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南苏丹国资料

南苏丹国资料

南苏丹国资料

即将于7月9日独立的南苏丹国,国名来自于“南苏丹独立之父”约翰.加朗当年建立“南苏丹人民解放运动”时的坚持,意在强调南苏丹和苏丹共和国的历史渊源,并寄托了在条件成熟、民众同意的前提下,南北苏丹在民族平等前提下重新统一或建立邦联的愿景。

南苏丹国土面积为61.9745万平方公里,下辖3个大区:加扎勒河、赤道和上尼罗,其中加扎勒河大区辖四个省(西加扎勒河、北加扎勒河、瓦拉普和湖省),赤道大区辖3个省(西赤道、中赤道、东赤道),上尼罗大区辖3个省(琼莱、联合、上尼罗),全国共有86个县,此外,南库尔杜万和青尼罗省目前归属苏丹共和国,但双方均承认归属有争议,将在2011年内进行进一步磋商,而阿卜耶伊地区处于南北方交界处,日前已单独举行过归属南方或北方的全民公决,但结果尚待最后确认。

南苏丹是内陆国,接壤的邻国除苏丹共和国外,自西向东有中非共和国、刚果民主共和国、乌干达、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

苏丹曾给人以“沙漠之国”的印象,森林覆盖率只有17%左右,但南苏丹的森林覆盖率却超过50%,并拥有大片草原、湿地,靠近埃塞俄比亚的博马自然公园、靠近刚果(金)边界的南部国家公园和苏德湿地公园,都是非洲著名的生态保护基地,生活着非洲狮、非洲象、黑猩猩、大猩猩、非洲猴类、羚羊、斑马、长颈鹿、犀牛等珍稀野生动物,并拥有非洲第二大的热带草原野生动物迁徙奇观。

南苏丹大部分人口居住在农村,最大的城市和首都为中赤道省会朱巴,2006年人口约25万,由于石油产业的发展和政府机构的膨胀,朱巴已成为地球上近10年来人口增长最迅速的城市之一;该国其它重要城市有13.6万人口的西加扎勒河省会和军事重镇瓦乌,以及位于南苏丹北部、号称“民族调色板”的多民族混居城市马拉卡尔等。

南苏丹总人口因战争和统计不精确而众说纷纭,2008年南苏丹当局宣布的人口普查数为826.0490万,2006年联合国人口基金会的估算为750-970万,而一些民间机构则认为应由1100万至1300万人。南苏丹拥有多达200个以上的民族,但大多数民族人口都不到万人,较大的民族有丁卡、努尔、西鲁克等原本就居住在这里的尼罗系各民族,15-19世纪迁徙而来的阿赞德族,和18世纪迁徙来的阿文加拉族等,各部族大多拥有自己的语言,因此南苏丹号称“非洲的民族语言博物馆”,但大多数语言的使用范围狭窄,使用人数不过数千人,较大的民族语言有丁卡语、努尔语、赞德语和基尔摩多语等,各部族通用语言为夹杂各种方言俚语的“朱巴阿拉伯语”,官方语言为英语。

许多国际舆论曾将南苏丹称为“基督教地区”,但根据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CC)自己的统计资料,整个苏丹基督教人口比例仅5%,且其中还有相当一部分住在喀土穆。美国国会图书馆下属联邦研究所曾推断,在上世纪90年代初,南苏丹人口中基督教徒的比例“不会高于10%”,绝大多数南苏丹人信奉各种传统的拜物教。

南苏丹的自然资源相当丰富,拥有全苏丹85%以上的石油产能,以及铁、铜、铬、铅锌、钨、云母和金银等矿藏,但除石油外,大多数矿藏资源尚待开发;南苏丹拥有原苏丹大部分原始森林资源,赤道大区是柚木、桃花心木和各种热带硬木的著名产区;南苏丹拥有水源丰沛稳定的白尼罗河和众多支流,水力资源丰富,水电发展潜力巨大;南苏丹大部分人口仍从事农业,棉花、花生、小麦、小米、木薯和各种热带水果是主要作物,此外,南苏丹是著名的阿拉伯树胶产地。

南苏丹的经济支柱是石油出口收益,根据协议,整个苏丹石油收益南北方平分,据世行苏丹局代局长巴农(Ian Bannon)披露,2009年南苏丹石油收入达70亿美元,而同期喀土穆政权所宣布的2009年度苏丹石油收益显示,全苏丹石油收益为25亿美元,其中喀土穆获得14亿,分配给南苏丹11亿,另北方向南方支付历年积欠3.5亿。按照苏丹石油部的数据,位于南苏丹境内的石油区块为第1、第2、第3、第4、第7和B共6个,其中西部的第1、第2、第4区块由苏丹大尼罗河石油作业公司经营,该公司的股本结构为中石油40%,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30%,印度ONGC25%,苏丹国营Sudapet仅5%;东部的第3、第7区块由Petrodar公司经营,该公司的股本结构为中石油41%,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40%,Sudapet8%,海湾石油和Al Thani各5%,B区块原本由法国道达尔中标,但该公司因“客观原因”中途放弃,目前由一家名为Jarch, Ltd,有朱巴政府背景的公司托管。

