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法国2017总统选情:天下大乱还是回归本阵?

法国2017总统选情:天下大乱还是回归本阵?

当2015年5月30日,高调复出的法国前总统萨科齐(Nicolas Sarkozy)整合右翼主流力量成立崭新的法国共和党(LR),并用人们早已熟悉的挑战性语言、姿态对准爱丽舍宫时,许多人都认为,他将成为2017年5月中旬法国下一届总统大选的热门挑战者——至少会成为当仁不让的右翼候选人,而他的“决赛”对手当然只能是现任总统奥朗德(Fran?ois Hollande)——要知道,自1959年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成立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至今半个多世纪,法国还没有一位现任总统放弃谋求连任,甚至,连选连任失败的迄今也不过两位(1981年败选的中派领导人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和2012年败选的萨科齐)。是啊,惯例如此,这一回总不会翻天吧?

然而天下终于还是大乱了。

首先是今年8月23日,萨科齐卸任共和党主席,并随后被逼放弃争夺党内总统候选人提名,右翼主流派总统候选人的热门争夺者,变成了两位前总理菲永(Fran?ois Fillon)和朱佩(Alain Marie Juppé),而前者则一路领先并在11月20、27日的两轮投票中以近一倍的落差“大比分胜出”,从而结束了右翼主流派持续一年的总统候选人提名混战。

接下来则更火爆:11月27日当天还就菲永的纲领性竞选诉求——5项全民公决逐条公开批驳、“决一死战”姿态明显的奥朗德,12月1日晚便出人意料地宣布放弃谋求连选连任,从而开创了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总统“逃离”第二任期的先河。

对这一局面,国际传媒目瞪口呆,著名网刊《赫芬顿邮报》刊出《没有奥朗德、没有萨科齐,法国政坛“翻篇”了》的文章,表达其掩饰不住的惊讶,而中文传媒则充斥着“法国政坛局面陷入乱局”之类分析文章,更有许多人预言,极右翼国民阵线(FN)领导人玛丽娜.勒庞将成为笑到最后的人。

然而熟悉法国政坛格局的人会说,这不过“回归本阵”罢了。

萨科齐恐怕是第五共和国“镜头感”最足的总统,尽管政绩褒贬不一,但上台后风光的确一时无二,这让许多“外人”一度忽略了他并非“戴高乐派”(共和党的前身是人民运动联盟UMP,UMP则是2000年由时任总统希拉克Jacques Chirac以保卫共和联盟RPR为核心、集合三个右翼政党组成的,而UMP则是正宗嫡传的“戴高乐党”)正统(对戴高乐派核心价值观——独立自主原则嗤之以鼻,且一度“单飞”,当选总统后更和希拉克彻底闹翻)的政治“老底”,当希拉克派精神领袖、老资格政治家朱佩出面挑战,“先天不足”的萨科齐招架无术之际,“非希拉克派”迅速选择了菲永应对。菲永绝非某些中文评论家所言的什么“政治黑马”,和资格更老的朱佩一样,他也两次出任过法国总理(甚至还当过朱佩的“领导”),萨科齐得人心的某些政治色彩(如对非法移民采取严厉措施等)他都具备,却又兼具许多萨科齐所缺失的特质(2015年10月菲永抛出的“全民公投5命题”可看作其竞选纲领的核心,即在宪法中列入预算平衡、改革地区组织、终结左翼坚持的特别养老金制度、为移民设立配额、减少议员人数,其中除了迎合时宜的移民配额外,都是戴高乐派的传统主张),在“老右翼”中轻而易举占据上风。

在菲永和朱佩二人中,左翼社会党(PS)和奥朗德无疑更愿意对决“偏左”的后者,因为后者不会挑动公投、也不会在移民和减少福利等关键问题上大做文章,这些都是左翼最不愿面对的,正因如此,在11月20-27日间,一些左翼智库甚至津津乐道于派出大量“卧底”混入共和党大会投票,帮助朱佩逆转菲永,从最后票选结果(和第一轮差不多)看,这一计划并未实现。自密特朗(Fran?ois Mitterrand)时代结束以来,法国政治的主色调一直是中右,上届奥朗德的获胜,一方面因为萨科齐太过“另类”,另一方面也拜经济始终欲振乏力,在野党“无官一身轻”、抓住了选民“不妨换个党试试”的心理所赐,如今5年堪堪过去,原本就是“备胎”的左翼并未把经济搞上去(甚至不妨说又搞下来了一点),而原本就突出的族群对立、非法移民、欧洲一体化等问题又“事故”不断,奥朗德的支持率一度跌至4%,在这种情况下,前经济产业更新与信息技术部长、年仅38岁的社会党希望之星马克龙(Emmanuel Jean-Michel Frédéric Macron)于8月底率先“跳船”,绝对心腹、总理瓦尔斯(Manuel Valls)又在右翼候选人业已产生、奥朗德刚刚鼓足勇气对菲永“全民公决”方案发难之际,在《周末三日报》上悠然表示“总统那么说不太合适”、“如果需要我也不妨挺身而出”,从背后捅了致命一刀。自密特朗时代结束以来,社会党内“传统左派”和“革新派”间一直斗得你死我活,令本就每况愈下的传统左翼更加不堪一击,从地方行政长官出道、依违两派之间、派系色彩模糊不清的奥朗德,在很大程度上是被希望调和党内矛盾一致对外的意见推到前台,成为上届大选中左翼的代表,并最终在有利大环境下“时势造英雄”的,如今时势不再,“两派都不特别讨厌”的优点也因此蜕变为“两派都不特别喜欢”的缺点,党和党之间对比已落下风,党内竞争也毫无胜算(11月29日由LCI/RTL/费加罗报联合推出的索福瑞民调Kantar Sofres-one point显示,如果PS推出的候选人是奥朗德,在第一轮总统选举中得票率将只有可怜的7.5%,“无论如何进不了决选”),提前告退固然丢脸,硬撑着不退只怕更丢脸。

