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突尼斯选举:能否带来“第二春”  

突尼斯选举:能否带来“第二春”  

 

突尼斯选举:能否带来“第二春”

 

突尼斯并非本轮中东变局中第一个爆发示威的国家,但毋庸置疑,去年12月27日,西迪布宰德(Sidi Bouzid)小贩巴济济(Mohamed Bouaziz)的自焚不治,是“阿拉伯之春”的标志性起点,而今年1月14日晚,统治该国23年之久的本.阿里(Zine el-Abidine Ben Ali)不辞而别,流亡沙特阿拉伯,成为“阿拉伯之春”中倒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

尽管过渡期比当初所承诺的要漫长许多,原定60天内举行的立宪会议选举,竟一直拖到10月下旬才最终完成,但这毕竟是“阿拉伯之春”爆发后,中东、北非的第一次民主选举:10月23日,立宪选举在独立机构监督下拉开帷幕。

从目前情况看,选举过程和平而有秩序,且不论参选者还是选民都表现得十分踊跃。参选方面,几十个政党、1.1万名候选人争夺立宪会议217个席位,也就是说,大约50名候选人中才能有一人当选,竞争之激烈,在全球范围内和世界选举史上都是罕见的;投票方面,全国约700万适龄选民中,登记参与投票者多达440万以上,投票率高达约62%,也是相当可观的数据。作为整个中东、北非穆斯林地区最西化、高等教育和互联网普及率最高的国家,突尼斯人表现出令人刮目相看的政治素养和选举参与热情,表现出布尔吉巴-本.阿里前后57年威权统治后,民众对政治自由的渴望。

随着埃及穆巴拉克政权倒台后的长期动荡和令人担心的教派暴力对抗,以及利比亚政权更迭过程中的血腥、杀戮和以暴易暴,当初对“阿拉伯之春”的普遍讴歌、赞叹和激动,正越来越多被失望、狐疑和困惑所替代,人们如今已开始清醒地意识到,推翻专制并不必然产生民主,旧威权体制的颠覆,也不必然诞生一个自由、平等、各部族教派和睦相处的大同世界,在传统积淀深厚、各种矛盾错综复杂的阿拉伯世界尤其如此。突尼斯开风气之先,又几经波折,第一个完成选举,人们当然期待这次选举能再度让人鼓起对“阿拉伯之春”的信心和美好情感,期待突尼斯的平稳过渡,能给阿拉伯世界带来“第二春”。

尽管政党林立,候选人多如过江之鲫,但明眼人都知道,真正的争夺,发生在突尼斯复兴党(Nahda)和突尼斯民主进步党(PDP)之间,前者历史悠久(1981年成立),但因坚持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而长期被本.阿里宣布为非法组织,领导人拉希德.格鲁希(Rasheed Ghannouchi)流亡英国20年,“茉莉花革命”后才返回祖国;后者则是本.阿里时代承认合法存在的3个反对党之一,领导人沙比(Ahmed Néjib Chebbi)曾在本.阿里倒台后的“过渡政府”中短暂担任地方发展部长,但很快响应其它反对党的号召挂冠而去,该党世俗色彩浓厚,但与旧体制瓜葛较多。

选前,PDP主打“专业”、“世俗”两张牌,并以复兴党的原教旨色彩和埃及穆斯林兄弟会背景作为主攻方向;复兴党则主打“温和穆斯林”牌,党领格鲁希不但让女儿英迪莎冲到助选一线,显示对妇女参政的认同,还明确打出“不实行教法治国、不搞伊斯兰政体、尊重妇女权利”的竞选纲领。从初步选举结果看,“温和穆斯林”的主张得到更多认同,复兴党已宣布获得40%以上议席,鉴于本次选举小党林立,这一结果几乎已确定了该党在未来突尼斯政治生活中的支配地位,而PDP则已承认败选。

号称“最西化阿拉伯国家”的突尼斯,何以会认同复兴党的“穆斯林化”(尽管是温和的)主张?

首先,突尼斯毕竟是个穆斯林和阿拉伯国家,传统和社会上对宗教认同感一直很高,布尔吉巴-本.阿里时代仅仅是用威权加以压制,一旦威权消失,宗教影响回潮是顺理成章的事。

其次,复兴党虽有原教旨传统和兄弟会背景,但此次刻意放低姿态,赢得多数选民好感。不仅如此,本.阿里在位时为推行世俗化,曾将妇女戴头巾和男人去清真寺礼拜都当作“落后行为”加以惩办,正所谓物极必反,当本.阿里终于垮台,一切和本.阿里对着干的自然成了“天然正确”的东西。这种逆反心态,无疑也为复兴党加分不少。

如果复兴党真能兑现承诺,主导突尼斯实现“阿拉伯之春”后第一个平稳过渡,并进而成为突尼斯新的民主政治生活的参与者、维护者,则被埃及科普特教堂之火、利比亚各地杀戮和硝烟弄得有些黯然失色的“阿拉伯之春”,就可能在一个成功范例的带动下,焕发出第二春。

但问题未必如此简单:按照选举归程,此次产生的仅仅是立宪会议和过渡首脑,而立宪会议的主要使命,则是制订新宪法,根据新宪法组织的正式选举,及正式国家元首的产生,至少还要等一年,也就是说,选举中大胜的复兴党,其实并未真正上台。长期的在野、流亡和受压制,足以让格鲁希等人为胜选不惜承诺一切,而一旦果真牢牢把握政权,格鲁希这个早在伦敦就迫不及待喊出“为民族勇挑重担的机会到了”的政治人物,会不会悄悄抹去“穆斯林化”前面的“温和”二字?

“茉莉花革命”的起因是突尼斯失业率居高不下,大批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人找不到理想的工作,以及经济形势不佳。如今大半年过去,就业和经济并无起色,突尼斯经济严重依赖欧盟,而欧盟却陷入债务危机自身难保,如果在未来一年里,经济形势依旧如此严峻,突尼斯社会和民众,又会给新的领导班子多少耐心?

无论如何,选战总比开战好得多,不但突尼斯人,全世界关注中东、北非局势的人们都希望,突尼斯的选举不仅有良好的过程,也能给突尼斯人民带来良好的结果,并为“阿拉伯之春”带来第二春。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