传出在当家球星内马尔“串联”下,一众球员有意抵制比赛的传闻。
 
除了巴西,南美足协也“输不起”:推迟一年开赛,已令经济状况不佳的足协损失惨重,两个原定主办国的临阵退缩更让形势雪上加霜,如果再半途而废,弄不好足协乃至整个拉美国家赛事体系都会因财政危机而崩盘。
 
正因如此,南美足协才摆出一副“死扛到底”的姿态。
▲巴西总统博索纳罗。来源:新京报网。
 
首先,他们对疫情细节讳莫如深,希望借此“淡化恐慌情绪”。迄今只有四名球员的名字为大众所熟知,且都是被确诊后自行在社交平台上曝料的。此后南美足协下达“封口令”,人们只能大概得知确诊人数和分布,却并不清楚具体是哪些人确诊,哪些人又是无症状感染者,而最直言不讳批评南美足协“顶风办赛”的马丁斯则在足协重压下被迫收回言论。
 
其次,他们也试图采取“补救措施”:17日,南美足协宣布“替补无限制”,不论多少球员确诊,都可从国内任意找人替代。
 
南美足协在6月21日声称迄今已进行和美洲杯有关的核酸测试15235例,确诊率仅0.9%,与之前数据相比发病率较低,这清晰表明预防措施和卫生规程正按预期发挥作用。
 
言下之意只有一个:无论如何不会让赛事中辍。
 
博索纳罗政府当然配合无间:承办之际就承诺“全空场”;承诺每48小时进行一次核酸测试;所有代表团将被“全封闭管理”,不允许擅自接待外人和自由行动。
 
在四个主办城市间转场也全程包车、包机。6月16日,巴西联邦最高法院驳回了两个反对党和一个工会以“健康”为由提出的“叫停美洲杯”要求,裁定赛事可以继续举办。
 
然而情况就是这样充满讽刺意味:南美足协和巴西政府可以搞定一切,却唯独搞不定疫情。
▲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医护人员将一名新冠确诊患者送入医院治疗。来源:新华社。
 
纠结中继续
 
如今最让南美足协担心的“赞助商流失”问题实际上已经发生。
 
三家主要赛事赞助商已在上周宣布中止对球赛的赞助,并撤除在赛场边的广告牌。如果疫情继续在赛事内外肆虐,让赞助商感到事情会不断恶化,他们极可能接二连三地跳下这艘高风险大船。
 
巴西联邦卫生部则宣布,无法满足所有球员、教练和工作人员接种疫苗的要求,因为“时间和条件都不允许”。
 
6月18日,即将在库亚巴对阵玻利维亚队的智利球员比达尔和梅德尔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照片,炫耀自己接受了当地一名理发师的理发服务。但即便是上门理发,也违反了赛事代表团全封闭的禁令。何况随后有关方面查明,两名球员居然将理发师“夹带”到了赛事驻地酒店,要知道比达尔此前已经因确诊新冠缺席了世界杯预选赛。
 
这起事故虽未造成群体性感染,却足以让所有人提心吊胆:事实证明,南美足协和巴西主办方的保障和承诺破绽百出,参赛球员和驻地民众们并非都那么自觉。更何况,南美足协和巴西联邦卫生部至今还对疫情细节“打闷包”,让所有人放心不下。
 
要知道巴西本土已肆虐着“穿透力”远大于原始版本的“伽马”变异毒株,而更凶猛的、源自印度的“德尔塔”变异毒株,也已经在巴西发现了输入性病例。面对“横下一条心”的巴西政府和南美足协,在7月10日本届美洲杯落幕前,人们的心恐怕只能这么高悬着。
 
文章原载于新京报评论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