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布基纳法索暴恐事件:“独狼”、暴恐与区域安全

布基纳法索暴恐事件:“独狼”、暴恐与区域安全

8月13日晚9时30分左右,两名(一说三名)男子乘坐四驱车,来到西非内陆国家布基纳法索首都瓦加杜古市中心恩克鲁玛大街、一间名为“伊斯坦布尔”的咖啡餐厅,然后拿出AK突击步枪向露天咖啡座扫射,随后枪手躲进咖啡馆,和闻讯赶来的军警对射,枪战直到次日凌晨方结束,据警方称,袭击导致至少18人死亡,数十人受伤,两名枪手被打死。

恩克鲁玛大街是涉外区,以夜生活发达著称,沿街的咖啡馆、餐厅经常聚集着收看足球转播的外国人,也因此常常成为以外国人为袭击对象的恐怖组织选择的目标。2016年1月15日,距离此次出事的“伊斯坦布尔”咖啡餐厅仅200米之隔,一家名为“卡布奇诺”的西餐厅就曾遭到恐怖组织袭击,导致20人死亡、15人受伤,造成迄今该国伤亡最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两次血案中的伤亡者大多是外国人。

布基纳法索暴恐事件:“独狼”、暴恐与区域安全

​图1、事发后现场被封锁

图2、袭击场景

不出所料,事发后萨赫勒地区势力最强大的恐怖组织——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AQIM)宣布对事件负责。

这个组织原名“萨拉菲宣教中心”(GSPS),源于阿尔及利亚,是历史悠久的原教旨极端武装。该组织上世纪末试图夺取阿尔及利亚政权,结果被阿军击败,转移到马里北部。利比亚政府垮台后,大批原教旨分子、军火流入,该组织一方面响应“基地”号召,成为“基地”迄今最强大、最忠实的地方分支,另一方面和西非、北非的恐怖组织,如活跃于毛里塔尼亚-西撒哈拉-塞内加尔北部-尼日尔和马里交界处的沙漠地区,以善于策划绑架外国人质事件著称的“伊斯兰后卫(Ansar Dine)”、活跃于西非马里、尼日尔、布基纳法索、尼日利亚北部等地的“西非圣战组织”(MUJAO)、活跃于尼日利亚北部的“博科圣地”(Boko Haram)等密切勾结,形成了北起地中海、南抵几内亚湾,首尾相连的“萨赫勒恐怖地带”。2012年,这些恐怖组织曾和马里境内分离组织“解放阿扎瓦德民族阵线”(MNLS)合作,占领马里北部半壁江山,成立独立的“阿扎瓦德国”(Azaouad),但翌年被法国领衔出兵击败,随后法国驻马里维和部队(barkhane)和联合国驻马里综合稳定团(Minusma)武装进驻马里,AQIM等再次进入分散游击状态,但活动依然猖獗,并向包括布基纳法索在内的邻国渗透。

在西非国家中,布基纳法索虽然面积不小,但国弱民穷,2014年,该国发生“10.31”政变,对付恐怖主义较有经验的前总统孔波雷(Blaise Compaoré)被卡博雷(Roch Marc Christian Kaboré)取而代之,国内政局不稳,AQIM等恐怖组织趁虚而入,接连策划实施了多起恐怖袭击,仅2016年一年发生的较大恐怖袭击事件,就有“卡布奇诺血案”、“10月血案”(同年10月自杀性袭击导致6人死亡,其中两名平民、4名士兵)和“北方基地事件”(2016年底布基纳法索北方军事基地遭恐怖分子自杀式袭击,导致十多名士兵丧生)。

图3、伊斯坦布尔咖啡餐厅

图4、上次出事的卡布奇诺西餐厅距离此次现场仅200米远

2015年,在法国、美国的牵头下,成立了所谓“萨赫勒5国反恐联盟”(G5 Sahel),试图协调萨赫勒地区各国的反恐行动,但“G5”(毛里塔尼亚、马里、尼日尔、布基纳法索、乍得)一个比一个穷,一个比一个弱,而萨赫勒地区的恐怖势力依托当地古老的部落绿洲贸易通道,声息相通,此起彼伏,并利用这条通道走私香烟、药品甚至偷渡人口,赚取滚滚黑钱。此次“8.13”事件再次表明,恐怖组织的“独狼战术”,在萨赫勒地区仍然畅通无阻。

正如许多行家所言,至少在非洲,“独狼战术”只适用于暴恐,而并不适用于反恐,目前在“G5”,除了马里屯驻有来自包括中国在内,近30个国家的上万名维和士兵,其它国家暂且只能依靠各国自己孱弱的兵力,以及素有“非洲宪兵”之称的法国人约3000左右的常驻兵了。

图5、布基纳法索总统谴责恐怖袭击的推文

图6、布基纳法索地图

图7、“G5”

从长远看,国际社会应尽快协助恢复和稳定利比亚局势,彻底切断“萨赫勒恐怖链条”补充军火、牟取经费的通道,然后先靖马里,再及周边,惟如此,才能从根本上扭转萨赫勒地区的反恐形势,消除全球反恐战略中最危险的隐患。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