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中国公民在巴黎被警察打死:给“公了”一点点时间

中国公民在巴黎被警察打死:给“公了”一点点时间

当地时间3月26日20时左右,居住在巴黎东北近郊第19区奥贝维耶街(rue d’Aubervilliers)“元老院社区”一户华人居民家被反犯罪大队(BAC)警察闯入,56岁的中国籍男子、5位孩子的父亲刘绍友(Shaoyo Liu,音译)被警察开枪打死。27日晚21时许,200名左右来自附近华人社区的示威者聚集到19区警察局门前进行抗议示威,并与警方发生冲突,据《巴黎人报》援引警方的说法,称冲突导致一辆警车被点燃,3名示威者被捕,事态直到23时过后才逐渐平息。

对于“3.26”事件本身,警方和死者家属有着截然不同的证词。

警方宣称他们是因怀疑死者家中发生“家庭纠纷”而上门,但不论如何敲门对方始终不开,“不得已破门而入”,并声称当事人“持械攻击一名警察,并在其防弹背心领口留下痕迹”,“开枪纯属自卫”;而死者的女儿则称,当时刘绍友正在厨房用剪刀刺鱼,她和她姐姐听见有人敲门,从“猫眼”看到门外是两男一女三名陌生便衣人士,便未敢开门,结果“砸门声越来越大”,她们高喊“安静些、别弄这么大声”(Calmez-vous, faites moins de bruit)但对方置之不理,随后门被砸开,枪“随即响起”,刘绍友便倒在地上。死者家属及其辩护律师坚称“警方未经警告就开枪”。

正如一些旅居当地的华人和其它族裔人士指出,巴黎华人近年来人数增长很快,其人数“从20万到50万的说法都有,比较公认的说法是30万”,以美丽城(Belleville,巴黎第10、第11、第19和第20区交界处,以“新侨”居多,浙南某地人比例特别高)和13区(多“老侨”)两个新老唐人街为最多,其余各区也有不少分布。其中美丽城唐人街和周边一些华裔较多的社区,由于地处巴黎中东、非洲裔聚集的“大东北”,治安恶劣,黑帮横行,且华裔往往成为受害者,警方常常抱怨华裔“非法移民多,没有合法证件,法语不好,没有工作,喜欢带现金”,认为“治安难管”,而当地华侨华人则认为“警察不作为”。2010年6月20日,美丽城华人因“婚礼事件”(歹徒在华人婚礼抢劫,华人开枪自卫,警察赶到后逮捕华人却放走被华人抓获的劫匪)发动“反暴力,要安全”大游行;去年8月7日,华裔张朝林在奥贝维耶中国商品批发市场被3名北非裔抢劫不治,随后的葬礼又被歹徒骚扰,引发华人对警方“不作为”积怨的总爆发,此后连续举行3次大规模示威,其中9月4日聚集约1400余人,要求“大巴黎市政当局切实保障华人安全”,当时引发巴黎各界广泛同情——没错,此奥贝维耶街即彼奥贝维耶街。

不难看出,在美丽城、奥贝维耶等“中国新侨”聚集的社区,警方和华人社区间积怨已久,相互间存在许多不信任感。加上治安形势较差(尽管有当地居民称“比2010年已经好得多”),人人自危的当地华人更加“不敢给陌生人开门”;而众所周知,巴黎近年来接连遭逢重大恐怖袭击事件,“大东北”是“重灾区”(虽然迄今与华人无关),加上大选在即,警察的神经绷得很紧。如此一来,“擦枪走火”引发悲剧的概率,自然会大为提高。

如今巴黎第二警区(Le 2e district de police judiciaire)和法国国家警察总署(IGPN)已就警察是否涉嫌非法使用火器展开调查,中国驻巴黎使馆则于3月27日发表《关于一旅法中国公民与警察发生冲突被打死案有关情况》通报,称已“立即启动领保应急机制,联系法国警方了解情况,要求其尽快查明真相”。

法国是大陆法系国家,刑事案件的审理效率是相对较高的,如今两国政府、法国两级警方均已启动相应程序,关注此事的同胞,应给“公了”一点点时间。去年“8.7”事件后,奥贝维耶华人社区表现得团结、理性、勇敢,赢得了法国各界普遍称许和支持,相信此次可以做到更好。

具体到本案,如今双方证词大相径庭,曲直判定的关键,一是便衣警察敲门时有否清晰亮明其警察身份(如果亮明而未开门,系被害人“不合作”,反之对方有理由不让“陌生持械者”进门),二是受害人究竟系“警察进门后不警告即开枪打死”,还是“持械袭警后被击毙”。警方辩称“因系便衣出警未携带执法记录仪”,造成直接证据链断裂,尽管有当地人士反映“巴黎警察执法记录仪装备较晚,许多便衣出警不携带”属实,但无论如何,在这个问题上警方必须为现场证据链的缺失承担责任,领保和法庭辩护,或许都应从这一点切入为宜。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