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华尔街还能“占领”下去么  

华尔街还能“占领”下去么  

 

华尔街还能“占领”下去么

11月16日,“占领华尔街”运动遭到突如其来的挫折:当天凌晨,数百名纽约警察以“不得在公园内露营”为由,对在祖科蒂公园安营扎寨的“占领”者进行“清场”,将大多数“占领”者驱逐,坚持不肯退出的200多名示威者则被警方拘捕。

从“占领华尔街”运动爆发第一日起,共和党北京的纽约市长布隆伯格便毫不掩饰其对“占领”的反感,和“清场”的决心,10月中旬,他曾通过祖科蒂公园业主——布洛克菲尔德基金会,以“公园清扫”的名义试图赶走示威者,但未能成功;此次蛰伏近1个月后突然行动,准备是比较充分的:公园业主方面首先出面表示“公园规定不得扎营”,而后布隆伯格出面谴责“占领”者“破坏公共秩序”,强调“是市政府而非公园业主要执行清场”,继而“占领”方上诉至纽约州高等法院,试图获得禁制令,让“占领”能够继续在祖科蒂公园延续,却被法官迈克尔.斯托曼以“在公园露营不属于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言论自由保护范畴”为由驳回。布隆伯格的女友便是布洛克菲尔德基金会的董事,高等法院的裁决则表明,市府早在法律层面做好了应讼的准备,而布隆伯格主动揽责,则更向外界彰显了自己的“清场”决心不可动摇。

“占领华尔街”是9月17日爆发,至清场恰好两个月差一天。之所以拖延如此之久才有所行动,和美国错综复杂的政治形势有关。

“占领”的背景,固然是失业率高企、贫富悬殊,以及底层人士对华尔街金融寡头的积怨,但这次运动并非如一些人所言,是仿效“阿拉伯之春”的群众性反政府运动,恰相反,其一开始甚至表现出某种“亲政府”色彩: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占领华尔街”者喊出的,许多都是奥巴马想喊却不敢大声喊,想做却一直被国会和共和党牵制而不能做的事,如“对富人增税”、“给华尔街套上笼头”,及加强总统和政府干涉经济的职权等,他们甚至曾建议奥巴马成立一个超越国会的“总统委员会”,以遏制议员们和捐款的华尔街巨头们间的利益关联。从某种意义上,这些“占领”党有些类似早先兴起的“茶党”,即试图借民意之名,逼迫某个政党和部分政治家迁就自己的政治诉求,只不过“茶党”绑架的目标是共和党,而“占领党”则是民主党和奥巴马政府。

由于应对巨额赤字、债务和高失业率无力,奥巴马的支持率节节下滑,已到了十分危急的时刻,2010年中期选举丢掉众院控制权,更令他们对明年的大选不敢掉以轻心。当初的中期选举,原本声势衰弱的共和党在“茶党”民粹的助推下创造了在众院翻盘的奇迹,这不免让部分民主党人产生了“有样学样”的念头,希望利用平地起风雷的“占领党”,帮助民主党挽回大选颓势。

正是出于这一背景,“占领华尔街”运动开始后一段时间,自奥巴马以下,许多民主党政要、政府要员,相继发表了同情示威者诉求、借机敲打共和党的讲话,奥巴马曾在公开场合表示,抗议者的愤怒“是可以理解的”,因为“美国人民知道,并非每个人都那么守规矩,而华尔街就是不守规矩的典范”。10月5日“穿越党”的万人大游行,15个主流工会介入其中,而众所周知,工会和民主党关系密切,更是奥巴马入主白宫的大功臣。

在这种情况下,共和党显然不可能退让,因为向“穿越党”退让,便等于向民主党退让。但此时共和党内初选如火如荼,将太多精力牵扯到对付“穿越党”显然不现实;整个10月份,“占领”运动声势浩大,号称蔓延到全美国1600多个城镇,以及世界多个国家,在这种背景下一味用强,不仅各市镇间会发生不协调(不是每个市镇都由共和党人控制),且很容易被民主党扣上“压制民意”的大帽子。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发生了缓慢但明显的变化。

