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北爱尔兰到底在发生什么?

北爱尔兰到底在发生什么?

 
尽管局势略有缓和,但毋庸置疑的是,作为“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一部分的北爱尔兰,当前正经历8年来最严重的暴力事件,且并未因和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结婚长达73年之久的菲利普亲王(Prince Philip)去世纪念活动而偃旗息鼓。
此次骚乱的肇因,是激进派保王党人对脱欧的质疑和对北爱当局、警方“偏袒新芬党”的不满,导致对北爱和平协议的连带冲击。
骚乱最初的触发点,是因为北爱当局表示,不会追究违反新冠禁止令参加独立运动领导人斯托里(Bobby Storey,)葬礼的民族主义者组织“新芬党”(party Sinn Fein)成员责任,引发保王党不满,后者连日来发起针对警方和民族主义者的暴力行动。
但知情者认为,这只是台面上的理由,实际上,保王党中的激进派是在借题发挥,报复警方针对这些派系所支持的贩毒和黑社会行动近期几次成功的打击。
北爱问题是英国的老大难问题,双方既有族裔矛盾,又有教派对立,而爱尔兰本土势力又不像苏格兰那样强大,因此历史上一直有被英格兰人欺负的传统,甚至一度被完全吞并。但爱尔兰的离心情绪又比看似情况类似的苏格兰人强烈和执著得多,苏格兰闹着闹着闹合并了,而爱尔兰闹着闹着就真的闹分家了,因为信奉罗马会的爱尔兰人压根没打算跟盎格鲁人好好过日子,而后者也没打算像对待苏格兰“表弟”那样,哪怕在台面上给个“平等的名分”。
爱尔兰独立运动源远流长,而英国在爱尔兰的做法也和在苏格兰不同,采用了一种类似经营海外殖民地的办法,即在32个郡中的6个搞圣公会的“小飞地”,作为控制全岛的跳板,这个“小飞地”实际上成了国中之国,是爱尔兰的“小英格兰”,享受特殊对待,这种做法一方面在爱尔兰建立了一个牢固的盎格鲁人堡垒,另一方面却进一步加大了岛上其它地方人和伦敦、和这座堡垒上“英国人”间的隔阂和冲突。
爱尔兰独立运动最终让英国知难而退,但照例不会退干净,于是那6个郡的“小英格兰”就成了北爱,北爱和爱尔兰居民间的隔阂和冲突是直接的、现实的、你肥我瘦你死我活的,因此甚至比英爱矛盾还突出和残酷。
“新芬党”等组织一直以统一独立的爱尔兰为号召,在独立的26个郡拥有压倒性支持率,且绝不会、也不敢轻易放弃这一口号;但这个口号在北6郡几乎没有什么认同(因为那边都是“英国人”),新芬党的北爱部分试图用暴力手段改变现状,结果收效甚微。
英国不想为爱尔兰付出太大代价,因此才会在保留“添乱权”前提下不断调整妥协,现在的英联邦体系,其实很大程度上是从对爱妥协开始逐步形成的理念。
爱尔兰方面经过70年代血腥却徒劳的对抗,尤其“新芬党断食事件”,也认识到在居民成分全改的情况下,继续折腾北爱六郡并不现实,因此采取了“不放弃理想号召但放弃使用暴力”的务实态度,英爱关系的缓和,和北爱尔兰和平协定在1998年4月10日最终达成,及此后33年的大体和平,与英爱双方态度和策略的转变有关。
然而这一缓和有个很大的隐患,即当初都柏林方面的妥协,很大程度上建立在欧盟框架内爱尔兰-北爱边界“不设防”基础上,这让新芬党等爱尔兰团体足以在国人面前显示“外交成果”,如今英国脱欧,问题就起了变化,脱欧过程中最大的麻烦就是这条边界(另一个麻烦是北海捕鱼权),奥妙就在于此。
过去一周来骚乱破坏了北爱尔兰5座城镇的接到,汽车被劫持、焚烧,年轻人向警察投掷汽油弹,至少74名警察被烧伤。不断升级的动荡危及北爱脆弱的、希望和爱尔兰统一的民族主义者和希望留在英国的“保王党”间脆弱的和平。
北爱尔兰警察局(PSNI)称,大多数骚乱参与者是年轻人,有些只有12岁,骚乱从复活节周末开始升级,包括贝尔法斯特、德里/朗多里,以及纽敦阿比,巴利米纳和卡里克弗格斯等社区相继被卷入,4月7日起在贝尔法斯特西区“和平线”(peace line)两侧,保王党和民族主义者隔线对扔汽油弹、石块、酒瓶和烟花,气氛十分紧张。有人在视频上看到成年人教唆孩子们搞暴力,担心这些暴力行动背后有准军事团体操纵,PSNI临时首席警官助理罗伯茨(JonathanRoberts)称“暴力显然有一定组织性”,但随着保王党重要团体UPRG在8日呼吁“和平抗争”,警方9日改口称“总体认为此次骚乱并没有明确的组织者和操纵者”。北爱尔兰警察局长克拉克(Muir Clark)呼吁“保持冷静”,要求任何对社区有影响力者发挥影响力,促使年轻人远离暴力。
尽管脱欧谈判期间北爱各派都承诺履行1998年北爱和平协议即《贝尔法斯特协定》,但随着脱欧进程的完成,英国建立了不列颠岛和北爱尔兰间的事实上的边界,这激怒了包括北爱第一部长福斯特(Arlene Foster)为首的北爱保王党,正如北爱司法部长朗(Naomi Long)7日所言,伦敦无视脱欧对北爱造成的严重影响,是“不诚实和不公正的”。
上个月,“保王党社区委员会(LCC)”宣布撤回对1978年北爱和平协定即《贝尔法斯特协定》(GFA)的支持。爱尔兰总理马丁(Micheál Martin)和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相继发表声明,呼吁保持冷静,强调暴力不可接受,北爱首席部长福斯特也表示“暴力损害当地民众利益”。尽管9日的抗议因菲利普亲王逝世取消,但10日的抗议照常举行,因为当天是《贝尔法斯特协定》签署23周年纪念日。
许多观察家认为,福斯特的北爱民主联盟党DUP政府被当地沮丧的保王党民众和自感被边缘化的年轻人认为“未捍卫北爱在英国的地位”,感到被抛弃和被遗忘的年轻人和工人感到愤怒,并试图利用制造暴力、混乱吸引关注,发挥杠杆作用。他们在很大程度上成功了,北爱尔兰首席部长紧急赶去安抚,爱尔兰和英国总理则发表了联合声明,甚至白宫也表示了关注。但此举是否对保王党的政治目标有益则是另一码事,因为各国政府和正当普遍谴责了暴力,不过对许多暴力派保王党年轻人而言,他们觉得这样有助于“纠偏”,因为在他们看来,北爱警察“偏袒新芬党”。文章称这种思想和现实有很大偏差,事实上新芬党在北爱选举中得票率正在停滞,既不附和保王党也不附和新芬党的中立派崛起迅速。一些分析家警告,那些激进保王党人将“必须的妥协视作投降退让”的思路和行为,可能从根本上破坏北爱和平基础,从而让人忘记一句古老的格言“从来没有一场好的战争,也没有一个坏的和平”(There was never a good war or a bad peace.)。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