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利比亚:何时是了局

利比亚:何时是了局

利比亚:何时是了局

 

尽管利比亚事变开始以来,就一直呈现混乱局面,但近一周的消息却混乱得有些出了格。

在联军方面,原本的“主攻手”美国退居二线,自4月4日起基本停止了在利比亚境内的直接空袭,原本最积极的法国也开始悄然“降调”,遮遮掩掩地谈起了“政治解决”,一直高呼“除了下台没什么可跟卡扎菲谈”的法国外长朱佩公开承认,正在物色前往的黎波里沟通的合适人选,而此前一直表现懈怠的意大利却突然亢奋,成了第三个承认班加西当局的国家。

在卡扎菲方面,“外长叛逃”、“大批高官背叛”,甚至“儿子试图取而代之”的说法一度沸沸扬扬,联军方面有人欢呼“关键性转机”已到,早已叛逃的前移民部长埃里什甚至说,这标志着卡扎菲“以后只能相信他几个儿子”——或如《纽约时报》所言,连儿子也未必能信。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发现“叛逃”、“崩溃”说水分很大,而卡扎菲方面所允诺的“政治改革”,也不过是“卡扎菲不能排除在外”的样子货罢了,简单地说,卡扎菲没有动摇的迹象。

在班加西方面,释放出的消息仍然是杂乱无章:有人坚决否认和基地组织的关系,有人却含蓄承认,几十名从监狱中被放出的基地骨干,目前大多在反政府军中;有人感谢盟军的“无私帮助”,甚至认为盟军误伤“自己人”也是自己的错,有人却开始为盟军空袭的减弱而再度破口大骂;班加西方面曾主动提出停火,但先是提出政府军退出东部城市、允许全国示威的要求,继而又补充上“卡扎菲父子必须下台走人”的条款,很显然,在战事不利、节节败退时提出这样的“求和条款”,是不可能得到积极回应的。

在军事方面,随着联军空袭强度的减弱,及卡扎菲方面对空袭的适应,乱哄哄的反政府军再度暴露出孱弱的特质(尽管卡扎菲军队本就以孱弱著称),对苏尔特的围攻以大溃退收场,两次大事声张的布雷加反攻战也以败退了结,而吃过躁进大亏的卡扎菲部也不急于乘胜进逼,相持之势已初见端倪。

那么,乱象背后是什么?利比亚的乱局怎样是了局,又何时才是了局?

美国态度的变化原因十分复杂。首先,利比亚军事干预耗资巨大,五角大楼承认,每天耗费400万美元,以承担自3月19日开始的空中军事干预行动,包括50架作战飞机和39架支援飞机的一应开支,总耗资高达7500万美元,而整个行动则可能产生5.5亿美元的额外军事费用,这对于今天经济复苏步伐缓慢,伊拉克、阿富汗等几个烂摊子久拖不决的美国而言,是很难接受、尤其很难为挑剔的国会接受的;其次,奥巴马已启动竞选连任程序,这个打着“反布什主义”、“反单边主义”旗号上台的总统,显然不愿在此关键时刻,重蹈共和党的覆辙;第三,随着时局的发展,美国越发感到,卡扎菲固然是无赖,班加西却也未必是什么好人,他们的构成、背景,以及他们和基地组织的关系,都让美国捏一把冷汗,不敢轻易押宝,尤其不敢随便提供军援,以免再塑造出一个新拉登;第四,北非自4月开始,进入长达5个月的雨季,战区天气恶劣,这对高科技美国空军的威胁,要远远大于卡扎菲的防空火力。

法国的“热转冷”同样有原因。萨科奇冒险一搏,原本意在挽回自己在北非的绥靖形象,并顺便提升其民意支持率,但尝试之下效果平平,且代价甚高,法国国防部长隆盖承认,仅仅发射的SCALP-EG空射巡航导弹,单枚价格就达85万欧元,至今发射了450枚,耗资达3.82亿欧元,而较便宜、但消耗量也大得多的制导炸弹等其它弹药的消耗还未计算在内,两个星期的军事干预到底花了多少钱,至今还是个未知数,美国的“退居二线”更让法国感到力不从心,因此萨科奇政府开始在麻烦的利比亚“降调”,而把更多注意力放在看似更容易出彩的、“一国二公”的科特迪瓦军事干预上。

美军的淡出、雨季的到来,让军力、国力均有限的联军再难持久维系对利比亚战场不间断的空中遮断、打击,也很难仅凭这些有限的空中力量,对战局产生根本性的影响,为此他们一方面采取经济手段,如购买反对派的石油等,试图让班加西当局获得维持战争的财力,另一方面则加强“心战”,试图搞乱卡扎菲的阵脚,前几日大肆渲染的卡扎菲“第二轮众叛亲离”,其中许多“叛逃官员”,如石油部长加内姆等业已辟谣,副外长奥贝迪等一批出现在希腊、土耳其、埃及或突尼斯的外交官,则被相继证明系卡扎菲父子的特使,至于滞留英国的库萨则情况更难索解,很难想象,一个意在倒戈、保命的“叛逃者”,会宁可被追究洛克比责任,也不愿亲自去BBC做个澄清立场的声明。直至今日,那些“疑似叛逃者”无一加入班加西阵营,不管真相究竟如何,至少可以表明,如朱佩所言“一个月后卡扎菲众叛亲离”,恐怕根据不足。

而赛义夫等卡扎菲儿子的种种姿态则更不必过于在意:历史证明,赛义夫首先是卡扎菲的儿子,他曾先后表现出的所谓“开明”、“亲西方”、“反战”,和他近期表现的“强硬”、“好战”、“反西方”一样,不过是卡扎菲授意其扮演的一个角色,目的在于和卡扎菲本人拉开落差,以增加政治灵活性和生存空间而已,从《纽约时报》等媒体所披露的零碎信息可知,这些含混不清的“抛弃和取代卡扎菲”信息仍然强调卡扎菲的作用,却将赛义夫等放到“利比亚未来政治改革”的核心地位,如果实现,那不但是卡扎菲时代的苟延残喘,甚至可以让卡扎菲寤寐以求却求之不得的“传子”得以实现。很显然,这样的条件不会为班加西或其它各方所接受,也根本无需太过重视。

随着战局的胶着,班加西方面也出现了多次内部权力斗争,如今军权几乎都落到前卡扎菲政府高官、旧军人手中,他们未来将如何抉择,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利比亚局势的演变;联军方面,尽管越来越不情愿投入军力、财力,但在不必多花钱的方面,如“石油换资金”,攻心战,甚至外交承认等方面,它们可能反倒会比开战时期做得更多,且比瞻前顾后的美国更大胆、更激进。

暂时看来,在气候恶劣、外来空中干预减弱的情况下,的黎波里和班加西可能陷入军事上胶着、政治上僵持的对峙局面,军事上双方都会不时喊些豪言壮语,但实现、甚至真去尝试的概率不大,而政治上各方也会说几句“和平”、“改革”、“谈判”,但正如尝试调停的土耳其外交官所言,双方立场南辕北辙,这些说辞无非表明,自己确有和平诚意而已。至于这种局面能维持多久,则殊难预料。对这种局面,最焦虑、最无助的并非关注国际油价的各国政府、企业和民众,而是利比亚平民,因为不论的黎波里或班加西,都越来越让他们觉得难以信任、难寄期待。

 

经济观察网特约稿,转载请与之联系:http://www.eeo.com.cn/observer/shelun/2011/04/07/198165.shtml

 
 
 
 
  评论这张
转发至微博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