首先,“占领党”的“正义色彩”在消褪。行动之初,许多人出于对贫富不均等的痛恨,对“占领”表现出支持和理解的态度,但“占领”的日子一天天过去,不少人开始发现,“占领党”鱼龙混杂,诉求杂乱无章甚至自相矛盾,而一些响应“占领”的外国城市,所提的口号更是莫名其妙(如有人在本就税赋很高、银行监管十分严格的加拿大高呼“加税”、“加强银行监管”等“占领华尔街”口号,就被当地媒体斥为“滑稽和荒唐”),加上扎营带来的种种弊端不断曝光,如吸毒贩毒、性淫乱、污染环境。在温哥华,一名有吸毒前科的女示威者猝死,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一名“占领”者因面对警察拔枪而遭击毙,而在华盛顿,则更发生了“占领”者向白宫连开两枪的非常事件。在这种背景下,对“占领”运动的同情、理解声音减弱,而不满的声音开始增强。

其次,政治家的意见在悄然统一。

10月中旬,“占领”运动开始蔓延到首都华盛顿,这成为一个转折点:此前,奥巴马政府和民主党人对“占领”持明显同情态度,因为“占领华尔街”发生在共和党人的地盘,如果弹压不力,是共和党治政无方,不能安定一方社会,若弹压得力,则正好扣上钳制言路、镇压人民的大帽子。如今“占领”发展到首都,一切都变成联邦政府的责任和脸面,情况就截然不同。不难看出,自那之后,曾争先恐后表示“同情示威者”、“谴责华尔街”的民主党政要转趋沉默,而一度跃跃欲试的各大公会,也悄然从“占领党”身边消失。不仅如此,在美国和美国以外,曾有一些由左翼控制的市镇,当地政府对“占领”表现出较多宽容、甚至同情,但随着“占领”扰民的增多,这种宽容、同情也变得越来越少,甚至早在纽约“清场”前,一些地方已迫不及待提前动手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占领党”的诉求其实并非社会主流民意。许多人并不认同“占领党”所开出的“大政府”和福利国家倾向明显的药方,认为这和“美国梦”的传统和美国人“抗税天然有理”的民风背道而驰。尽管经济不景气,但美国仍是中产阶级为主的社会,对“占领党”的愤怒有同感者固不少,认同“占领”的却并不多,美国有几亿人口,但“占领”运动折腾近两个月,波及面虽大,真正卷入的人数却有限得很,其中还掺杂着不少流浪汉、因其它诉求而加入示威的人士,以及不论什么热闹都会掺和一把的行为艺术家。

此外,北美大部分地区、尤其“占领”的中心纽约业已入冬,扎营者士气下降,行动能力降低,人数也大为减少,选择此时“清场”,阻力也会更小一些。

“清场”完成后,示威者很快再次回到祖科蒂公园(但未携带扎营工具),并在纽约市下城多处封堵接到,甚至与警方发生冲突。在其它多个城市,类似的对抗和冲突也有爆发。

但从大趋势看,“占领华尔街”运动声势已趋衰弱:纽约的“清场”让原本意在鼓舞士气的“两周月全球庆祝活动”流产,法院的裁决更让长期扎营师出无名,政客和工团的远离,自身诉求的庞杂,更让这项运动找不到足以长期凝聚支持和人心的主脉。

天气已一日冷似一日,感恩节、圣诞节和元旦等美国人最为看重的“年假一月”又将开幕,瑟瑟寒风,行色匆匆的人流,都将成为“清场”的助推器,和“占领党”的无声杀手。

“占领华尔街”作为一种姿态,不会轻易结束,甚至还可能再兴几个波澜。但毋庸讳言,它的高潮业已过去。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