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蒂勒森访华后的中美关系:听话听“全套”

蒂勒森访华后的中美关系:听话听“全套”

3月18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抵达北京,开始其上任后首次访华,并在当天和次日先后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国务委员杨洁篪,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了会晤。

在此次访问期间,蒂勒森明确表示,“中美关系只能走向相互友好”,强调他本人和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均相信,需要“共同努力以推进中美合作”,“确信能够确保中美友好关系在新时期得到建设性的推进”,相信两国“通过进一步对话,可以加深理解,并强化中美间关系,为两国间未来合作确定基调”。

在访问期间,蒂勒森转达了特朗普总统对于中国主席沟通所作的“非常高的评价”,以及对“未来访华的期待”,并称特朗普总统期待,未来中美两国元首的会晤“可以为美中关系未来50年的发展确定方向”。

与之相反,原本认为可能“擦出火药味”的一些敏感话题,如朝核问题、南海问题、贸易平衡及人民币汇率问题、人权问题等,此次访问期间双方“放在台面”的东西或只谈原则、框架,或点到为止,或索性避而不谈,这让期待“有所收获”的媒体人和预言家们不免有些意犹未尽。

有分析家就此认为,这表明特朗普对华外交政策出现所谓“拐点”,从“躁动”走向“务实”,从“趋于对抗”走向“趋于共处”,甚至有人预言,中美关系或可在特朗普时代“达到历史新高度”。

应该承认,蒂勒森此次访华期间的某些口径,不仅较特朗普上台后、甚至较以往历届美国政府在类似问题上的口径都有所突破,如被许多观察家津津乐道的“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原本是中国2005年在正式文章中首次提及、2010年5月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首次向美方提出的“21世纪新型大国关系”中的重要概念,尽管时任国家安全顾问的苏珊.赖斯(Susan Rice)2013年11月20日曾在美国乔治城大学“美国对亚太政策要点”演讲中对“新型大国关系”偶一提及,但美国官方总体上的态度是较为冷淡的,而对构成“新型大国关系”的“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等要素更近乎绝口不提。

此次蒂勒森访华却一反常态,绕开了“新型大国关系”,却对“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美中关系做了官方性确认,这表明相较前任,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对中国的国际地位、对中美关系的现状,都有了更务实、更接地气的认识和想法,这对今后中美关系的发展,对两国的交流与合作,都是有益的。

但也应看到,对美国政府或蒂勒森个人的态度、认识,不能仅看其短短两天北京之行的“区间”、“片段”,而应“听全套”。

就在蒂勒森开始亚洲之行前夕和期间,特朗普多次通过不同形式、渠道,对中国“操纵货币”和“不公平贸易政策”作出措辞强硬的抨击;特朗普和蒂勒森自2月以来多次指责中国在朝核问题上的做法,并对朝鲜发出震惊世界的所谓“不排除”警告,而这被许多国际舆论、观察家理解为“不给中国面子”。更耐人寻味的是,3月17日,也即蒂勒森访华前1天、说出“为未来美中关系50年发展确定方向”前两天,他却对英国《每日电讯报》说出“不确定美国和中国将如何继续在‘下半个世纪’共存”这样看似基调完全相反的话。

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前者是为了尽可能达到交易利益的最大上限,后者则是在遇阻后步步为营地慢慢后退,向心理承受的底线靠拢。

这种处理国际问题的风格在其内阁外交团队迟迟未成型的“推特+顾问外交”时代,表现得较为明显,甚至夸张,但在蒂勒森等“正统外交人士”就位、特朗普“更像个总统”后,也并未偃旗息鼓,而是以看似“更正统”的形式继续表现出来。此次蒂勒森到访,只不过表现得更“循规蹈矩”、更具“外交风度”罢了。

由此可见,特朗普尽管“另类”,但在外交领域,关键问题和关键时刻,他仍然遵循共和党“实用主义”的传统和原则,喊归喊,做归做,能捞则捞,不能捞则果断“降价”,绝不拘泥“吃相”。

和以往几届共和的籍总统不同的,则是特朗普在国际问题上偏爱“一对一”,而较为排斥在国际组织或多边框架中“扎堆谈”,这从他对TPP、北美自贸协定、G20框架、朝核问题六方会谈甚至WTO等问题的态度,就可看得很清楚。

应该说,在彼此遵循实用主义原则,在彼此确认“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美中关系基础上,中美在“特朗普时代”是有较好合作和求同存异、和平共处前景的,但今后特朗普、蒂勒森等还会在中美关系各敏感问题上反复演绎这种“忽冷忽热”,尤其应注意的是,蒂勒森访华是为两国元首会晤“打前站”,许多棘手、重要和敏感问题实际上被推到“习特会”等更高平台上去探讨,在此之前,“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戏还会开唱,且很可能唱得更“热闹”,对此,我们必须懂得“听话听全套”,以免自乱方寸。

在“特朗普时代”,必须了解、习惯、适应特朗普的外交风格、特点,并拿出相应对策,这才是在中美关系方面的当务之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