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高要将军令” 又一件太平天国伪文物辨析

“高要将军令” 又一件太平天国伪文物辨析

“高要将军令” 又一件太平天国伪文物辨析

广东高要白土镇收藏家钟志所藏“太平天国将军令”,被广东省收藏家协会会员刘国钊认定为真品,“具有一定的收藏价值”。然而,这件所谓“将军令”,是件不折不扣的伪文物。

这份“将军令”的第一个破绽是年号。太平天国避讳了三个干支:卯、丑、亥分别改为荣、好、开,“将军令”年月署“辛亥四月廿五日”,不合太平天国制度,如果是真品,应为“辛开四月”。

第二个破绽则同样和年月有关。按“辛亥”为1851年,太平天国辛开元年,该年并未颁行天历,“四月廿五日”其实是夏历,查四月十六日,太平军自广西武宣东乡入象州境内,廿三日自象州新寨进占大乐墟,因清周天爵、向荣重兵前追后堵,物资匮乏,逐日苦战,“将军令”的内容是命令“牛金海将军镇守太平天国第九库”,在如上局势下,又有何库可守?

第三个破绽为“将军令”正文。“辛亥四月”时太平军起兵不过半年,天王以下,只有军师、主将、军长、先锋长、百长、营长六级职官,总制以下的军中官要到同年六、七月间在桂平茶地才设立,而比总制更高一级的将军,则要到同年十月,在永安州城内才设立,这位“牛金海将军”从哪里来的将军职位?如果解读为尊称就更不妥了:堂堂委任状,且盖着天王玉玺(这个下文说),上级对下级委派职位,岂有不说官职,反道俗称之理?

第四个破绽,也是最大的破绽,是印章。

这封将军令居然用了天王玉玺,而且是刻着“天父上帝 天兄基督 天王洪日 主王舆笃 救世幼主 真王贵福 八位万岁 永锡天禄 永定乾坤 恩和辑睦”的那一方。首先,将军是太平天国朝内官中级别最低的官员,任命一名低级官员看守仓库,何须天王降诏盖玺?前期检点、指挥这样的高官,执照只盖东王全印和北王半印,后期六爵则只盖吏部正天官印,比他们地位低得多的将军,何须如此;其次,这方印系“父子公孙”之玺,其中“八位万岁”等概念系太平天国后期才产生,根据王庆成先生等人的考据,这方玉玺启用的年份不会早于辛酉十一年六月,即1861年夏天,“将军令”的年月标记为辛亥即1851年,何以会用11年后的印玺?很显然,造伪者不熟悉太平天国制度,自作聪明地使用了所能找到的印玺图样,以图证明其“真实性”,殊不知恰露出了最明显的造伪马脚。

此外还有一些问题,如太平天国的“天”字上长下短,“将军令”书写不规范;应称呼“某官正/副将军牛金海弟”而非“牛金海将军”等等,但和前面几点比,已不足道。

至于那位刘国钊会员的“仔细鉴别”,只能说“隔行如隔山”,该会员称“太平天国1851年建都,1864年灭亡,只存在13年历史”,短短三句就错了两句(太平天国建都是1853年,从金田起义到幼天王被俘历时14年),其“仔细鉴别”究竟有几分参考价值,也就可想而知了。

附:报道原文

太平天国将军令历经158年流落寻常百姓家,高要收藏家淘得,专家初步鉴定为真品。

由于太平天国只存在13年历史,因此流传在世的文物极少。但是高要市白土镇的收藏家钟志比较幸运,淘得了一件太平天国时期的宝贝。

这纸太平天国的将军令虽然有点破损,但十分少见,具有一定的收藏价值。

据西江网报道   6月14日早上,记者在钟志的家中见到了这件宝贝。它是一张太平天国的将军令,写在一张长70厘米、宽30厘米的宣纸上。由于年代久远,将军令已经发黄,有些破损,但是字迹清晰可辨,上书“命牛金海将军镇守太平天国第九库”,将军令的落款为“太平天国辛亥四月二十五日”,左下方还加盖着6个大小不一的印章。

据史料记载,太平天国辛亥年是公元1851年。这年1月11日,洪秀全在广西桂平县的金田村发动起义,成立太平天国,并于1853年建都南京。

与李秀成、石达开等太平天国的名将相比,这纸将军令中提及的牛金海只是一位守库房的将军,名不见经传。

虽然牛金海在太平天国的将领中没有名气,但是他当年所有的这纸将军令在历经158年后,变成较有收藏价值。广东省收藏家协会会员刘国钊仔细鉴别一番后对记者说:“这张太平天国将军令是真品。太平天国1851年建都,1864年灭亡,只存在13年历史,因此流传下来的古董比较少见。这件太平天国将军令具有一定的收藏价值。”

(责任编辑:程海宏)

这个便是伪文物“将军令” 

 这是那方导致伪文物露出最大破绽的天王玉玺原件的印文,玉玺本身是有的,但伪文物上用早了至少11年。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