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阿尔图斯.马斯:当温和派偶尔“极端”一把  

阿尔图斯.马斯:当温和派偶尔“极端”一把  

自9月25日起,西班牙人、乃至许多欧洲人都因一个叫加泰罗尼亚的西班牙自治区,和一名叫阿尔图斯.马斯的加泰罗尼亚政客而惴惴不安,因为就在这一天,这位加泰罗尼亚自治区主席宣布,将在11月25日提前举行自治区立法选举,一旦再次当选,他将谋求“加泰罗尼亚自决”——这在很多人看来就意味着谋求让这块素来桀骜不驯的西班牙自治区向独立迈进一步。

照许多局外人的联想,一个倡导“自决”的政客,必然是一名激进的、极端的民族主义政治家。然而这个定律在马斯身上并不成立:即便他的政敌也普遍承认,他是一名老牌温和政治家,除了此次喊出“自决”,他的其它政治主张在欧洲政坛再正统不过。

“根红苗正”的温和政治家

马斯是土生土长的加泰罗尼亚人,出生于首府巴塞罗那一个企业家家庭,是4个孩子中的长子,他的中学时代是在巴塞罗那一所贵族法语学校度过的,中学毕业后又进入巴塞罗那大学攻读经济,并以优秀成绩毕业,这个能说流利西班牙语、法语和英语的加泰罗尼亚人显得精力充沛,能力突出,先是在私营公司工作,成绩斐然,1982年进入加泰罗尼亚商务部,负责招商引资、消费者事务等,后来还主持过自治区旅游部门和贸促会等机构,也取得突出成绩。他热衷政治,大学未毕业就被加泰罗尼亚民主联盟(CDC)吸收,1987年,31岁的他当选巴塞罗那市议员,并连任8年之久。

CDC是加泰罗尼亚两大主流政党联盟之一统一团结党(CiU)的一份子,当他初涉政坛时,CiU正处于长期执政地位,当时任自治区主席的是老牌政治家齐奥尔迪.普约尔。普约尔对马斯十分赏识,1980年就把他从私营部门拉入政府,1995年他成为自治区公共工程部长,跻身高级阁员行列,此后他历任经济与财政部长、自治区政府副主席等职务,还当过3年的政府发言人,可谓春风得意,步步高升。

出身和阅历让马斯驾轻就熟地成为一个在当时欧洲、乃至整个西方政坛非常“主流”的中右翼新保守主义政治家,他主张自由贸易,反对关税壁垒和贸易保护主义,在漫长的经济工作生涯中,一直致力于加泰罗尼亚国企的私有化和本地企业的股份化、国际化;他反对同性恋婚姻但认同同性恋者的权利,在堕胎问题上持“允许自由讨论”的开放性态度,“无保留地”支持欧洲一体化和欧盟。他在国际上交际广泛,经常著书立说,其撰写的政经专著,居然吸引到阿尔.戈尔作序——那时还是比尔.克林顿担任美国总统,而戈尔正是克林顿的副总统。

如果说CDC和CiU都是比较传统的加泰罗尼亚温和右翼民族主义政党——温和,右翼,但民族主义特征明显,那么马斯在其中就显得更温和,且并不如何右翼,如何民族主义,他的一些观点接近温和左翼,而在加泰罗尼亚独立这个敏感话题上,他曾长期保持低调。

甚至于,他的业余爱好也显得很“正统”:除了西班牙历史专著外,他最喜欢的消遣是读法国诗,最欣赏的诗人,则是法国大家波德莱尔、魏尔伦和雨果,这样的叙述,在拉丁语族许多主流政治家的个人介绍中都可以看到。

转折发生在2007年

俗话说的好,时势逼人,富贵更逼人。正是时势与富贵,把原本的温和政客马斯,逼到了“自决旗手”的位置上。

CiU的老舵手普约尔在自治区主席上连任23年之久,在取得一些成就同时,也引发了不少不满,如裙带作风、以权谋私、贪腐等等指责不绝于耳,尽管这些指责真真假假,但23年一成不变的政治版图也的确让加泰罗尼亚人感到厌倦,许多选民对政治变得毫无兴趣,投票率经常徘徊在两成多、甚至更低。2003年普约尔引退,他原本属意的接班人正是马斯,可CiU却不争气:虽然在议会中仍然是第一大党,但有全西班牙背景的左翼政党工人社会主义党(PSC)只差4票,后者成功联络另两个左翼党派——加泰罗尼亚左翼共和党(ERC)和加泰罗尼亚绿党(ICV)组阁成功,PSC领导人马拉加尔出任自治区主席;2006年,卷土重来的马斯再度受挫,虽然CiU成绩比上届好一些,但对手三党联盟依然守住多数,让马拉加尔的继承人何塞.蒙蒂利亚成为新一任自治区主席。

