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西班牙中央和加泰罗尼亚自治区:两败俱伤的“国家德比”

西班牙中央和加泰罗尼亚自治区:两败俱伤的“国家德比”

10月1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尼日利亚联邦共和国的国庆日,全球十几亿人口沉浸在节日的欢乐中,但同样在这一天,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自治区却陷入一种混乱状态:因为一次非正式的“独立公投”,这个西班牙最富庶繁荣的地区发生了近年来欧洲最激烈的街头冲突,近880人在西班牙中央政府所遣警察和街头抗议者间的对抗中受伤。

这一切都源自一场被相持不下的双方“搞大了”的政治矛盾:9月6日,加泰罗尼亚自治区议会通过决议,决定于10月1日举行该自治区历史上第三次(前两次分别在2006年6月17日和2014年11月9日)独立公投,第二天西班牙议会通过决议,要求要求宪法法院裁定公投不能举行。此后的博弈围绕着“马德里的取缔”和“巴塞罗那的执拗”持续展开,螺旋升级,并最终弄到街头对抗、催泪弹和石块横飞的极端状态。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历史上加泰罗尼亚是一个独立国家,经过联姻、行政改革等一系列“政治魔术”,直到1714年才成为西班牙的一个行省。对此加泰罗尼亚人一直很不服气,一有机会就要闹一下“独立性”。佛朗哥统治时期对加泰罗尼亚的自治要求一直予以严厉镇压。佛朗哥死后,1978年西班牙颁布了宪法,加泰罗尼亚成为全国15个自治区之一,加泰罗尼亚语恢复合法使用,此后巴塞罗那和马德里的“国家德比”基本循着“会哭的孩子有奶喝”逻辑展开:加泰罗尼亚自治区隔三差五折腾一下,中央政府一面强调“统一不可动摇”,一面适当给一些有限的自主权和财政好处,然后双方心照不宣,偃旗息鼓。

但这种局面自本世纪初以来被打破了:加入欧盟后,西班牙经济并未获得所期待的好处,反倒陷入一系列危机中,成为所谓“欧猪国家”之一,而加泰罗尼亚自治区却异军突起,成为南欧少有的经济发展明星,如此一来马德里传统的“胡萝卜武器”失灵,相反,巴塞罗那却越来越对自己被迫“为整个西班牙埋单负债”的现状不满。

尽管如此,原本“国家德比”未必会闹到如此之僵:2014年的“上一次”,时任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政府主席马斯(Artur Mas)和西班牙首相拉霍伊(Mariano Rajoy)间进行了一次看似激烈对抗,实则各留分寸的博弈——马斯完成了他的公投,而拉霍伊照例宣布公投结果无效,公投结束“各回各家”,问题虽未解决,但至少未激化。如前所述,“国家德比”问题根深蒂固、盘根错节,一时很难彻底解决,这种“保守疗法”虽非上策,却也不失为中策。

尽管3年后形势有所不同,加泰罗尼亚议会换届后更趋激进,新的自治区主席普依格蒙特(Carles Puigdemont)却直到去年9月8日仍宣称“我们将坚持与西班牙达成协议”。然而比其所属“携手为独立联盟”( Junts pel si)更激进的左翼“独派”政党人民团结(CUP)负责人布思奎特 (Mireia Boya E. Busquet”已喊出“没人在乎马德里想什么,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不论他们说什么都不服从”的煽动性口号,而去年6月在西班牙立法选举中借民族主义牌扩大优势的拉霍伊及其人民党(PP)却就此认定“大力出奇迹”,摆出一副“绝不再让步”的决绝姿态。

于是“国家德比”的画风就从传统的“默契球”变成了此番的“遭遇战”,双方博弈的目标仿佛不再是寻求最有利于本方的妥协点,而是向自己背后的支持者和“本方反对派”展示自己“不与对手妥协”的决心。在这种逻辑下,巴塞罗那摆出一副“不仅追求过程,这次也要追求结果”的顽固姿态,而马德里也随即作出了一系列包括拘捕自治区公务员、派警察取缔投票箱等在战后西欧极为罕见的铁腕措施,显示出前所未有的“不但阻止结果、也要阻止过程”姿态。

在一片混乱中双方都宣布自己赢了(这一幕倒是符合“国家德比”的传统):马德里表示“沉重打击了对方气焰”,而巴塞罗那则宣布“226万人中42.3%参与投票,其中90%支持独立”的“统计结果”——天知道这个“一片大好”的数据是怎么得出的(2006年巴塞罗那宣布73.9%投票者支持独立但拿不出投票率,2014年则称有80.76%投票者支持加泰罗尼亚“完全独立”,投票率41.6%)。

但正如法国《世界报》南欧事务资深评论家莫雷尔(Sandrine Morel),“国家德比”中双方都是输家:巴塞罗那手握一个从来不被承认、如今却在加泰罗尼亚汹涌激愤情绪下变得“神圣”的公投数据,肩负着“将民意变现”这个堪比要堂吉诃德击败全世界所有风车的“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拉霍伊虽然不可能因此丧失国际社会对西班牙统一和领土完整的支持,却向全欧洲、全世界展示了一个糟糕透顶、手足无措领导人的负面公关形象,并让加泰罗尼亚的人心离自己更远。

更糟糕的是矛盾还在继续演化:巴塞罗那方面,更激进的团体(如工会和一些反对党)喊出“让反对独立者在政治上立即死亡”的口号,呼吁自10月3日起举行“抗暴总罢工”;马德里方面,比拉霍伊更激进的民族主义者则怂恿政府援引1978年宪法第155条裁定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政府违宪(根据该条款西班牙中央政府不仅有权阻止地方选举,非常情况下可解散自治区政府),甚至援引刑法,追究“分裂主义者”的刑事责任(这意味着10-15年徒刑和3000-30000欧元罚金)。

就在这一片亢奋而诡异的混乱中,格言为“不仅是一支足球队”的巴塞罗那队主场3:0赢了拉斯帕尔马斯队,却输掉了全部票房收入(为表示支持公投而临时宣布“空场”)。诺坎普球场外远道而来的澳洲铁杆球迷一家三口,仿佛成了“国家德比”(当然,“不仅仅是一场足球赛”的)两败俱伤甚至“众败俱伤”的最生动剪影——他们早在几个月前就订购了本场球票,并穿上偶像内马尔的球衣不远万里而来,结果不但内马尔转会巴黎,他们支付了高昂的往返机票,却只能改看诺坎普球场外的“那一场”。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