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默克尔和萨科奇的“老友记”  

默克尔和萨科奇的“老友记”  

默克尔和萨科奇的“老友记”

2月6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事先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和法国总统萨科奇联袂出镜,宣布支持后者连任,并直言不讳地表示,自己不希望看到萨科奇最强劲的对手、社会党总统候选人奥朗德上台。对此欧洲媒体震惊之余,纷纷调侃这对“老友”的“感情升华”,甚至将二人合称为“默科奇”,是“欧洲第一政治夫妇”。
对于默克尔的示好,刚刚(2月15日)正式宣布参选连任的萨科奇自然“受宠若惊”,他称自己和默克尔“相处越来越好,立场越来越一致,彼此越来越了解”,是“朋友加盟友”的关系,且“这不仅是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更是法德两个国家间的感情”,总统府发言人弗兰克也称,萨科奇和默克尔关系的亲密,象征着法德两国的命运相连。总之,这是好得不能再好的事。
然而对默克尔的“示爱”,德国方面却颇多不以为然之声,媒体则更纷纷表示“太过分了”。在这些反对者看来,将两国关系押宝在一个人身上,着实有些太过浪漫——尤其这人还是萨科奇。
法国方面则反应不一。
执政党方面对这个横空出世的强势“恋人”惊喜莫名,总理菲永称之为“志同道合的自然真情流露”,法兰西国民大会(下议院)主席贝尔纳.阿夸耶则认为,这段“老友记”再正常不过,是“两个欧洲盟国间共同民主价值观的体现”,萨科奇阵营中只有总统特别顾问亨利.古艾诺表示“保留”,理由是“让外国领导人插手本国政治不太合适”。
反对党则毫不客气。社会党前总统候选人罗亚尔讽刺道,这一对不是恋人,而是“默克尔教授”和“萨科奇同学”,不幸的是这位“同学”还是个“差生”,经济作业一团糟;社会党总统候选人奥朗德的竞选经理、前法国电视二台负责人皮埃尔.莫斯科维奇则直言不讳地提醒热恋中的默克尔——倘若大选后入主爱丽舍宫的是奥朗德,您打算怎么办?中右派政党法国民主联盟总统候选人贝鲁也对“老友记”不以为然,他指出“法国不需要德国官方支持的候选人”、“德国总理不应对法国总统大选享有投票权”。
正如法国媒体所言,默克尔的这次“示爱”,的确有“假公济私”之嫌:他们本来是出席在爱丽舍宫举行的法德部长联席会议,并讨论诸如“法德统一税率”等一系列议题,结果却当众牵手、拥抱、贴面,等于为萨科奇站了一次竞选造势活动的台(尽管此刻离萨科奇真正成为候选人还有差不多10天),原本是国事活动,结果却被这对老友用来办“党务”,实在有些说不过去。萨科奇在事后不厌其烦地强调“那是法国和德国在拥抱”,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备受抨击——问题在于,人们在电视画面上看见的,明明是萨科奇和默克尔在拥抱。
其实这二位的关系原本并不怎么样,甚至可以说有些糟糕。
和萨科奇关系不错的法国报纸《新观察家报》2月7日刊出一篇《“我爱你”、“我也是”》的文章,勾勒出这对“不打不相识”恋人的“罗曼史”,其中详细罗列了二人早期的“不对付”:2007年夏,萨科奇刚刚当选,就发生了保加利亚护士在利比亚被卡扎菲当局判刑的事件,萨科奇当时的妻子塞西莉亚出面斡旋,而本已为斡旋出了不少力的默克尔大感不快,公开表示“不喜欢萨科奇夫妇所扮演的角色”;不久,德国财长施泰因布吕克在布鲁塞尔指责萨科奇给选民“派红包”,和欧盟减税方案背道而驰,最好面子的萨科奇大骂“你就是用这口气跟总统说话么”,并要求默克尔“处理”,默克尔却冷冰冰地回敬一句“德国的部长是代表德国在说话”;当年9月,萨科奇访问德国,对默克尔有意放弃核电公开表示反对,引起德国“萨科奇干涉内政”的哗然;2008年春,萨科奇提出“地中海联盟”,打算建立一个包括欧、亚、非所有环地中海国家的联盟,其中不包括德国和其它不濒临地中海的欧洲国家,萨科奇大感不快,公开拆台,最终重要把“地中海联盟”变成一个塞满欧洲国家的大杂烩;2009年底,萨科奇在国内大肆驱逐罗姆人(吉普赛人),引来欧洲各国批评,他辩称“默克尔说了站在我这边”,但随即被后者“打脸”:德国总理府发表声明,说“萨科奇从未跟默克尔事先提过这件事”……
