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美国对法德商品加征关税:“最后一战”?

美国对法德商品加征关税:“最后一战”?

1月11日晚,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US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宣布,对来自法国和德国的部分商品加征关税。这或许是特朗普(Donald Trump)1月20日卸任前,对欧盟国家挥出的最后一记“关税大棒”。
飞机零部件和葡萄酒
这项决定最早是在2020年12月30日,由美国首席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所宣布的,新的税则自美国东部时间2021年1月12日12时01分,即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7时01分开始实行。
具体而言,来自法国、德国两国的飞机零部件(包括机身及机翼组件)将被加征15%关税,酒精度数高于14°的法国和德国葡萄酒、起泡酒(不包括香槟)、蒸馏酒,以及部分干酪将被加征25%关税。
美国和欧盟国家围绕民航客机的波音-空客之争持续多年,双方互不相让,且均以“对方实行国家补贴”为由相诘难。2004年,美国以此为由将欧盟告上WTO仲裁庭,一年后欧盟也如法炮制。特朗普上台后,转而试图采用关税壁垒这种“简单粗暴”方法解决问题,自2018年起已对欧洲输美葡萄酒加征25%关税,欧盟则同样以关税壁垒反击。2019年10月,美欧双双在WTO申诉中胜诉,这意味着美国可以对欧洲输美产品加征总额75亿美元关税,但欧洲也可以对美国输欧产品加征总额40亿美元关税。由于近几周双方谈判毫无成果,最终导致美方“最新一棒”的挥出。
除了民航飞机,美欧自特朗普上台后贸易关系日趋紧张,“跨大西洋自贸协定”久拖不决,美国却接连对欧实施了多波、多层面关税壁垒“突袭”,而欧盟正加紧落实、直指“互联网巨头”的“数码税”,则被普遍认为“正中美方要害”,被激怒的特朗普和莱特希泽一度表示,将自今年1月6日起,对法国输美手袋、箱包征收25%的惩罚性关税,以报复法方积极推动“数码税”的行动。
由于1月6日发生了特朗普狂热支持者冲击美国国会大厦的突发事件,特朗普及其政府在很大程度上“虚化”,1月7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宣布“暂停”征收前述针对法国输美手袋、箱包的惩罚性关税,令人们一度相信,1月12日的所谓“空客税”也未必会如期到来——很显然,他们想错了。特朗普及其团队即便到了最后一刻,也绝不会轻易放出在关税问题上“最后一战”的念头。
 