缺乏炼油设施的南苏丹,需仰赖北方喀土穆等地的炼油能力。南苏丹是内陆国,石油输出主要通过两条输油管,这两条输油管分别从东西两路进入苏丹共和国境内,在喀土穆汇合后,向东北通往红海之滨的苏丹港。自2009年以来,南苏丹当局一直试图推动本土炼油能力的建设,并筹划建设自朱巴通往肯尼亚拉穆的输油管,以减少对北方的依赖,但这些项目目前进展缓慢,主要制约因素在于资金、技术和人才的缺乏。

除了石油出口,南苏丹值得一提的经济部门只有热带硬木出口,其中柚木人工种植面积居非洲第一位,其它产业发展极度原始、落后。

虽然是农业国,且日照、水源条件得天独厚,但南苏丹农业生产技术极度落后,粮食严重不能自给,10个省中,北加扎勒河、瓦拉普和琼莱省不能温饱家庭比率高达40以上,湖省、联合省、东赤道和中赤道省则为30-40%,不能温饱家庭比率低于20%的仅有首都朱巴所在的中赤道一省。

南苏丹经济十分落后,基础设施匮乏。苏丹南方的婴儿死亡率在一岁前高达10%,除中赤道省“经处理的水源使用率”为不到10%外,其余各省均不到5%,自来水覆盖率几乎为0;南苏丹公厕覆盖率竟只有20%,小学教育普及率仅2%弱,成人识字率不足15%;全境铺设路面的公路里程仅38公里,并拥有少数年久失修的窄轨铁路,白尼罗河可以通航,朱巴是重要的尼罗河航运枢纽及水陆交通要津,而瓦乌则是窄轨铁路的交通枢纽。

南苏丹的卫生条件被认为即使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也是最恶劣的之一,2004年全境只有3所合格的外科医院,而在大多数省份,平均每50万人口仅有1名医生,5岁以下婴幼儿死亡率11.2%,产妇死亡率为全球最高的十万分之2053.9,不过该国艾滋病防治工作开展较成功,艾滋病毒携带率约3.1%,在黑非洲贫困国家中属于较低水平。

南苏丹超过90%的人口平均每天生活费不到1美元,几近全国赤贫,与之相比,全球目前最贫困的国家尼日尔,平均日生活费不足1美元的人口比率为40.6%,经处理水源使用率46%,婴幼儿死亡率15.2%(这个数据比南苏丹更糟糕),平均每2.5万人有一名医生,小学入学率和成人识字率分别为50%和28.7%,因此一些人悲观地认为,独立后的南苏丹,将成为全世界新的最贫穷国家。

南苏丹目前的政治结构为一院制总统制政体,总统由议员选举产生,议会名为“南苏丹立法议会”(SSLA),共有170个席位,理论上应由普选产生,但实际上根据“全国和平协定”,席位实行各政党比例分配制,其中执政党苏丹人民解放运动(SPLM)占112席,接近2/3的绝对多数,全国代表大会(NC)、苏丹联合非洲党1派(USAP1)、2派(USAP2)、苏丹联合民主论坛(UDSF)、南苏丹民主论坛(SSDF)、联合民主阵线(UDF)、苏丹非洲民族联盟(SANU)分别占据25席、7席、4席、4席、4席、4席和4席,SPLM加上南苏丹国防军(SSDF)和委任议员分别占据的3席,已拥有议会绝对多数,可以根据自己意志推选总统、组织政府,制订和修改法律。目前南苏丹总统为自2005年连任至今的马亚尔迪特(Salva Kiir Mayardit),副总统为马查尔(Riek Machar),议会议长为伊格加(James Wani Igga)。

南苏丹的武装力量为前游击队组织、由SPLM领导的苏丹人民解放军(SPLA),目前总兵力为4万,武器以轻武器和地雷为主,型号庞杂,主要来自走私,如今虽成为独立国家,但财政匮乏制约了军队现代化步伐。

南苏丹军方在去年5月宣布成立“空军”和“海军”,但直到今天,“空军”的全部实力也仅限于从俄罗斯购买的4架米-17运输直升机,另有9架订货正在缓慢生产交付中。至于这个内陆穷国的“海军”则毫无实力的记载。

SPLA的陆海空三军总司令为总统马亚尔迪特上将,副总司令马蒂普.尼亚尔中将(Paulino Matip Nhial),国防部长邓.尼亚尔中将(Nhial Deng Nhial),总参谋长霍茨中将(James Hoth)。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