第二次选举的挫败让他意识到,继续墨守成规将难有作为,要想大选获胜,一要重新调动民意支持率,二要拆散对手的政治联盟,而要同时满足上述两个条件,强调加泰罗尼亚民族属性就成为终南捷径。

加泰罗尼亚有独特的文化、历史起源,历史上曾是阿拉贡王国的主体组成部分之一,西班牙建国之初,阿拉贡王国是作为和卡斯蒂利亚王国平等的一员加入的,但18世纪卡斯蒂利亚波旁王朝加强王权,逐步剥夺了阿拉贡王国的自治权,这令加泰罗尼亚人十分不满。19世纪末,西班牙开始工业化,加泰罗尼亚地区走到全国的前面,成为工业和经济最发达的地区,自治呼声再度高涨。20世纪初,西班牙政治动荡,王权衰落,并在30年代导致共和国成立,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也趁机谋求自治,并在1933-1934年从共和国手中获得自治权,34年10月6日成立“加泰罗尼亚州自治政府”,但佛朗哥的上台让一切再成泡影,加泰罗尼亚的自治被取消,加泰罗尼亚语和历史悠久的民族旗帜“令旗”都被禁止,直到1978年,佛朗哥去世后3年,加泰罗尼亚才重新获得自治权,但在许多加泰罗尼亚人看来,这个“自治”是有限的,象征性和安抚性的,长期以来他们就谋求更多“加泰罗尼亚化”,在普约尔任职期间,“加泰罗尼亚化”已经开始推广:公职者必须会说会写加泰罗尼亚语,移民必须具备加泰罗尼亚语言能力才能得到正式工作,商店标牌、商标、价目表等必须标注加泰罗尼亚语,否则罚款(最高金额可达1200欧元),在加泰罗尼亚举行的任何国际活动必须同时使用加泰罗尼亚语,出现加泰罗尼亚标识(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就同时升起西班牙国旗和加泰罗尼亚令旗,并在所有正式场合同时使用西班牙语和加泰罗尼亚语),在加泰罗尼亚地区放映的影视作品必须翻译成加泰罗尼亚语,在西班牙参议院和欧洲议会工作的加泰罗尼亚议员只许说加泰罗尼亚语,等等。加泰罗尼亚有自己的“国家足球队”(尽管只能跟诸如“巴斯克国家队”等同病相怜的队伍打打友谊赛过瘾),在全世界有27个代表处,甚至还有5个“大使馆”。

持右翼自由派观点的马斯原本并不刻意强调“加泰罗尼亚化”,但此刻为了胜选,他开始改弦更张,于2007年打出“加泰罗尼亚主义运动”(Refundació del catalanisme),意即将加泰罗尼亚人不分信仰、政见、党派,都统一到“加泰罗尼亚认同感”上来,此前一年,2006年6月17日,加泰罗尼亚举行了一次“自决权”公投,公投结果,统独双方都宣称自己赢了:“独派”拿出“支持独立率73.9%”的数据,而“统派”则指出,实际参加投票的人数还不到总人口1/3,马斯就此指出,如果缺乏这种“加泰罗尼亚认同感”,“自决”一直囿于党派和少数精英的小圈子,就不会有实质性进展,这种耳目一新的论调不仅重新调动了本派支持者的积极性,也争取了更多党派的认同。

在“加泰罗尼亚主义运动”口号推动下,加泰罗尼亚以往对立的各主要政党难得团结一致,向西班牙宪法法院提交了旨在扩大自治区自决权的《加泰罗尼亚宪章》,由于马斯在宪章中加入不少温和色彩,如“西班牙领土不可分割”等,2010年6月28日,《加泰罗尼亚宪章》被西班牙宪法法院审批通过,尽管其中不仅强调加泰罗尼亚的西班牙属性,且删除了独立色彩过于强烈的14条细节,但首次承认“加泰罗尼亚是一个NATION”,尽管标明“非官方意见”,但此举无疑让独立派士气大振,当年底的自治区立法选举中,CiU在总共135个议席中获得接近半数的62席,马斯打出“任人唯贤”的“好人政府”口号,顺风顺水地组阁成功,成为新的自治区主席。

本轮“独立秀”:政治搭台,经济唱戏

既然马斯的“独派色彩”很大程度上是选举需要,那么既然已经胜选,就应该逐步“回归本阵”,怎么过了两年,反倒连选举时强调的“不谋求独立”也不认账了?

