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加利福尼亚独立?当认赌不服输对上契约随便改

加利福尼亚独立?当认赌不服输对上契约随便改

去美国加州旅游的朋友并不难在各景点的纪念品商店看到上白下红、印着一头熊一颗五角星和“加利福尼亚共和国”字样的“熊旗”,这千真万确是历史上只存在25天的加利福尼亚共和国国旗:1846年6月23日,美军上尉弗莱芒(John C. Frémont)带了32名冒险家同伙闯入当时还是墨西哥领土的索诺玛,升起这面“熊旗”宣告独立,准备效仿邻居——一年前刚完成从墨西哥领土到美国德克萨斯州嬗变的“孤星共和国”,来个“曲线入美”,结果很快得知美国已在5月13日对墨宣战,于是正如后来同样诞生于加州的迪士尼台词中所说“演出结束了”,“共和国”随手将熊旗扔进了旅游纪念品行列,迫不及待地将自己变成了星条旗上又一颗星。

那一时刻恐怕谁也不会想到,会有人在161年半后又打起这面“熊旗”的主意,在加州掀起一场名为“脱美”(Calexit)的造势。

当地时间1月26日,加州州务卿帕迪拉(Alex Padilla)签署地方行政命令,宣布允许启动联署征集,以谋求举行一场旨在让加州“脱美”、恢复“加州共和国”独立的公投。

作为美国人口最多的州之一(人口逾4000万),加州近年来在很多方面都有“向左转”的明显迹象。

在经济上,以硅谷、好莱坞等“无烟工业”为主的经济,其经营者和从业者多为持左翼自由主义思想的人士;在政治上,大量移民和有色人种的涌入让这片历史上曾属于墨西哥的西部沃土再次“调色板化”,“平权法案”、“福利社会”等在中西部和传统美国社会很难被接受的理念,在加州却有许多热烈的支持者。尽管加州族裔成分的改变,普遍认为是共和党里根政府1986年11月6日《移民改革与控制法》赦免部分非法移民(在加州导致300多万非法移民一夜“洗白”)开始的,但这些人“洗白”后却几乎都成了民主党的“铁票”,自1996年起民主党从未丧失过加州“州权”,在去年底的美国大选中,尽管希拉里.克林顿在全国范围内输得抬不起头,却仍然在加州赢得近两倍于特朗普的选票。

对于特朗普的获胜和希拉里的失败,后者的“粉丝”普遍“认赌不服输”,示威、抗议、不承认对方当选资格的鼓噪至今未曾平息,而“情况格外特殊”的加州自然是集大成者;另一方面,正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爆冷当选的特朗普宣誓就职后也一副“契约随便改”的架势,上任伊始非但“照例”推翻前任“不合口味”的一些政策,更“一反常规”地改动起“自古以来”的某些规矩(如让自己的政治顾问班农出席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并扮演重要角色),改动起美国政府签字画押、早已成为美国法律和国际条约的某些东西(如北美自贸协定,又如7个穆斯林国家公民业已通过合法渠道获得的美国签证和绿卡入境资格)。当“认赌不服输”对上“契约随便改”,产生“既然你不合我口味且随心所欲,我惹不起你还躲不起你”的念头,也便不足为奇了。

问题是,真“躲得起”么?加州真能如某些“脱欧”派所憧憬的,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么?

根据加州法律,“脱美”派需要在7月25日前(即180天内)收集到占上次州选举登记选民数8%(585407个)的有效签名认同,如果成功就能在2019年触发一次“脱美”公投,倘多数选民在公投中赞成“脱美”,则“脱美”派无疑向“熊旗共和国”迈出了一条腿。

但另一条腿却很难迈出:如果“脱美”,则必然导致美国宪法和加州州宪法基本条款的改变,包括“加州是美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美国宪法是加州最高法”等,根据美国宪法,要达成一项对宪法实施任何重大修改的修正案,需要国会2/3议员和美国50个州中38个州的批准——很显然,这是一条成功率渺茫的道路。

更重要的是,加州经济支柱——“无烟产业”在很大程度上依托美国市场,一旦和美国成为“敌国”(这里的“敌”是匹敌、对等之意),它是面向春暖花开但另一条海岸线相隔遥远的大海,还是和暌违一个半世纪的“老伙伴”重新携手?这似乎都不见得是什么好主意。

更大的可能,“脱美”将变成“认赌不服输”派迄今折腾最厉害、最热闹的一次鼓噪,以敲打一下新官上任、意气风发、“契约随便改”到手滑的白宫新主人,然后?便不一定再有什么然后了。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