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法国总统马克龙新冠确诊:当“特例”在疫情面前一一被击得粉碎

法国总统马克龙新冠确诊:当“特例”在疫情面前一一被击得粉碎

对从年初肆虐至年尾的新冠(Covid-19)疫情而言,12月17日堪称一个特别的日子:这天稍早,瑞典官方正式承认,自己曾高举的“另类防疫”(基本上相当于“不去防疫”)思路“被事实证明是方向性错误”);几小时后,一直对他国先验有效的防疫经验花样宣泄不满、不久后就将“失业”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因“密接”被隔离;最晚也最火爆的消息,则是近期在国际暨欧洲政治经济舞台常常积极“抢戏”的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当天稍晚被确诊和“官宣”新冠阳性。
当天法国总统府爱丽舍宫发布的新闻稿称,马克龙当天感觉出现“症状”,随后立即进行了RT-PC核酸测试,并被立即确诊为新冠患者。
近几天马克龙可谓行程满满:12月14日,他和老朋友、西班牙首相桑切斯桑切斯(Pedro Sanchez)为经合组织(OECD)成立60周年系列活动在巴黎碰面,并共进了午餐;12月15日,他召集议会党团领袖共进工作午餐,几乎所有法国主要政党领袖都出席了午餐会;12月16日,他召集了部长联席会议和国防委员会会议,总理卡斯特克斯(Jean Castex )、法国国民议会(下院)主席费朗(Richard Ferrand),法国上院议长拉谢尔(Gérard Larcher)以及几乎所有部长、高级幕僚和许多政党领袖都参加了会议,随后总理等人还出席了国民议会听取政府“新冠疫苗战略计划”的听证会;原本照计划,12月17日法国参院也将举行这样一个听证会,卡斯特克斯将代表政府作陈述性发言;原本照计划,下周马克龙将飞赴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和驻黎巴嫩的法国士兵及联合国驻黎巴嫩临时维和部队官兵共同庆祝圣诞节和新年,然后与黎巴嫩领导人进行近期的又一次高级别会晤,以彰显法国在黎巴嫩的强大存在感。
然而随着马克龙的确诊,一切都乱套了:他本人被宣布“自即日起隔离”,作为密接者的卡斯特克斯、费朗,第一夫人布里吉特(Brigitte Macron),甚至西班牙首相桑切斯也都因“密接”而“陪绑”(他们最新核酸测试结果都是阴性);“黎巴嫩计划”被取消,所有工作都改为在线完成;17日上午在法国参院举行的“新冠疫苗战略计划”听证会,代表政府作陈述性发言的也不是被隔离起来的总理,而是卫生部长韦兰(Olivier Véran)。
原本,在来势汹汹的“第二轮疫情”面前,马克龙和法国政府试图竭力表现得好整以暇:12月14日,正当他和在欧洲疫情应对方面观点高度接近的老伙伴桑切斯碰头之际,爱丽舍宫发言人严肃地对《费加罗报》等几家法国主要传媒表示,“总统经常进行核酸测试,每次都是阴性,万无一失”;12月16日,欧盟传出“27国在同一天开始接种新冠疫苗”的共识达成,这一天被定在12月27日——但法国旋即被传出要拖后一日,因为27日是星期天,“法国人在星期天是不工作的”。
自第一轮疫情开始起,欧美许多国家总要竭力表现出自己是“特例”:亚洲国家提出“应戴口罩、减少‘密接’”,他们就宣扬“多洗手”,主张“群体免疫”;亚洲国家表示“应测尽测是关键”,它们却闪转腾挪、推三阻四,迟迟不肯全面普及核酸测试,扩大测试范围。在“二次疫情”(个别国家已是“三次疫情”)卷土重来,且势头迅即超过“一次疫情”后,不少欧美国家开始反省、改变,但这种反省和改变却似乎是不情不愿、迫于时势的,因此往往表现得进二退一、且战且走。
以马克龙和法国为例,既在欧洲较早地实行部分和全国性防疫紧急状态,退出一系列疫情限制措施,又多次强调“无法阻止法国人外出”,许多“限行”举措流于形式;既承认“对确诊、‘无症状’和‘密接’者隔离在防疫中的重要性”,又“任性”地将国际标准的14天隔离缩短为7天(他自己和周围高官们就“享受”了这一“待遇”)。不仅如此,明明本人已确诊,爱丽舍宫却擅自修改“密接”标准,明明15日和16日的会议,法国高级政要冠盖云集,但只有坐在马克龙左右一两米范围内的总理、国民议会议长和两位政党领袖(法国社会党的拉保尔Valérie Rabault,和“独立中右翼运动”领袖贝歇Olivier Becht)被通知需要“陪绑”,其余与会者都接到“你们不算‘密接’的通知,从而大多数又出现在17日的国民议会听证会上。
很显然,包括马克龙在内,法国朝野仍不愿彻底放下所谓“法兰西的自尊和架子”,百分百正视这场疫情,正视其它国家用生命换来的防疫经验教训,他们仍幻想着“与众不同的特例”可以少付出代价却多获得防疫成果,仍憧憬着包括“年末商业红利”和“欢乐平安夜”、“跨年派对”之类不合时宜的东西,并“脑补”着在圣诞-新年假期前夕放松管制(尽管实际上现行管制也不过如此)的“美好一刻”。
正因如此,法国才在“二次疫情”后录得了欧洲第一、世界第五的疫情数据:卫生部12月16日数据显示,当日法国新增确诊17615例(前一天为11532例),新增死亡292例,Geodes网站显示,共有2840名重症确诊者在ICU监护(前一天为2871名),截止当日,法国累计确诊2409062例,累计死亡59361例,百万人口染疫数高达36658例(这个数据超过欧洲大部分国家、巴西和印度,在较大国家中仅次于美国、西班牙等)——也正因如此,人们至今不知道,“周一还测试结果阴性”的马克龙,是如何“中招”的。
“多头不死、跌势不止”,当“特例”在疫情面前一一被击得粉碎之际,欧美许多政要似乎将最后的“特例幻想”寄托在平安夜后将驾着驯鹿、唱着“铃儿响叮当”从天而降的疫苗身上——但此时此刻他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一个现实:且不说刚在个别国家开始的疫苗接种已出现一系列危险的不良反应症状,且不说疫苗供应缓不应急、接种在短时间内无法普及,至今全球所有已知新冠疫苗,没有一种真正走完全部正常测试审批程序,一种都还没有。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