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荷兰选举:窥一斑而知全豹?

荷兰选举:窥一斑而知全豹?

3月15日,荷兰立法选举投票,翌日初步统计结果出台,令许多观察家吃了一惊。

选举前长达一年多时间,由公开鼓吹退出欧盟、实行贸易保护主义、排外和反穆斯林政策的自由党(PVV)领导人威尔德斯(Geert Wilders)民调一路领先,3月11日,土耳其外长卡乌索戈鲁(Mevlut Cavusoglu)和家庭及社会事务女部长卡亚(Fatma Betül Sayan Kaya)试图进入鹿特丹、参加当地土耳其侨民支持土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立宪公投”政治集会遇阻,荷、土两国猝然陷入外交危机,这又被普遍解读为“对威尔德斯选情有助推作用”,而对以现任首相吕特(Mark Rutte)为首的自由民主人民党(VVD)及其联合政府不利。人们曾普遍担心,荷兰立法选举的结果,会是PVV的一场小胜(虽未获得单独组阁权或议会第一大党身份,但席位较上届2012年大幅增长,并获得更大政治影响力)甚至大胜(获得第一大党身份和优先组阁权),而这个民粹、排外和贸易保护主义政党的上台,又会让荷兰步英国后尘启动“脱欧”,进一步瓦解惶惶不安的欧盟,并在这个“欧洲选举大年”(德法两个大国年内都将举行大选和/或立法选举)引发连锁反应,从而令欧洲政治版图“颜色大变”。

然而选举结果却是另一番光景。

吕特的VVD尽管选前备受冲击且不被看好,却仍然获得21.2%的选票,并在总席位150席的荷兰下院赢得33席,虽然较2012年少了8席,但仍是优势明显的议会第一大党;一年来声势浩大的PVV却只获得13.1%的选票和20个议席,虽较上届多5席,但离历史最好成绩(2010年,24席)尚有差距,可以说“似胜实败”,一度嘴硬不肯服输的威尔德斯本人,后来也不得不承认“受挫”。

有人称,荷兰选举的结果“再次验证了‘测不准’的近期欧美选举/公投预测定律”,真是这样么?

法国《费加罗报》指出,实际上选举投票前,PVV的民调支持率已悄然下滑至第二位,法国《论坛报》副主编戈丹(Romaric Godin)也指出,投票前一个月大多数荷兰本国媒体、评论都预言PVV“掀不起多少风浪”,而海外主流媒体却仍作出相反分析和预测,这“一方面是因为对民粹主义、排外主义和‘脱欧’情绪的担忧,对‘民粹主义连锁反应’的过度恐惧,另一方面也和他们不了解荷兰政治特点就妄加评论有关”。

荷兰实行“最典型的比例选举制”和“彻头彻尾的多党制”,允许多党参选和自由结盟,不设进入议会的政党最低得票率准入门槛,因此自二战结束以来,每每出现议会政党林立、内阁难产(最长曾有208天之久无法组成内阁)和联合政府内党派林立(曾多次出现四党联合内阁,甚至左中右联合政府),这既造成政府和执政党权威不足、行政效率低下的弊端,却也避免了一党独大,或极端民粹政党异军突起。此次参选政党多达26个,进入议会的也有13个之多,除去PVV外都不支持排外、极端民粹和“脱欧”,他们的政治色彩大相径庭,但在抵制PVV方面却立场一致,以至于选后放出“我们不排除参加联合政府”的威尔德斯到处碰壁,最终不得不悻悻收场。

不仅如此,作为“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和欧盟体制最大受益者之一”,荷兰国内民意对欧盟普遍抱有好感,PVV作为民粹政党和“互联网政治明星”声势虽大,但其“脱欧”主张在国内的实际支持者并不多,许多选民固然不支持PVV(认为其“经济搞得还行但行政能力太差”),却并不反感欧盟,这和英国“脱欧”前的形势正好相反(几大政党其实都不支持“脱欧”,但民间有半数左右的“脱欧”支持者)。2010年和2012年,出于担心PVV上台,荷兰选民踊跃投票,创下74.6%和75.3%的欧美超高投票率,此次PVV炒作更凶,荷兰选民的投票率也更高,竟达破纪录的80.2%。

正如一些荷兰分析家所指出的,国际观察家过多注意到PVV和民粹主义,却忽略了对荷兰整个政治和选举格局变化的关注:此次选举中,吕特的VDD丢了8个席位,而曾拥有38席、雄踞下院第二大党的社民党(PvdA)遭遇惨败,仅剩下可怜的9席,相反,同为左翼的“改革中心联盟”(D66)获19席,较上届多7席,拥有“帅哥党领”克拉弗(Jesse Klaver)的绿党领衔“环保联盟”(GL)获14席,较上届多10席,其它主要左翼、右翼政党席位变化不大。

从中可以看出,相对于令世人惶恐不安、谈虎色变的“脱欧风险”、“民粹主义多米诺骨牌”,2008年金融危机后东山再起的“欧洲社会党中左风潮”颓势毕露,才是最值得关注的:荷兰社民党之所以惨败,是因为荷兰人对其“高福利、大政府”的主张不再爱听,对中左的行政能力丧失信心,而如前所述,在欧盟国家中,荷兰自2009年后的经济是相对较好、失业率也相对较低的。荷兰中左的惨败或许表明,社会党/社民党等欧洲左翼借欧债危机所获得的“政治红利”已因欧洲经济迟迟不能摆脱低谷而丧失殆尽,联系到此前特朗普在美国大选的获胜,里根-撒切尔时代后长期成为欧美政治思潮主流的“新保守主义”(中右),或许又会赢来“第二个春天”,而与之抗衡的恐既非极左或极右的民粹主义,也非盛极而衰的传统中左政党,而是地方主义、环保主义等以往的非主流政党,及其所组成的联盟。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荷兰选举后,许多欧洲分析家都对所谓“太把网络当真”表示反省。如法国《快报》就指出“欧洲选举和北美不同,一个沉浸在推特和脸书的政党和政客是不会获得好成绩的”,而威尔德斯和自由党恰是如此:这个标榜民粹的政党居然不太喜欢助选拜票和集会,回避公共辩论,失败是毫不奇怪的。

此次选举是威尔德斯和PVV的失败,却绝非吕特和VDD的胜利,正如许多分析家所言,他的党比上届少了8席,联合政府所属各党相加更输掉50席,这对于一个任期内把经济搞得还行的政府而言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他最大的成功之处,是说服大多数荷兰人相信“可以不选我们但不要选民粹主义”,那些并不支持他和VVD的听众显然也听进了他的这部分内容,但接下来他需要面对棘手的组阁麻烦——在排除和PVV联合组阁的前景后,他至少要组建一个四党联合政府,才能顺利连任,而这样一个政府的行政效率,恐怕是不言而喻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