索福瑞民调显示,如果社会党的候选人是奥朗德,中间派法兰西民主运动(MDF)候选人是前面提到的社会党“叛将”马克龙、而非上届总统候选人贝鲁(Fran?ois Bayrou),则第一轮胜出的将是菲永(30%)和玛丽娜.勒庞(24%),;如果MDF候选人是贝鲁,则第一轮胜出的仍然是菲永(28-29%)和勒庞(25%不到);如果马克龙顶替奥朗德作为社会党候选人出战,他将获得15%的选票,换做瓦尔斯则是9.5-11%——总之从第一轮投票中胜出的都会是菲永和玛丽娜.勒庞。

那么,来势汹汹的极右翼国民阵线会否成为法国执政党?欧盟两大支柱之一的法国会否因极右翼上台而“变天”,进而影响欧洲乃至世界的政治“颜色”?

提出这样疑问者显然对法国政治传统并不了解。

作为西欧最大的单一制国家,法国国民对“政治游戏”的成熟度是旁人难以想象的,他们很善于在无关痛痒的平台、场合“唱高调”,以尽可能给当权派以最大压力(因为单一制国家很难利用地方自治的空隙维护小团体利益,大陆法系又不太容易钻空子),但一旦攸关“生死”,他们很快就会变得格外“严肃”,宁可支持“宿敌”也绝不容忍“异己”上台。

不妨追溯一下往事:2002年4月21日,国民阵线的前届领导人、现任领导人玛丽娜.勒庞之父让-玛丽.勒庞(Jean-Marie Le Pen)在第一轮大选投票中获得16.86%的选票,压倒社会党候选人若斯潘(Lionel Jospin,16.18%),和RPR候选人、时任总统希拉克(19.88%)携手进入第二轮,当时法国以外众多媒体、观察家惊呼“极右翼可能翻天”,然而被历史学家称作“阻击式投票经典范例”的一幕出现了,在4月21日至5月5日短短半个月时间里,囊括法国左、中、右、极左翼的14个政党候选人纷纷发表讲话,呼吁支持者“为了法兰西”全部投票给希拉克,结果第二轮的结果,希拉克获得令人震撼的82.21%选票,这意味着比“作弊候选人”——1848年的路易-拿破仑.波拿巴(Louis-Napoleon Bonaparte,后来的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得票率还多2.21个百分点,而让-玛丽.勒庞得票率仅有17.79%的选票,比第一轮只增加了可怜的0.93%。

如果极右(极左也一样)在法国特殊的政治土壤中突破第一轮,则他们第二轮就必然要面对除了铁杆极右外的整个法兰西社会,“不再沉默的大多数”将重演2002年的一幕,当年法国电视二台一位评论家说得好,极右或极左唯一爆冷成为法国执政党的机会,是在第一轮投票中就突破50%的简单多数,否则到了第二轮就注定被“阻击”,而第五共和国体制下“一轮胜”近乎天方夜谭——尽管中派得票率近年来稳定在7%上下,几个深左翼政党得票率之和也只有10-15%左右,但足以勉强构成法国选举政治的第三极,而每届都多达10-20个党派参选,更会进一步分散各党派的选票,在这种情况下能获得30%左右第一轮选票已算奇迹(2007年萨科齐获得31.18%,2012年奥朗德仅获28.63%,1995年希拉克更只获得20.84%,落后于社会党对手若斯潘的23.30%,靠第二轮翻篇险胜),“一轮胜”在第五共和时代的唯一一例,是1965年第一届大选时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获得的55.20%,即便是这位“第五共和之父”,4年后第二次大选也只获得44.47%的选票,不得不和中派“民主中心”(DCF)候选人波赫(Alain Poher)进行第二轮决选。如今法国极右翼和玛丽娜.勒庞势头虽盛,却不见得比2002年时的“老极右翼”和“老勒庞”强出多少,就更不用说望戴高乐项背了。

一言以蔽之,当前法国政治格局是外人眼中的“天下大乱”和实质上的“回归本阵”,至于国民阵线等极右翼,法国人“玩政治”的传统表明,他们可以被允许“得势”(在日常事务中发出很大声音,甚至在第一轮总统选举中出线),但几乎不可能被允许“得分”(最终入主爱丽舍宫、总理官邸马提尼翁府,以及外交部所在地盖多塞)。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