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重建利比亚 巴黎谈些啥  

重建利比亚 巴黎谈些啥  

重建利比亚 巴黎谈些啥

 

随着的黎波里的占领,和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开设逐步从班加西向的黎波里迁移,利比亚的战后重建提上议事日程。日前法国总统萨科齐宣布,将于9月1日在巴黎召开“利比亚重建国际会议”,讨论援助、恢复和重建问题,与会国将包括参战国和“金砖”国家。

事实上,有关重建的善后业已开始:一周来,“过渡委员会”政要们频繁出访,其中主席贾利勒抢在萨科齐去南太平洋出席运动会开幕式前访问巴黎,总理贾布里勒则匆匆赶赴罗马,会晤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其目的一是寻求解冻各国所冻结的、据称多达1700亿美元的卡扎菲海外资产,二是寻求国际社会援助,并参与重建。

联合国和各国对此也纷纷做出反应,除了巴黎的国际会议,土耳其也将在本周在伊斯坦布尔召开类似会议,由参与对利比亚军事干预的各国参加。美、德等国推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解冻利比亚资金,8月25日,在各方妥协下,联合国安理会解冻了15亿美元卡扎菲政府的资产,用于紧急人道主义援助。

利比亚战后重建最关键的,是恢复造血功能,即恢复被战争所损害的石油生产能力,据意大利安莎社报道,意大利埃尼公司已与班加西方面签约,将从下周开始逐步恢复其在利投资油气田的生产和出口,此前意、法等国石油专家业已赶赴利比亚,评估石油设施受损情况,及恢复产能的前景。法国和意大利合占战前利比亚石油出口量80%,埃尼则是在利比亚投资规模最大的外国油企,它们的动作,无疑令班加西当局吃下一枚定心丸。

那么,巴黎的重建国际会议,究竟能谈些什么?又能解决什么问题?

由于考虑国际观感,加之因经济衰退和债务危机,北约各国无意、也无力在重建利比亚方面独挑大梁、投入过多,因此希望其它国际社会成员多尽义务。欧盟外交事务负责人阿什顿日前表示,联合国应在利比亚重建和未来发展中起“主导作用”,而萨科齐特意邀请中国、俄罗斯、印度和巴西出席“9.1”会议,并强调不论是否参战国,只要应邀与会,就“都是利比亚的朋友”,意图借助这几个经济处境较好新兴国家的用意昭然若揭。就在会晤贾利勒之后、前往南太平洋途中,他还临时安排“空降”北京,花了5个小时与胡锦涛主席共进晚餐,会谈内容之一,自然是拉中国为重建出钱出力。

正如各国媒体和观察家所言,鉴于利比亚局势不稳,新政府能否迅速稳定局势,确保对安全的控制,避免无政府状态的出现尚无定论,即便最积极主张援助的英国,外相黑格也强调“稳妥”,尽管强调要进行援助,并提出10亿、20亿甚至30亿美元的总金额,真正准备以现金兑现的微乎其微,贾利勒曾要求25亿紧急援助、50亿解冻资金,这个“大单”,巴黎会议恐难满足。

利比亚拥有世界最低的负债率,公共债务仅占GDP3.3%,但经过内战后,利比亚满目疮痍,百废待兴,石油生产和许多公共基础设施被破坏,不少人家园被毁,财产受损。经合组织预测,2011年利比亚经济增长率将为-19%,而2012年则为-16%,经济过度依赖石油出口,石油出口又过度依赖自身经济也不景气的法、意两国,这些都是重建的不利因素。

不仅如此,近日围绕重建和战后安排,反对派各派发出了自相矛盾的声音。

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驻英国代表马哈茂德.纳库哈,和由反对派控制的“阿拉伯海湾石油公司”代表宣称,那些“曾对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采取敌对立场的国家”,今后将难以获得新的勘探特许权,这些国家包括印度、中国和俄罗斯,而稍后“全国过渡委员会重建领导小组”负责人马哈茂迪.杰哈尼却又表示,新政府将不但尊重卡扎菲时代所有合约,且“欢迎中国等国参与重建,不论投资、财政援助都欢迎”;加入班加西方面的前央行行长班达拉日前声称,利比亚未来的新政府资金充足,仅卡扎菲留下的黄金储备就达100亿美元,无须西方援助也能恢复,但贾利勒却在会见萨科齐时声称,委员会目前财政困难,连支付工资都成问题,要求国际社会紧急援助25亿美元,并解冻50亿美元被冻结的卡扎菲海外资金;部分反对派领导人宣称缴获大量粮食、药品和油料,足够的黎波里等地使用1年以上,因此没有外援也活得下去,但吉布利勒却刚刚在罗马表示,国际社会必须赶紧给利比亚提供援助,否则的黎波里等地就可能出现人道主义灾难,粮食、药品和油料会短缺,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很显然,反对派各派系缺乏整合,各说各话,传出不同的声音,这种莫衷一是的信息,将对各国的援助、参与重建决策构成干扰,日前南非就以“不能在非盟承认前解冻”为由阻挠安理会解冻15亿美元,并迫使美国同意在措辞上作出让步,许多非洲媒体都认为,南非此举是对此前“全国过渡委员会”部分人士对非盟的“不敬之词”略示薄惩。反对派必须尽快协调立场,在外交场合“一个声音说话”,否则类似的尴尬还会层出不穷。

从目前情况看,巴黎会议可能会略微给解冻提速,但不会太快。正如德国全球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安全问题专家伯勒所言,难保新政府不会用石油的收入来贿赂亲信,而人民不能受惠,因此不论援助或解冻都要谨慎。卡扎菲在海外被冻结的资产据称多达1700亿美元,但8月25日,在各方妥协下,联合国只解冻了15亿美元,用于紧急人道主义援助;在意大利,冻结资金据说有80亿,而日前开始解冻的仅3.5亿,个中缘由,很大程度上便在于,各国唯恐新政府“自肥”,产生新权贵,造成新问题,因此宁肯细水长流,有所控制和约束。

至于投资和重建,除了那些战前即展开、非恢复不能挽回或减少损失的(如埃尼),新项目、新投资的步伐会十分谨慎,毕竟,利比亚的战事尚未真正结束,反对派迄今也未能拿出强有力的证据,表明他们有能力恢复并维持该国的和平、稳定与秩序,而非如某些悲观论者所言,令该国陷入漫长的混乱和无政府状态中。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