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美国恢复离岸石油开采:特朗普的“复古运动”?

美国恢复离岸石油开采:特朗普的“复古运动”?

1月4日,美国内政部长津克(Ryan Zinke)在一次电话会议上证实,美国联邦政府根据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意见,将在未来几个季度内着手全面恢复美国离岸石油的开采。

美国能源联盟总裁皮尔(Thomas Pyle)透露,美国联邦政府计划在未来5年内发放47份离岸石油钻探许可证,其中包括太平洋沿岸7份、墨西哥湾12份和阿拉斯加19份,钻探海域离岸距离从3海里到200海里不等,至2019年,逐步将美国90%的离岸海域向石油钻探行业开放。此前,2017年12月28日,特朗普已在事先并无太多征兆的情况下,出人意料地宣布恢复在阿拉斯加保护区和北极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内的石油钻探授权。

正如一些分析家所评论的,这是特朗普的又一次“复古行动”:自2017年1月20日上任以来,这位另类美国总统一直在各个方面和前任奥巴马(Balack Obama)反其道而行之,“奥巴马画圈的我打叉,奥巴马反对的我赞成”——开采美国离岸石油恰是奥巴马最坚决反对的事情之一,特朗普“复古”,正在其逻辑之中。

事实上作为和美国石油产业关系密切的前大亨,特朗普早在上任之初就一再不加掩饰地表达对恢复离岸石油开采的兴趣,和对制约这一“复古”行为各项清规戒律的不屑:2017年4月,他签署一道行政命令,要求各有关机构认真考虑“那些剥夺成千上万潜在就业机会、导致数以十亿美元计财富白白流失的行为(中止美国离岸石油开采)”;同年6月1日,特朗普不顾国内强烈争议,执意让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这等于解除了美国官方“必须完成减排目标”的义务,从而让奥巴马政府以“要达到减排义务就必须忍痛割爱”为由所作出的一系列针对离岸石油开采限制政策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去年底,特朗普借北美东北部寒流肆虐、遭遇空前低温之机,在推特上嬉笑怒骂,讽刺“对地球变暖的杞人忧天”……所有这些看似七零八碎的言行串联起来,就构成了此番恢复离岸石油开采“大招”的层层铺垫。“复古”不假,但倘片面认为这就只是“党争”,或仅仅针对奥巴马“赌气”、履行竞选承诺,则未免把问题看得太过简单了——这是特朗普深思熟虑、蓄谋已久的一步棋,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在他看来,这步棋对美国经济、就业利大于弊。

正如津克所言,恢复离岸石油开采将令美国碳氢化合物燃料产量在现有基础上轻松增产1/6,且有进一步增产的潜力,这“足以让美国再度成为能源超级大国,再次走上能源支配者的道路,尤其是在海外”。恢复离岸石油开采如果能与日渐成熟的页岩气产业相辅相成,可进一步减少美国对国际能源市场的依赖,令美国获得全球经济乃至政治更多主动权,同时有效降低国际能源、交通市场波动对美国经济的冲击。

去年美国环境执法实施办公室(EEMB)曾作出评估,认为恢复离岸石油开采可在未来10年内让美国石油行业生产和监管成本每年降低数亿美元,而通过恢复离岸石油开采,一些曾经因这一行业的繁盛而受益、却在2010年英国BP“深海地平线”(Deepwater Horizon)钻井平台漏油事件的一系列冲击下“过了几年苦日子”的地方、行业,也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就业机会的部分恢复也是指日可待的事。

一些分析家指出,原本奥巴马借“深海地平线”事件将美国离岸石油开采“一刀切”,就带有一定程度的党争色彩,和迎合民粹的痕迹。他大力倡导的某些“新能源计划”被证明“劳民伤财、迂阔无当”(当然,不是所有的“新能源计划”都如此),白白虚掷了大量宝贵的资源、资金和时间。2016年12月20日,奥巴马在已经得知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自己任期进入倒计时1个月之际,突如其来地宣布一项行政命令,禁止大西洋从缅因州到弗吉尼亚州,以及整个阿拉斯加离岸石油的开采,并宣布这一禁令是“永久性”的,就连向来亲奥巴马的《纽约时报》也曾批评称,奥巴马利用1953年一项不起眼法律所赋予的漏洞,在任期最后时刻推出了这一“注定让支持者欢呼、反对者跳脚的争议性规则”——既然禁令是如此出台的,那么禁令的解除如法炮制,也只能算是“一报还一报”了。

尽管大多数“解禁”措施要到2019年才能逐步产生效力,但众所周知,石油市场是全球大宗商品领域最“杠杆化”和“期货化”的,作为全球最重要的能源消费国、进口大户和最具弹性的能源生产国,美国此举将带来“全球石油市场供应量将大增、美国石油进口依赖度将大减”的市场预期,并产生相应的市场冲击波。这一冲击波将不可避免地对欧佩克“冻产保价”努力构成巨大压力。

极富讽刺意味的是,自去年夏天以来,特朗普在中东一直摆出“拉拢沙特、排挤伊朗”的姿态,尽管“拉拢沙特”因去年底美国执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决定把美国驻以色列使馆搬迁过去而陷入尴尬,但“排挤伊朗”却一以贯之,几天前美国还借伊朗国内事件试图对其施加压力和影响。但解禁离岸石油钻探、开采的行为,在客观上却更有利于一心扩大石油生产、对冻产报价持严重保留态度的伊朗,而更不利于欧佩克冻产保价协议的最大受益国和最有力推动者沙特。

不过在美国本土,解禁离岸石油也会造成苦乐不均的现象:正如一些业内分析家所指出的,墨西哥湾沿岸相关配套措施完善,原有石油产业基础好、产业链完整,解禁对其是极大的利好;大西洋大陆架的石油勘探在冻结前刚起步,是否具有开采潜力尚难以断定,而太平洋和阿拉斯加等地方则普遍相信“绿色经济”可以带来和离岸石油同样、甚至更多的利益,却无需付出相应的环境和其它代价,对解禁离岸石油的态度也参差不齐。

加州、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所在的太平洋,大陆架上原本有约30个石油钻探平台,但自1984年起就再未增加过,这些州近20年以来大多成为民主党的“铁票仓”,它们是“奥巴马”政策的坚定支持者,也自然成为“特朗普石油新政”的坚决反对者。2018年是中期选举年,可以想见,这些州将会借机对特朗普的解禁措施施加压力和影响。

耐人寻味的是,既属墨西哥湾沿岸、州长又是共和党人的佛罗里达州也站在了反对新政的阵营里,州长斯科特(Rick Scott)声称“首要任务是保护州内自然资源”。这也并不奇怪:近年来这个亚热带州大力发展“绿色和蓝色经济”——更多依赖旅游业吃饭,自然不希望“煞风景”的离岸石油开采在为他们送来一盘炒金鸡蛋的同时,吓跑了他们家养的一群金鸡。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