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日本在野党的“一加一”

日本在野党的“一加一”

9月28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只提前三天吹风的情况下,援引日本宪法第七条“日本天皇可在内阁建议和承认下为国民福祉解散众议院”规定,单方面宣布解散国会众院重新进行大选。大选投票将在10月22日举行。

由于在众院475个议席中,执政的“自民-公明联盟”占329席,远远超过2/3绝对多数,其中自民党更占294席,安倍作为内阁首相,不论强推立法、人事,都很难遇到真正的挑战和阻力,解散重选当然也不例外。

为什么占尽优势还要重选?许多国外、尤其华人观察家认为,这是安倍惟恐进一步修宪引发阻力,希望借近期远东地缘政治格局变化、内阁支持率触底反弹之机重新“洗牌”,进一步巩固和扩大国会优势,为下一步更激进的修宪打下基础。

这恐只是问题的一个侧面、甚至很可能不是他这次解散国会具体行动的主要原因。

近来因为“加计学园丑闻”,安倍的个人形象、支持率都大幅下滑,不仅在党外、即便党内也对他颇多不满,而最让他头疼的、针对加计学园事件的调查,正是由国会推动的。对于安倍这种曾经“栽过一次跟头”的政治世家子弟而言,如此局面显然既被动又尴尬,借民调数据反弹釜底抽薪,让调查失去平台,在他看来是围魏救赵的好棋。

不仅如此,反对党方面,实力最强的民主党和维新党2016年合并后非但未出现“一加一大于二”的预期局面,反倒因原本的两党“色差”太大而陷入磨合困境,其余反对派或沉沦已久(如日共),或羽翼未丰(如9月25日刚刚成立的、前防卫相小池百合子的希望之党),都尚未做好参选准备,此时举行立法选举在安倍看来,可以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反对党在许多选区甚至可能连有挑战力的候选人都难以协调产生,这有助于稳住因“加计学园丑闻”而有所动摇的执政基础,为自己争取到更多的执政时间和调整回旋余地。

但安倍的“豪赌”本就是一柄双刃剑:他刚刚在8月3日改组内阁,宣称要“共同奋斗”,不旋踵即自食其言,在“重形迹”的日本政坛未必会有好的影响;尽管可以拿出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但“加计学园审查”阴魂不散,他很难摆脱“因私废公”的攻讦,共同社9月30-10月1日最新民调显示,安倍支持率较23-24日的上一次下跌4.4%,至40.6%,不支持率则高达46.2%,已远在支持率下。

当然,安倍豪赌成败的关键不全在安倍一方,反对党能否迅速稳住阵脚,拿出挑战性,尤其是能否协调各选区力量,在过半选区发起有力挑战,是另一大关键。

9月28日,也即安倍解散国会当天,议会最大反对党民进党就宣布将与希望之党“合流”,10月3日,希望之党由前众议员若狭胜、前外相玄叶光一郎(原民进党)、前环境相细野豪志联合发布首批议员候选人,包括小选区191人,比例代表1人(其中110人来自原民进党),若狭同时宣布最终公布的候选人将至少有233席,即众院议席总数一半以上,这被认为足以对“自公联盟”构成威胁和挑战。

问题在于,由小池百合子领衔的“新在野党一加一”快则快矣,硬伤却不少:“比安倍还右”的小池原本就纠合若干地方小党和右翼政治团体,拼凑出希望之党,他们不希望偏左的民进党“冲淡”自己右翼的颜色,遂设立了“自由派免入”的门槛,最终合流的前民进党人士个个赞同修宪,许多分析家指出,这等于是去年“转左”但效果不佳的原维新党人又“转右”,这种“急转弯”是否能赢得选区投票者认同,他们和小池原本的“都民第一会”及若狭的“辉照墅”成员间能否迅速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化学反应,减负挑战主责的希望之党能否消化突然咽下的这块肥肉(如前所述第一批推举候选人中前民进党人士反倒比前希望之党人士更多),而不重蹈去年民主、维新二党合并覆辙,恐怕都会立即受到严峻考验。

迅速整合备战的并不仅是希望之党一家:左翼的共产党也迅速宣布和自民党中自由派的枝野幸男一系(已宣布成立立宪民主党)合作,协调推出两党同时认可的候选人,如果他们能构成稳定而较强大的“第三势力”,将会在很大程度上牵制此次选举后日本政治格局的“右翼一头沉”趋势。

特别需要提醒的是,鉴于自民、希望之党均已明确表态支持修宪(甚至不妨说希望之党出于选举需要和政治色彩关系,会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得更积极和激进),因此所谓新选举将是“修宪之争”的说法,实际上是根本不成立的。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