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叙利亚公投:曲不高 和更寡  

叙利亚公投:曲不高 和更寡  

 

叙利亚公投:曲不高 和更寡

如果叙利亚修宪公投的起始日不是2012年2月25日,而是2011、或者2010年的2月25日,情况也许会和今天有所不同:也许要好得多,也许更糟,问题是,现实是没有这么多也许的。

根据2月26日叙利亚内政部的统计结果,全国1400多万选民中,参与投票人数达837.6万,占选民比例57.4%,其中89.4%的投票者投了赞成票。

自去年3月反政府示威爆发开始,巴沙尔就接连祭出硬和软的两手,一方面毫不留情地铁腕镇压,攻击和摧毁反对派一个又一个据点,避免国内出现“第二个班加西”,另一方面屡屡作出“多元化”、“民主改革”的政治姿态,如宣布废除自1963年实行至今的《紧急状态法》,释放政治犯,改组了内阁,宣布多党制,召开“全国和解大会”等等,去年10月15日,巴沙尔政府颁布第33号法令,宣布成立由29人组成的全国制宪委员会,承诺4个月内完成新宪法草案制订工作。今年2月中旬,就在叙利亚冲突持续加剧、国际压力不断升温之际,这个委员会宣布修宪草案完成,巴沙尔随即宣布2月25日举行公投。

从纸面上看,公投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一旦通过,将标志着持续半个世纪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一党专政结束,叙利亚进入多党制时代。

修宪草案中删去了1973年宪法中第8条“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是叙利亚国家与社会领导者”条款,规定实行“政治多元化”;修改宪法第88条“总统任期”,规定总统任期7年,只能连任一届,这意味着废除总统终身制、世袭制,类似老阿萨德当了一辈子总统并传给儿子巴沙尔的往事将不再发生。

然而即便纸面上,“埋伏”依然不少:总统权力集中,而总理则由总统任命,内阁对总理而非总统负责;尽管内阁实行多党制,但总统可在“必要时”否决议会多数通过的法律,这意味着叙利亚的民主和代议制能否具有效力,在很大程度上系于总统个人的意愿和决断。不仅如此,修改后的宪法第155条规定,第88条将在2014年选举时开始生效,这就意味着巴沙尔此前的两个任期(2000年和2007年)可以不被计算在内,这样一来,他不仅可以在2014年参选第三任总统,还可在2021年参选连任一届,这等于说,从现在开始,阿萨德王朝可以合法地再延续至少16年(如果2028年的总统不是又一个阿萨德家族成员的话)。

此次“制宪委员会”的负责人马兹哈尔.安巴里,系1964、1973年两部叙利亚宪法的参与者和负责人,“阿拉伯社会复兴党享有管理国家的权力”、“叙利亚总统从阿拉伯社会复兴党提名中产生”等奠定今日阿萨德王朝统治基础的“第8条”,正是出自此人手笔,可想而知,由这样一个班子负责修宪,对阿萨德王朝只会“修修补补”,而不可能是这个王朝的掘墓人。

问题的关键还不在公投条文是否合理,而在于究竟公投还有没有意义。

对于巴沙尔来说,意义自然很重大:突尼斯“叙利亚之友”会议虽未能如沙特等国所愿,达成对叙利亚进行直接干预的共识,但会后国际社会对叙利亚的制裁、孤立更加严厉,此时此刻通过好整以暇地搞这么个公投,可以显示自己仍然对国内局势具有控制力,并拥有相当稳定的支持率,也可表明自己并非无意于民主和改革。

正因如此,他迫不及待地在2月28日签署法令,让新宪法条文生效,此时距投票不过3天,距宣布投票日期也不过半个月光景。

然而叙利亚国内反对派对此却嗤之以鼻。国内反对派中不少派别参加过“全国和解大会”,他们的立场是承认改革的必要性,但认为在暴力和流血依然持续的情况下公投和改革毫无存在的基础,国内最大反对派组织“民族协调机构”总协调员阿济姆就指出,暴力不停止,政治犯不释放,霍姆斯等地的局势不缓解,公投就没有意义;而叙利亚境外反对派从一开始就抵制巴沙尔主导的“和解”、对话和改革,最大境外反对派组织“全国委员会”称公投不过是“巴沙尔的障眼法”。

尽管在去年3月反政府示威开始之初,大部分叙利亚反对派组织提出的,正是“多党制”、“修宪”和“废除终身制”等要求,新宪法至少在表面上满足了其中大部分,但如今时过境迁,一方面,长达近1年的流血冲突,令双方仇恨凝聚,妥协余地被挤压到近乎没有。一些反对派人更声称,这个确保巴沙尔能再干16年的宪法修改“等于给他16年时间,这足够他把反对派统统赶尽杀绝”。缺乏共识,缺乏互信,冲突双方根本无意在叙利亚政治生活中共存,甚至连谈都不屑坐下来好好谈一谈,还谈什么“共识”、“改革”或“多党制”?不仅如此,阿盟和西方世界对大马士革当局的孤立、制裁和对反对派的物质、精神鼓励,让许多反对派组织认定阿萨德王朝崩溃在即,自己执掌100%政权指日可待,自不耐烦通过画蛇添足的公投,去和这个行将就木的政权分享50%(还未必能保证)的权力。

另一方面,国际社会对此次公投也态度冷淡、甚至反对。表示欢迎的仅俄罗斯、伊朗等寥寥几个国家,大多数国家的态度是缄默、批评甚至嘲讽,讥笑这次公投是“巴沙尔闭门造车”、“只有一个人参加的比赛”、“没有对手的精神胜利”。时至今日,许多倒阿萨德最力的国家已毫不掩饰自己的底线——巴沙尔下台,主要口实也早就从“民主”切换为更理直气壮的“人道主义”,毕竟倒巴沙尔最积极的海合会六国无一不是君主专制政体,谈“民主”颇有“百步笑五十步”之尴尬。

而谈“人道主义”则更有说服力,毕竟2月28日,联合国负责政治事务副秘书长林恩.帕斯科表示,到目前为止死亡总人数“肯定远远超过7500人”,称“有可信报告称死亡人数往往每天超过100平民,其中包括许多妇女儿童”,“10-20万人流离失所,25000人逃亡境外”,甚至叙利亚官方也承认有2493名平民死亡;毕竟霍姆斯的被困,西方记者的死伤,都是不容回避的事实。

可以想见,在这种背景下,巴沙尔的公投不论有多少纸面上的支持率,也只能是自娱自乐的隔靴搔痒:曲不高,和更寡。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