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新时代的法国情色杂志

新时代的法国情色杂志

法国人传统上不用“情色杂志”,而习惯用“男性杂志”(Presse masculine)的称呼。但实际上“男性杂志”的适用范围是非常广泛的,包括以男性时尚和奢侈品为主、不太涉及情色内容,几乎不怎么刊登大尺寸裸女照片的《路口》(Intersection,季刊,2008年创办)、《男士》(Monsieur,不定期,1919年创办,1925年停刊,1995年复刊)、《男性时尚》(Vogue Hommes,月刊1973年创办,1996年停刊,半年刊1985年以《国际男性时尚》Vogue Hommes International的名义创刊,2014年改为《男性时尚》以继承已停刊的月刊传统)等所谓“高尚男性杂志”,《男婴》(Baby boy,2005年创刊,当时以“男性同性恋的杂志”为卖点,但如今已“软化”为一般的男性时尚杂志)、《胆量》(Guts,2006年创刊,名义上为半月刊,热衷炒作另类题材,如性别歧视和特殊性取向等)等以“另类男性嗜好”为卖点的“特殊男性杂志”,类似《花花公子》这样以情色和大幅高清女性插图为卖点的“男性杂志”只是其中一类,比较著名的有《他》(Lui,1963年创刊,月刊)、《亚当》(Adam,1922年创刊,1973年停刊)、《约会》(Entrevue,1992年创刊,2012年停刊,2015年复刊)、《巴黎人生活》(La Vie parisienne,1863年创刊,1970年停刊),以及《男人装》(FHM,原为德国情色杂志,1985年创刊,几经易手后于2010年被法国老板购入,成为法国杂志)等。

“情色杂志”的“男性杂志化”和法国人既要消费情色,又竭力将之“高尚化”息息相关,许多资格较老的情色杂志和英美等国“同行”比,都多少带一些独特的文化属性。

比如已经停刊的《亚当》和《巴黎人生活》,其创刊始于彩照甚至照片问世之前,是在四封和插页中使用高清晰度女性、甚至裸女图画的“前辈鼻祖”,他们使用的是画家的素描稿或小幅油画稿,在全盛时期,“红磨坊”一带的法国落魄画家或艺术学院学生普遍给这类杂志画插图赚钱谋生或维持学业,而比较“高大上”的这类情色杂志,则会不惜巨资邀请知名画家为他们画插画,这些知名画家则有办法说服较有知名度的女模特“出镜”——有些人把情色杂志称之为“红磨坊”即由此而来,不过《红磨坊》情色杂志却是在俄罗斯出版的,和法国并无直接关系。

《他》在创刊之初刊出带阴毛的大尺寸女裸图,在当时被认为是“突破禁区的大胆行为”,不过这家杂志的几代投资人都试图让《他》显得“高大上”一些,最初他们努力在电影评论领域创立口碑,近年来则力图通过赞助各种体育比赛打造“健康形象”,该杂志和《花花公子》一样以吸引明星、名媛“上镜”著称,但年龄跨度却非常大,迄今最年轻的“他女郎”“上镜”时只有15岁(1983年3月,让娜蕾Anaïs Jeanneret),而最年长的竟高达66岁(1988年11月,拉索Gloria Lasso),事实上“成熟年长的性感知名女性”和享有盛名的大牌摄影师,一直是这家杂志的招牌。

《男人装》则一直以“国际化”和“娱乐化”相标榜,自1995年以来他们一直持续推选年度“世界上100个最美的知名女性”,而“大尺寸照片”则是他们竭力避免的。

年轻一点的杂志则大打擦边球。如1992年才创办的《约会》不仅动辄在四封刊出连最大胆的购买者都不敢公开拿出来在地铁上看的“儿童不宜照片”,还被外国“同行”举报过剽窃。

盗版图片、电视和网络对法国情色杂志的冲击相对其它国家要轻一些,但也确实存在,《男人装》和《他》多次易手,前者1995年最高峰时每期销量16万以上,如今只剩约11万,后者上世纪80年代创下过33万的销量纪录,最新一期却只有7.2万;《约会》2001年能卖455000一期,如今经历了破产、停刊、复刊,其销量被法国电视一台形容为“聊胜于无”。

面对挑战各家都竭力想办法应变:《约会》直接在杂志上推出“在线互动”专栏,试图将互联网和传统版结合起来,此前他们也力图创办收费的“电视版杂志”,并推出“真人秀”,但争议很大;《男人装》则一方面试图走国际化道路,另一方面推广收费“电视版杂志”;《他》则竭力在网络下载版上下功夫,并更坚决地走“名人路线”。不过总的来说它们的日子都远不如全盛时代(60-90年代)好过,且“抢饭碗”的不仅有网络、电视和盗版,还有比“男性杂志”更“软”一些,在法国日渐流行的“时尚杂志”(“people”)。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