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加拿大:怎样避免幼儿园的安全问题

加拿大:怎样避免幼儿园的安全问题

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再一次引发公众对幼儿园管理、幼儿院儿童安全等问题的高度关注。

和5年前震惊全国的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女教师颜艳红在网上散布虐童照片时,多数人仍局限于从“师德”和准入标尺、职业道德教育角度探讨问题,有关部门的处理也不过如此相比,此次司法部门很快介入,肇事者被刑拘,公众的讨论也提升到规则完善和法律约束的层面,这种很大程度上体现了公众安全意识的觉醒,体现了社会的进步。

和5年前一样,此次也有许多人谈到“和国际接轨”——然而“接什么轨”、“怎么接轨”依然语焉不详。

以加拿大为例,幼儿园安全问题,是通过严格的规范,和规范的严格落实来实现的。

在加拿大,幼教工作者的门槛很高、也很严格。这里的幼儿园分大园(Group day care)、小园(Licence family child care)两种,前者允许接纳较多幼儿,后者则只能接纳有限(一般上限7名)幼儿,两种园的从业者都需持证上岗,且要求各有侧重,这是因为大园通常有多名业者,可以分工互补,因此注重业者的专长,而小园则往往只有一人负责,需要更全面、更综合的素质。

要取得幼教资格证书,需经过综合培训、考核,专业能力、心理素质和情绪控制水平都在观察、考核之列,因为这些在现代科学条件下,都是可以量化的指标。相反,在中国以往几次轰动性幼儿园虐童事件后被许多国人反复强调的“师德问题”并不在考核之列——道理很简单:这种纯主观的指标是无法量化的。

和许多工业化国家一样,加拿大也是所谓“证书的世界”,任何像样的工作都要“持证上岗”,开办幼儿园者、受雇于幼儿园者,甚至在幼儿园代班、打工的小时工,都需要“有证”。如果“无证”,则只能以“委托看护”的名义照顾直系亲属以外的2-5名幼儿(因省而异)。省教育部下属的幼儿协调机构会定期检查各幼儿园规范落实情况,也会不定期抽查,还会走访邻居征求意见。由于法律意识浓厚,加拿大人是出了名“爱管闲事”的,隔壁稍有异常就会主动报警,因此尽管许多加拿大省份并不强制性要求幼儿园安装监控设备,但正规幼儿园(包括“大园”、“小园”)很少发生虐童之类恶性事件。

要确保幼儿园内幼儿安全,规则的约束、监督不能只局限于“准入”环节,而要贯穿于日常运营、管理之中。在加拿大,有专门部门负责受理幼儿家长的各种投诉,一旦被查实存在虐童、不当伤害或过失伤害行为,业者和园方都会受到严厉惩处,因此丢饭碗、关园子的并不罕见。正因如此,加拿大幼儿园对看护责任划定认真到苛刻的地步,孩子送到幼儿园时腿上有个新伤疤,或眼角贴块胶布,业者都会立即声明“和我们无关”,甚至要求家长书面确认,去稍远的地方活动,都会让家长事先签署“免责声明”。

同样,这种日常运营、管理中的严格规范、监督,同样着眼于伤害的事实、而非伤害的故意,也就是说,衡量一个幼儿园、一个幼教工作者是否称职,是否有资格继续做下去,关键在于其有无造成所看护儿童身、心健康的损害,至于这种损害是故意还是无意,则并非关注的重点所在。道理是明摆着的,对于儿童及其家长而言,利益在于身心健康、不受伤害,能做到这些,就是合格幼儿园、合格幼教工作者,反之就不合格。

这并不是说加拿大幼儿园就不会发生虐童事件:加拿大大多数省份幼儿园资源稀缺,托儿费用畸高(如在温哥华,幼儿园托儿费用动辄800多加元/月,差不多相当于一个低收入者月收入的七成,有人因此戏称“双职工的其中一人是在为幼儿园打工”;即便如此高的费用,条件较好、管理更规范(而价钱却未必更贵)的“大园”也很难进(有熟人孩子刚满月就去附近“大园”登记排队,结果孩子5岁才排到,只待了一年就要上学校学前班了),这就让许多“黑园”有了生存空间。

前面提及,无证者可以不经登记,“委托看护”2-5名非直系血缘的幼儿,这就给“黑园”钻了空子,他们在家长病急乱投医的情况下违法照看7名甚至更多幼儿,由于他们根本就不是登记的幼儿园,有关部门、规则无法监管,结果这些“黑园”就成为虐童事件高发区。

仅最近几年,加拿大各省幼儿园虐童事件较为出名的,就有2011年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迈克菲兰事件”(“黑园”园主迈克菲兰(Maria McFerran)将一名1岁男孩单独留在屋里,固定在拆下来的汽车安全座椅上,结果男孩颈部被座椅带子缠绕窒息而死),2013年安大略省“拉维科维奇事件”(“黑园”疏于看护,导致两岁女童拉维科维奇(Eva Ravikovich)死亡),和2013年魁北克省“西岛事件”(1名4岁女童在魁北克省蒙特利尔西岛某“黑园”遭园主亲属、一名13岁男性少年的虐待和严重猥亵)。尽管事发后这些“黑园”都遭到取缔,责任人受到法律严惩,有关方面也加强了对“黑园”的管控,但总体上“黑园”仍是幼儿园安全规范管理的“盲区”。

鉴于此,加拿大许多幼儿家长相互提醒告诫,无论如何不要选择“黑园”,尽量不要选择“委托看护”,否则等于让自己的宝宝自蹈险地。

不过在加拿大,是否“黑园”只要看墙上有没有悬挂幼儿园和幼儿园老师的资格证书就一目了然,而此次携程“亲子园事件”,幼儿园承办单位本身资质成疑,但普通家长却很难辨别,这样的管理漏洞必须堵塞,否则就等于变相削弱了家长“趋利避害”、选择适合与安全幼托场所的权利。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