除了这些,一些两人不合的八卦在最初几年也传得沸沸扬扬,如萨科奇曾强吻默克尔被对方抗议,讥讽对方的胖身材(说“默克尔一边说自己在减肥,一边开始吃第二只烤鹅”),还错把默克尔的丈夫称作“默克尔先生”(其实应该是“萨乌埃先生”,默克尔保留了前夫的姓氏)。两人经常在欧洲会议上吵架,以致维基泄密材料称,默克尔“不愿跟萨科奇呆在同一间屋子里”,有人说他们彼此认为“对方难以忍受”。更有甚者,他们还互相起外号,萨科奇管默克尔叫“不女士”,因为不管自己说啥默克尔都说“不”,而默克尔管对方叫“布拉布拉先生”,意即此人不但啰嗦而且多动轻佻。
然而很快两人的关系就发生了神奇的化学反应:2009年5月,默克尔参加德国大选,萨科奇出人意料地亲赴柏林助选;2010年10月,两人在法国多维尔沙滩携手漫步,姿态亲密并互相亲吻面颊;此后一年多时间里,两人不但会面频繁且经常联手行动,如对意大利施压迫使贝卢斯科尼下台,在希腊债务危机问题是共同进退,至于“私人情谊”就更没的说了,接二连三举行的峰会期间,他们不但经常一起约会出外就餐,还大煲电话粥,去年10月23日萨科奇喜得千金,默克尔还当众送了只泰迪熊。
政治恋爱可不像一般的爱情,会是盲目和无理由的。两人的“老友记”实际上是“公私兼顾”的合作关系。
公的方面,法德联盟向来是欧盟和欧元区的核心和中轴,如今债务危机肆虐,美国冷眼旁观,欧元区风雨飘摇,这对“支柱”是欧洲一体化最大的受益者,也是欧元区最坚定的捍卫者,确保两人的“近乎”,对巩固法德联盟,稳定欧盟和欧元区局势,具有重要意义。不仅如此,两人都属于欧洲传统右派,如今随着经济不景气,一度衰落的欧洲左翼政党声势复振,对两人及其政党发出共同挑战,携手对敌也是彼此的需要。
私的方面,两人在国内都遇到麻烦。萨科奇因其承诺的政治、经济、社会改革动静大收获小,引发公众普遍不满,民调支持率一直低迷,许多人怀疑他将在大选中落败,甚至连第二轮复选都未必能进入,急需强援捧场;默克尔坚持稳定欧元的主张,在德国引发越来越大的争议,许多人认为德国不应无休止地去填南欧“懒惰国家”的无底洞,甚至觉得“如果没有欧元德国会好过得多”,对默克尔的“大包大揽”表示不满,她也需要通过和法国的合作,证明自己坚持“大欧洲”、“稳定欧元”是对的——或者干脆说自己是对的。
然而“政治恋情”往往会有很多硬伤,“默科奇”也不能免俗。
尽管坚持法德同盟和欧元这个大前提上,两人意见一致,但在具体方法上两人却各有想法,默克尔主张“谁出钱,谁有权”,主张承担更多义务的国家(也就是德国)应有权监督出资用项,及对受援国财政经济政策进行干预,而萨科奇则对此不以为然,认为仍应坚持目前不干涉成员国内政的既定政策。在欧洲一体化前景方面,两人也有相似的分歧。这个分歧可不是“小节”,而是原则性、战略性的。
在个性方面两人差异更大。默克尔个性严谨,为人低调,俭朴节约,处事稳重,而萨科奇却高调浮夸,感情冲动,爱慕虚荣。《南德意志报》当初曾经预言,“默克尔永远不会喜欢萨科奇,一个女权思想根深蒂固的人怎么会喜欢一个大男子主义者?何况萨科奇还那么没耐心”。事实证明,性格反差很大的人也可以恋爱,不管是生活中还是政坛上。
问题是,萨科奇今年就要硬着头皮参加凶多吉少的大选,而默克尔的参选也不过明年的事,两人的“老友记”还能维持多久?一旦萨科奇下台,默克尔却连任,后者又将如何面对奥朗德、那位曾被自己数落过的、“不能令人信任的”社会党领袖?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