给拜登埋雷 让“自己人”添堵
 
许多分析家均指出,特朗普及其团队之所以直到最后时刻仍在关税壁垒问题上不依不饶,且大有“越战越勇”之势,很大程度上出于“给拜登(Joe Biden)埋雷”的考量。
拜登及其“影子首席谈判代表”戴伊(Katherine Tai),当选形势明朗后均表示“恢复跨大西洋伙伴关系”是新政府当务之急,缓和彼此间贸易纠纷至关重要,而要做到这点,首先必须避免采取任何进一步的、针锋相对的关税及非关税壁垒行为。特朗普和莱特希泽在卸任前夕仍争分夺秒、加班加点落实对欧惩罚性关税,无疑会给继任者带来极大麻烦:拜登和戴伊上任后若迟迟不能缓和美欧贸易争端,不仅特朗普及其追随者会横加责难,原本寄托希望的商界、业界也会大失所望;反之,若拜登-戴伊上任后很快取消这些刚刚加上的关税,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早已准备好的“妥协投降”、“背叛美国公民利益”大帽子,就会劈头盖脸地砸将过来。
然而美国商界和业界经营者、普通雇员,乃至美国消费者却并不见得领情。
以“焦点之焦点”空客飞机而言,2020年因疫情关系,是民航飞机交付的“小年”,即便如此,空客位于美国阿拉巴马州莫比尔的总装厂,仍然向客户交付了40多架A-320客机,关税的提高在短时间内虽不会对莫比尔总装厂的客机装配构成影响(因为客机生产会提前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备料),但长远看将令该厂组装的客机因原料成本大增、价格上毫无竞争力,空客公司“关税提高将适得其反,只会损害美国工厂和工人利益”的说法虽是一家之言,却不无道理,毕竟波音-空客之争是全局性、全球性的,这样的招数杀敌一千,自损一千,实属无谓。
酒类的问题则更大。
正如美国葡萄酒贸易联盟(U.S. Wine TradeAlliance.)主席安内夫(BenAneff)等所言,一年半前的第一轮“25%”,主要由美国进口商、中间商和餐饮零售企业消化,法德葡萄酒在美国市场的价格涨幅只有5-7%,市场可以勉强接受。但如今时过境迁,新冠疫情肆虐导致餐饮、旅游、酒吧等高档酒终端经营惨淡,再无力消化第二轮“25%”的成本增加。加州希德斯堡酒商、Valkyrie Selections联合创始人格拉夫(Steve Graf)断言,关税增加后,一瓶法国勃艮第Pascal Clement,入门级霞多丽葡萄酒在美国售价,将从现在的30美元/瓶涨至44美元,“这根本没法销售”。
针对特朗普-莱特希泽“这将促进美国本土葡萄酒生产和销售”的辩词,加州和亚利桑那州业者提出了尖锐的反驳。亚利桑那图森酒商、Circo Vino创始人兼合伙人贾拉斯维罗杰(Sariya Jarasviroj)称,因为疫情及防疫应对,2020年其销售额锐减一半,“加税等于连环击”,而酒类市场研究专家、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供应链管理学教授查图尔韦迪(HendendraChaturvedi)则指出,特朗普-莱特希泽的想法简直是异想天开——且不说作为全球疫情最严重地区,加上山火肆虐,美国2020年葡萄酒生产很不正常,即便正常,“高端葡萄酒是认产地和品牌的特殊市场,法国勃艮第霞多丽酒的发烧友无论任何情况,都不会用加州霞多丽鱼目混珠”,如此一来,倒霉的将只有美国的“葡萄酒链条”,从进口商、中间商、零售商,直到餐厅、酒吧、消费者。
美国葡萄酒贸易联盟的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结论:2019年“第一个25%”落地后,法国葡萄酒的出口反倒同比增长2.77%——因为其对华出口同比增加了35%。这意味着倘若美国政府的初衷,是借打压法国葡萄酒出口施压,促其在诸如波音、甚至“数码税”方面就范,那么这一施压将适得其反,不仅对欧洲国家无关痛痒,而且会加速其与美国市场、经济“脱钩”的进程。
 
恐远非“最后一战”
 
此刻,美国受此轮追加关税影响最严重的餐饮、酒业经营者正纷纷联名致函拜登“影子政府”,敦促其就任后“尽快回摆”。
然而这未必现实。
1月11日,美国部分资深贸易问题专家、法学家由休斯敦布雷斯维尔国际律师事务所(Bracewell LLP)牵头,举行了“拜登会否积极取消特朗普时代对外国产品加征的关税”专题研讨会。与会者近乎一致认为:不见得。
多位与会专家指出,拜登及其团队在11月3日后,对是否取消特朗普时代多达232项的“贸易战关税”始终三缄其口,接近其团队人士指出,后者有意“待价而沽”,一方面尽可能守住“来之不易的成果”(反正得罪人的事是特朗普干的),另一方面借此和贸易对手讨价还价。不仅如此,民主党事实上较共和党更热衷关税壁垒,拜登团队中充斥的“老将”们,未必抵挡得住党内民粹派、尤其近年崛起的少壮民粹派“保护本国劳工”压力。
不仅如此,1月6日及后续发生的事件,令更多国家坚定了“信息自主”理念,这意味着“数码税”将更普遍、更严厉,而非相反,也意味着美国和欧盟(或许不止欧盟,事实上莱特希泽近期就此相继指责了意大利、印度、土耳其等许多国家)间存在着持续不断的贸易纠纷“爆点”。
在这种情况下,拜登团队“既想守住关税、又想改善贸易关系”的如意算盘,恐怕是打不通的——换言之,1月12日的对欧惩罚性关税即便是特朗普时代的、也远非美国的贸易战“最后一战”。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