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陶短房:“特朗普的新冠疫情顾问”在争议中离去

陶短房:“特朗普的新冠疫情顾问”在争议中离去

美国各大媒体当地时间12月1日纷纷报道称,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最信任的白宫疫情顾问斯科特.阿特拉斯(Scott Atlas)已经辞职。
 
不走也得走
 
阿特拉斯是在当地时间11月30日在推特上公开递交辞职信的。在辞职信中他称“我写这行文字是为了辞去总统疫情特别顾问职务”,并为自己辩护称,“已为拯救生命并帮助美国人度过这次大流行疫情尽心尽力”。
这种不同寻常的辞职方式事实上折射出他的尴尬处境:不走也呆不久了。
首先,他和白宫签的本就是一份“短工合同”,尽管上任至今不到4个月,但这份合同本周内行将到期,尽管至今嘴硬、拒不直接承认败选,但特朗普也并未表现出对给这位曾让他兴奋、激动的“好人”一份续聘合同,哪怕一丝一毫的热情。
其次,即便特朗普表现出挽留之意,甚至真的给一份长长的续约,也不过能让这位65岁的白宫疫情顾问多端两个月“金饭碗”:2020年度美国大选胜负业已明朗,不论是否情愿,特朗普都不得不在2021年1月20日搬出白宫。这不仅仅是“人走茶凉”,而是连茶壶、茶碗、茶叶都得换,“白宫疫情顾问”顾名思义,是为白宫主人服务的,备受特朗普信任的阿特拉斯在民主党籍总统拜登(Joe Biden)接掌白宫后,自然也就成了电影《九品芝麻官》里那口“前朝尚方宝剑”,此时不走,届时被扫地出门,该多没面子。
 
“特朗普的新冠疫情顾问”
 
据《华盛顿邮报》等一些美国传媒称,阿特拉斯和特朗普其实原本素不相识,但在如何看待疫情方面却“志同道合”——事实上,阿特拉斯比特朗普更早提出了一系列很“特朗普化”的疫情及疫情应对见解。
早在3月13日,他就在推特上宣称“没必要对无症状者进行核酸测试”,称“无症状人群传播疫情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他就新冠(COVID-19)疫情所发的第一则公开言论。
3月26日,他在媒体专栏上称,新冠“就算造成1万美国人死亡,也不会比疫情限制措施给美国所能造成的损失更大”;
5月26日,他在广播节目中附和特朗普的论调,称“限行等疫情应对措施比疫情本身更糟”,并盛赞佛罗里达州共和党籍州长采取的“宽松措施”,称“这种明智的措施并未令该州疫情更严重,却有利于该州的经济”。
8月3日,他在福克斯新闻称,疫情应对“只需要保护那些重病或有死亡威胁的患者”,而无需关闭学校防止学生交叉感染;于此同时,他竭力为暑假后全美大学生橄榄球赛季恢复叫好。几天后,他得到了白宫疫情特别顾问的工作。
10月初,他在推特上质疑“戴口罩有用么”。
11月中旬(此时美国大选投票日已过,大多数舆论认为特朗普已败选),阿特拉斯呼吁密歇根民众“站起来”反对该州民主党籍州长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所采取的疫情应对措施。
另外,尽管他本人后来竭力否认,甚至援引乔治.奥尼尔(George Orwell)名著《1984》中“党告诉你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为自己辩解,但医学界普遍认为,他竭力怂恿特朗普“效仿瑞典”,搞所谓“群体免疫”,并用美国8、9月间新增确诊和死亡病例数的下降证明“料也无妨”。
然而原本并不认识他的特朗普却因他“眼睛一亮”——当然,是特朗普原本的亲信们把阿特拉斯送到特朗普眼前的:5月26日阿特拉斯“一炮走红”的广播节目,是前纽约市长、特朗普本人法律顾问兼最坚定支持者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开办的;而把他那些和特朗普意见高度合拍的推文转给特朗普,提醒后者“注意在福克斯频道关注此人”,并在7月底极力推荐特朗普引他入“西翼”的,则是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
在聘用阿特拉斯后,特朗普在各种场合对这位“贤人”赞誉有加,称“他有很多好主意”,理由是“他认为我的政府所作的确很好,而且我们可以一起把事做得更好”。10月中旬,当NBC新闻记者格斯里(Savannah Guthrie)在面对面访谈中质疑特朗普防疫政策时,特朗普大喊“斯科特大夫!他,一个好人!他会告诉你他不同意你的说法”——当记者指出“这位大夫不是传染病学专家”后,特朗普略显尴尬但仍然坚持“那我不知道……但他是专家,世界上最伟大的专家之一”。
这位“最伟大的专家”在上任后很快垄断了白宫防疫专家小组的“出镜权”,疫情初期的“电视明星”、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福奇(Anthony Fauci)嘟囔着“现在的镜头是阿特拉斯的,世道已经变了”退居二线,另一位专家小组关键人物、白宫疫情协调员伯克斯(Deborah Birx)也不例外。11月中旬,有接近特朗普团队的人披露,白宫防疫专家小组中唯一始终出席特朗普所有相关会议的专家,就只有阿特拉斯一人。
即便支持特朗普的许多人也承认,阿特拉斯之所以如此受特朗普青睐,并非因为他的专业能力或顾问业绩,而是因为他所说的一切有关疫情的“高见”,都是特朗普想说和爱听的,其他任何“专家”都做不到。
然而正如格斯里和许多人所言,他真的不是一名传染病专家。
 
