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医保案”受挫:当“特朗普式行政”失灵

“医保案”受挫:当“特朗普式行政”失灵

3月24、25两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国会山遭遇了上任以来最大的政治挫折:因无法确保以新医保系统替代奥巴马《平价医疗法案》(ACA)的议案必定能在众院通过,特朗普在和众院议长瑞安(Paul Ryan)协商后,先是推迟、继而放弃了表决的计划。

尽管25日稍晚特朗普试图为这次挫折“整容”,称“自己一直在说,从政治角度看ACA最好自行毁灭,现在它正走向自行毁灭”,但大多数人都会认为,特朗普自上任后首次在“主战场”遭遇决定性的阻击——更要命的是,这次的阻击居然部分来自他自己的共和党。

早在特朗普当选后、上任前,许多明眼人就指出,奥巴马在其“跛脚”阶段为特朗普做了很多“斯诺克”,其中就包括在ACA领域,其奥妙在于“让ACA‘大到不能倒’”——尽管ACA从推出起就极富争议,推行过程也磕磕绊绊,但毕竟已经展开并投入不菲,许多人业已成为受益者,而推行过程的反复更令其成本水涨船高,在这种情况下对ACA实行“拆迁”,就势必牵动许多人实际利益,也会让不少原本对ACA不置可否、甚至比较反感者,因担心废除成本过高而不愿冒险大动干戈。很显然,正是这种想法的多元化,让特朗普在医保领域这个“去奥巴马化”主战场毕其功于一役的如意算盘毁于一旦。瑞安在放弃表决后表示,未来一段时间都不会寻求完全推翻ACA。

从技术上讲,特朗普并未全输,未来他和共和党议员们仍有许多选择,可以让ACA“换药不换汤”地慢慢被改头换面,直至面目全非。共和党人可以做“加法”,不断提出附加条款以置换ACA中过于“奥巴马”的内容;也可以做“减法”,反复尝试从ACA中删去部分碍眼的东西,还可在条件成熟之际再度尝试推出一个新法案,以全盘替代ACA。但无论如何这次的挫折都是醒目的——足以令其铁杆支持者产生“原来特朗普也并非总能心想事成”的沮丧,并鼓舞起对立派的勇气。

破坏总比建设更容易,对于这一点,奥巴马时代屡屡借题发挥、甚至一度令政府停摆的共和党当初曾体会个中甜蜜,如今角色倒换,也自然要体味其中苦涩:现在轮到自己建、民主党拆了,从“移民新政”到ACA,如今的特朗普和共和党同样步步荆棘。

相较“移民新政”的一再遇阻,ACA的挫折更为严重:首先,ACA已经是生效法案,要推翻它就必须经过立法程序,而无法像“移民新政”那样,由特朗普绕过国会,采用行政命令的手段一再闯关;其次,“移民新政”的遇阻,表现为社会上反特朗普力量的抗议、串联,和司法系统的抵抗,是“对手太强”,而ACA未战先怯,却充分表明特朗普这个曾经的“冷门候选人”,直到今天也未能完成对共和党各派系的整合,使之成为一个自己可以切实把握和准确预估的支持力量。

就职之初,特朗普和共和党主流派间的龃龉便颇为明显,前者采用“推特外交”、“幕僚治国”的方法,并刻意拖慢正式内阁团队的组建速度,以推行“特朗普式行政”力图贯彻自己意志,但最终不得不寻求妥协:在和党内各派系协调后让内阁团队逐步走上一线,以替换引发许多争议的幕僚小圈子,于此同时收敛一下“推特治国”的热情,让自己显得更像一个“正常总统”。但此次ACA问题上的挫败充分表明,这种“总统与党”的整合未免太慢、太低效了,而经此一役,相信盟友、观众和对手都已看得更明白。

推倒ACA是特朗普竞选承诺的核心部分之一,也关乎其个人政治威信和未来行政力效率,他不会轻易认输。25日他表示,未来将“寻求两党对彻底改革ACA提案的支持”,打造一个“让所有人接受”的“终极法案”。然而如今还有多少人会相信他能做到这点——一个连共和党内百分百支持都拿不到的人,又何谈“两党支持”、“所有人接受”?

当然也应看到,特朗普和共和党内许多派系间虽然关系微妙,但在ACA问题上彼此共识其实反倒是较多的,任由ACA“长生不死”,特朗普固然不舒服,共和党内“大佬”们也未必痛快。“祸兮福所倚”,倘特朗普能借此次“ACA危机”成功进行“危机公关”,推动共和党政府-议会间的整合提速,倒也不失为“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了。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