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波音737MAX的小麻烦和波音的大麻烦

波音737MAX的小麻烦和波音的大麻烦

2018年10月29日和2019年3月10日,两架分别隶属于印尼狮航和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的波音737MAX客机先后坠毁,导致两架客机上共计346名乘员遇难。2020年9月16日由美国国会运输部公布的、长达245页的调查报告显示,波音公司为“抢进度”,采用欺诈手段快速通过美国联邦航空安全局(FAA)的审查程序,在波音737MAX这一重大改型上,用不成熟的电传防失速系统(MCAS),替代更耗时的飞机气动外形修改,并在飞行员训练和飞行手册等信息资料编写上偷工减料,导致客户及其飞行员对MCAS系统不熟悉、对其某些可能导致严重后果的隐患一无所知,最终酿成了上述两次机毁人亡的惨祸。在这起“人祸”中,波音利用自己“大到不能倒”的规模地位有恃无恐,肆意挑战监管,包括FAA在内的监管机构和美国联邦、地方政府惟恐对波音照章办事会伤及本位利用,将性命攸关的监管尺度视同儿戏,甚至将FAA部分审批程序外包给波音,让后者既当球员、又做裁判,最终酿成这两杯举世震惊的苦酒。
迫于各方强大压力,2019年3月14日,FAA下大了对波音737MAX的停飞令,但出于“美国第一”和“保就业”、“保市场”等因素,此后20个月里,各路游说集团不断运作,当政的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也十分卖力,千方百计推动该机型复飞。2020年11月18日,停飞20个月零4天的波音737MAX终于被FAA放行,重新飞上了蓝天。
FAA“松绑”,接下来便是说服各国航管部门和航空公司买账。美国国内各航空公司普遍以该机型担纲国内航班,对禁飞令给自身在新冠(COVID-19)疫情期间经营所造成的巨大影响早已忍得不耐烦,但囿于乘客情绪,并不敢在俗称“洋春运”的圣诞-新年假期前轻易恢复该机型的商业飞行,促使美国政府和波音将运作方向转向境外。
由“拉美特朗普”博尔索纳罗当家的巴西第一个作出积极回应:当地时间12月9日,巴西戈尔航空在事先未通知乘客情况下,用一架波音737MAX执行了圣保罗至阿莱格里港的Gol4104航班,尽管此举事后遭到巴西舆论和民间激烈批评,但戈尔航空运营经理佩雷尔(CelsoFerrer)仍对“我们比美国达美和美国航空更早复飞”表示“自豪”。该公司目前有7架波音737MAX,但与许多国际同行不同,他们即便在禁飞令期间也仍然“押宝”波音737MAX,140名飞行员赴美进行改装该机型培训,目前有20架已完成、待交付的该机型,还有多达95架的订单被确定。
力图“再接再厉”的美国政府和波音随即向其邻国、各方面严重依赖美国的加拿大施压,迫使加拿大联邦运输部于12月18日批准解除禁飞令。但这一“解除”仅限于“技术飞行”,必须待其国内各拥有该机型的航空公司、机组人员工会一致同意“放行”,方能恢复商业运营。原本联邦运输部计划在2021年1月召开“说明会”,对这些航空公司和工会进行说服。
但就在这时,波音737MAX又出事了。
北美时间12月22日,属于加拿大航空公司的一架波音737-8 MAX从美国亚利桑那州马拉纳起飞,拟飞往加拿大城市蒙特利尔。这是一次非商业性飞行,机上只有3名机组人员。
起飞不久,飞行员就收到“左侧发动机液压下降”的警告,被迫关闭该发动机,备降到距马拉纳仅30公里的图森机场。尽管波音和加航竭力淡化事件,但所谓“非商业性定位飞行”如此虎头蛇尾、半途而废,着实灰头土脸。在3天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波音公司代表面对群起诘问的记者,选择“踢皮球”给加航代表;后者虽淡定强调“该机型设计时就考虑到单发巡航和降落,因此平安无恙”,但尴尬之色溢于言表。
 
加拿大目前有加航(Air Canada)、西捷(Westjet)和Sunwing三家航空公司拥有波音737MAX机队,已停飞21个月之久,成本压力巨大。但“3.10”空难中有多达18名加拿大公民遇难,该国国内对复飞波音737MAX十分敏感,不论此次中辍的“非商业性飞行”是否如波音所暗示的“小麻烦”,都可能打乱该机型在加拿大恢复商业运营的时间表,从而给波音“让波音737MAX早日在全球范围内全面复飞”的如意算盘遇到“大麻烦”。
要知道,作为全球仅有两大民航飞机制造巨头,作为“美国制造”王牌中的王牌,波音737MAX在停飞前,订单数和交货量占其总量的2/3,两次致命事故和随后监管丑闻曝出后,不到两年间共有653个该机型订单被取消。尽管在停飞期间仍偶有巴西戈尔、爱尔兰瑞安(12月初刚刚订购75架,为停飞期内最大订单)这样的“死忠”下单,却终究是杯水车薪。
照原计划,美国航空应于当地时间12月29日进行波音737MAX复飞后的首次商业飞行,这也是美国本土的首次。但在加航同型飞机“小麻烦”后,美国航空不论是否照计划行事,都可能面临不测的市场风险。
瑞安航空之所以敢在欧盟尚未对波音737MAX“放行”前下如此大订单,是押宝2021年1月欧盟大概率会“放”。加航“小麻烦”会不会惹来欧盟推迟放行的“大麻烦”,并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目前也还是个未知数。
波音的问题还不仅限于波音737MAX一种:今年9月,波音家族的新锐——波音787被加航、新加坡航空、美联航、摩洛哥皇家航空四家航空公司曝出后机体发现两处明显结构问题,可能削弱机体强度,使之无法承受诸如剧烈湍流之类极限压力,从而引发失事风险,此后波音公司自己公布了第三处结构问题,该问题位于后机体与水平尾翼结合部。上述隐患迫使FAA展开专项调查。12月中旬,专项调查后续结果显示,这一缺陷并非如此前波音公司所暗示的“可能是全球分包商所生产的零部件有质量缺陷”,而是波音位于美国本土(华盛顿州西雅图市,和南卡罗莱纳州查尔斯顿市)的两家总装厂在装配流程中瑕疵所致,且不仅局限于后机身,而是可能危及飞机所有结构。
波音787是波音另一个热销主力机型,目前仅投入全球商业航线的总架数就高达997架之多,如果波音737MAX一波未平,波音787一波又起,不仅波音吃不消,作为美国航空工业最精密的代表性作品,波音客机一直是“美国制造”的象征,这个脸不论行将卸任的特朗普,或即将接任的拜登都丢不起,因此可以想见,未来美国政府将竭力配合波音公司,争取维持波音737MAX“商业性复飞”的时间表和节奏不便。
但这又谈何容易!且不说诸如加航飞机紧急降落这样的“小麻烦”会否接二连三,会否引发波音的“大麻烦”,如今新冠疫情仍在全球肆虐,全球人流、物流已被各国防疫措施切割得七零八落,波音乃至美国再如何“大到不能倒”又岂能逆势而上?今年以来特朗普在美国防疫问题上一再逆势而为的结果,不是明摆在那么?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