疫情依旧笑春风
 
斯科特.阿特拉斯的确是医学专家,工作于大名鼎鼎的斯坦福大学——但他的专业既不是传染病或流行病,也不是公共卫生,而是神经放射学。他在斯坦佛大学长期供职的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也并非医学专门机构,而是一个大名鼎鼎的保守派智库。
在胡佛研究所,他此前最出名的“成就”,是作为保守派代言人屡屡阻击“奥巴马(Barack Obama)医改”,他也因此和朱利安尼结成了政治联盟,自2017年起两人便频繁互动。
他和特朗普的“良缘”并非因为自己的专业背景、知识,而是因为共同的政治立场:都反对奥巴马医改、都支持共和党内极端保守派的一系列主张,以及,都不想因为疫情应对牺牲特朗普所谓“四年经济、就业成果”——更直白说,不想因此牺牲特朗普的选情和连任前景。
听腻了福奇、伯克斯等专家“疫情是大敌”这类不合心意、更被认为“不合选情”的老生常谈,特朗普需要一个“我的专家”挤走这些人,并堵上他们的嘴;而原本就对政治兴趣甚于公共卫生学的阿特拉斯,则借朱利安尼、库什纳等新老盟友的帮助,在特朗普面前适时出现,并心领神会地扮演了后者希望他扮演的一切角色,准确说出后者希望他说出的每句台词,成为了特朗普口中那位“最伟大专家”。
然而此举激怒了那些公共卫生和传染病领域的人士:稳健的福奇尚且能不失含蓄地调侃一句“我没法跟斯科特抢麦”,伯克斯却不满足于在熟人面前抱怨“阿特拉斯所说的一切都是错的”,而是直接敦促名义上的疫情应对“小组长”——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炒掉这个人”。当然,彭斯是不敢的。
更有甚者,连他在斯坦福大学的同事们也忍不住了:9月,78名斯坦福大学科学家签署公开信,指责阿特拉斯“许多观点、声明与已确认的科学概念相悖,这会削弱公共卫生当局的工作”。
他质疑戴口罩没用的推文被推特方以“不实”为由删除;他敦促美国疾控与预防中心(CDC)“停止让无症状者进行核酸测试”的做法,则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受到福奇和CDC负责人雷德菲尔德(RobertRedfield)的公开反驳。
哥伦比亚大学病毒学家拉斯穆森(Angela Rasmussen)的一段话堪称这类意见的概括:阿特拉斯“成功传播了不实信息,因为他对传染病的无能、无知,事实上间接造成了无数的新增新冠感染病例”。
事实也的确如此:在他辞职当天(11月30日),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所公布数据显示,全美累计确诊病例1352.2247万例,累计死亡26.7844万例,住院人数则是创纪录的96039人。他5月26日曾作为“优秀生”举例的、实行“佛系抗疫”的典范佛罗里达州,当时平均每天因新冠平均死亡30人左右,如今数字则已稳定在当时的5-6倍。
这位“货不对板”的“非传染病及公共卫生专家”最大的“工作业绩”和“在编理由”,就是在疫情方面不断说出特朗普愿闻爱听的话,他只是特朗普“予一人”的疫情顾问,特朗普要“歇”,他自然也不得不走。
公平说,他的政治专业素养远超过防疫专业素养:自11月中旬起,他已在公开场合屡屡无所顾忌地承认特朗普“已经败选”,连老朋友朱利安尼的“努嘴瞪眼”也不顾了。
正所谓:选前上月此宫中,总统专家相映红;专家不知何处去,疫情依旧笑春风。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