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劳动法风波:当马克龙面对成千上万法国“懒汉”

劳动法风波:当马克龙面对成千上万法国“懒汉”

9月8日,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为自己一手力推的劳动法改革辩护,发出了“我既不会向懒汉、也不会向玩世不恭者和极端分子让步”的强硬声音。

仅仅4天后,“懒汉”举着“我们懒汉前进中”(马克龙组建的年轻政党叫“前进!”)、“你完了马克龙,我们懒汉都上街了”的标语涌上了巴黎和法国各主要城市的市中心,对劳动法改革大声说“不”。而马克龙的态度也似乎十分坚决,此前一天,远在加勒比海法国领地 “抗洪救灾”(当地遭遇“艾玛”飓风袭击损失惨重)的他重申,不后悔自己的“懒汉论”,也绝不会在劳动法改革问题上让步。

法国自二战后、尤其1968年“五月风暴”以来,劳动法越来越注重对劳工阶层的保护,最显著的特点,是重长期就业合同(CDI)、轻短期就业合同(CDD)和临时雇佣合同(CTT),要求雇主尽可能给雇员提供CDI,并从法律上确保CDI雇员很难被老板解雇、即便解雇也会很容易获得失业补助(被解雇者立即获得,主动辞职后4个月内获得)。CDD不得超过18个月,逾期则同样被要求优先提供CDI。

这些规则固然保护了劳工利益,却损害法国企业、尤其中小企业的活力,使得它们劳动力成本高企,用工欠灵活,难以和其它国家的同行展开平等竞争。不仅如此,由于劳动法规定,雇佣应届大学、甚至高中毕业生时也要尽可能提供CDI,而这些年轻人潜力未知、技能有限,未来工作方向不稳定,雇主们普遍不愿冒险,结果索性尽可能避免雇佣年轻人,或只签CTT,导致法国青年人失业或隐性失业状况严重(年初调查显示,法国毕业一年后的年轻人中,有工作比例仅62%)。

上述问题积重难返,历届法国政府都煞费苦心想要加以改革。本世纪初,右翼总统希拉克(Jacques Chirac)和萨科齐(Nicolas Sarkozy)相继倡导劳动法改革,并于2006年由希拉克的总理德维尔潘(Dominique de Villepin)推出《首次雇佣合同法》(CPE),允许雇主和初入职场的年轻人签署一份介于CDI和CDD之间的“首次雇佣合同”,结果仅几个月功夫就无疾而终;2012年,左翼社会党总统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推出旨在帮助年轻人进入职场的“未来就业(EMPLOI D’AVENIR)”和“代际就业”(CONTRATS DE GENERATION)两项“微调”,获得初步成功,在此基础上他和劳动部长科姆丽(Myriam El Khomri)在去年7月20日强推新劳动法改革(即所谓《科姆丽法》),试图绕过国民议会强行通过,结果遭到强大阻力,不得不放弃。

马克龙上台后继续推动劳动法改革,今年6月6日,他授权总理菲利普(Édouard Philipp)和劳动部长(Muriel Pénicaud)公布劳动法改革细则8条,内容包括给劳资仲裁法庭规定的雇主解雇赔偿金设置上限,整合企业内职工代表机构,在企业内部根据雇主倡议组织员工全员表决机制(即无需工会组织同意就可以召集员工表决)、改革失业保险金,等等。改革的核心,是削弱工团组织在企业中的影响力,赋予雇主用工和解雇员工更多灵活性,以图借此降低企业成本,提升就业率(尤其青年就业率),增加法国企业国际市场竞争力。

马克龙之所以如此积极、强硬,是因为出身社会党的他当初正是奥朗德《科姆丽法》的主要设计者和推动者。奥朗德版劳动法改革的半途而废不仅让奥朗德放弃连选连任隐退,也迫使原本是社会党“希望之星”的马克龙黯然退党,被迫另起炉灶。匆匆组建新党参选、并接连在总统大选和立法选举中爆冷大胜的他,将劳动法改革当作自己核心政治纲领一路高举,其背后,则是法国企业家、中产阶级等一大批中右翼支持者,和担心法国在全球经济竞争中落伍的许多人。可以说,劳动法改革是马克龙的政治招牌、核心政治资本,也是其政治生命的最大赌注,一旦有失,就很可能重蹈德维尔潘和奥朗德后尘。

此次带头组织全国性“懒汉对抗”的,是法国五大工会联盟之一、成立于1895年的法国劳工总会联合会(CGT),以及部分学联组织,这些组织同样是历次反劳动法改革社会运动的组织者和主力军,德维尔潘《首次雇佣合同法》的夭折,奥朗德劳动法改革的半途而废,都是这些“懒汉”的杰作。

他们之所以如此积极“充懒汉”、竭力阻挠劳动法改革,说到底,是惟恐工团势力被削弱,惟恐此头一开,后续各种旨在减少劳工福利、保障,增加雇主权利的措施接踵而至,令其难以维持如今这种“只要端上饭碗、不论表现如何都不愁没饭吃”的“幸福生活”。从这个角度看,他们实际上是在为自己的利益、乃至生存“搏命”,尽管在旁观者看来,有些博弈未必是明智的。

在“懒汉”的背后,则是在4月23/5月7日法国总统大选和6月11日法国立法选举中接连惨败的各左翼政党,他们中有的自始至终执着认定“左翼的宗旨就是支持工团和劳工权利保障”,有的虽曾认识到改革劳动法势在必然,却囿于传统和现实的压力最终不得不退让,甚至希望借“懒汉”的声势打击马克龙和“前进!”这个难以对付的政敌。在9月12日的“懒汉上街”各地游行示威的人群中,人们不难看到诸如法国社会党总统候选人阿蒙(Benoît Hamon)、极左翼“不屈的法国党”创始人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以及法共全国总书记洛朗(Pierre Laurent)等左翼政治名流的身影。

然而马克龙已赌上政治前途,退无可退,8月28日有关推行劳动法改革的行政命令已送交法国行政法院,预计9月20日内阁会议将作出最后决定。

而“懒汉”及其背后的左翼政党当然也不会就这么偃旗息鼓,有消息称,工会和学生团体已酝酿在9月19日、21日和23日举行“一浪高过一浪的反对活动”——很显然,这是摆出了和“9.20”内阁会议正面决战的阵势。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