这就得从经济账算起了。

加泰罗尼亚是西班牙境内较富庶的自治区,GDP总量高达全国18.7%,为全国第一名,甚至比爱尔兰和葡萄牙还多,但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政府却手头拮据,债台高筑(负债400亿欧元,占总收入20%),地区失业率也是全国“冒尖”的。

奥妙就在于西班牙的财税分配制度:按照现行制度,经济越发达的地区,上缴国家的财税收入越多,但分配下来的预算却是平衡的结果,而不是谁交得多、谁就能得到更多,而教育、医疗等社会服务的经费,却是由自治区政府负担的。

这也就是说,西班牙“首富”加泰罗尼亚为国家财政创造了最多的收入(每年上缴财税160亿欧元),却不得不自己为境内公共开支埋单,同时顺便替其它贫困地区也埋一份。

不仅如此,由此造成的债务负担,让加泰罗尼亚被关在国际资本市场大门之外,无法通过融资解决燃眉之急。

在经济大环境较好的时候,这一切还相安无事,如今西班牙成为欧债危机重灾区,加泰罗尼亚人便自然而然产生“西班牙人惹祸我们倒霉”、“如果独立就没这些倒霉事”的想法,而西班牙政府不断加大加泰罗尼亚税务负担,却拒绝给予财政援助的做法,又加深了当地人的这种印象。

本轮“独立秀”的高潮,是9月11日掀起的。

9月11日是加泰罗尼亚成为西班牙行省的纪念日,对西班牙而言这是个“喜日”,但在加泰罗尼亚独立派看来则是“丧失民族独立”的“难日”,这一天,巴塞罗那150-200万人上街游行,呼吁加泰罗尼亚独立;9月20日,马斯和西班牙首相拉霍伊举行会谈,谋求加泰罗尼亚更大财政自治权,但遭到拒绝。马斯随即宣布提前举行立法选举,以谋求“民族自决权”;10月11日是西班牙国庆日,巴塞罗那街头爆发统独两派互相辱骂、攻讦和焚烧对方旗帜的激烈场景,这种状况客观上令“独派”声势更甚。

马斯给拉霍伊政府的报价,是要么西班牙政府替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担保,以便后者在国际金融市场融资,要么就从刚刚成立的西班牙地区流动基金中拨给加泰罗尼亚自治区50亿欧元纾困。但这些要求都被拉霍伊拒绝,有些是的确做不到,有些则有借机把加泰罗尼亚约束住的意味。

无论如何,经济现实逼迫经济科班出身的马斯搭了个“自决”的政治台。

“自决秀”能演下去么

其实国际间对“加泰罗尼亚独立”并不看好。

首先,西班牙维护统一的决心十分坚决,1978年宪法第155条规定,如果自治区政府违宪,西班牙中央政府有权阻止地方选举,非常情况下“解散自治区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其它一些分析家也指出,西班牙一向对统一十分看重,为此不惜和欧盟大多数国家立异,至今拒不承认科索沃独立,加泰罗尼亚如果独立成功,接下来必然是离心力更强的巴斯克地区,后果可想而知。

其次,欧盟已多次表示反对,11月15日欧盟委员会副主席阿尔穆尼亚警告称,如果加泰罗尼亚独立,将不会自然而然成为欧盟成员国,提醒加泰罗尼亚人三思而后行。

如今投票结果业已揭晓,马斯和CiU可谓喜忧参半。

所谓忧,是指CiU在选举中丧失了较多席位,从上届的62席下降至50席,在总共135席的议会中已离简单多数较远;所谓喜,则是指其最大对手、带有一定“统派”色彩(尽管也强调扩大自治权在)的PSC只有20席,和CiU关系更疏远的人民党(PP,也就是西班牙首相拉霍伊的政党在加泰罗尼亚的分支)更只有19席,CiU所流失的选票,几乎都被同样主张独立的ERC拿走,后者拥有21席,鉴于两党此前已结成政治同盟,马斯组阁成功、连任自治区主席的概率很大。

由此可以看出2007年马斯打出“加泰罗尼亚主义运动”旗号的远见:倘从党派色彩划分,ERC多半会继续留在PSC的左翼阵营,惟有“民族主义”的纽带,才能不仅把“左翼急独”的ERC拉过来,甚至PSC本身也不似以往那样坚决对立。

“独派”更大的欣喜(当然,也是不希望看到加泰罗尼亚独立者更大的隐忧)则是投票率的变化:本届选举投票率竟高达69%,不仅远高于以往10-20%的习惯性投票率,在当代西欧政治生活中,也是罕见的高投票率。如前所述,2006年公投之所以受挫,并非支持独立的比例不高,而是投票率太低以至达不到法定要求,倘这种投票热情得以保持,未来加泰罗尼亚、西班牙乃至欧洲的命运,都会平添更多变数。

马斯是搞经济出身,但弹丸之地加泰罗尼亚不论统或独,都势必难成覆巢之下的完卵,或许,只有整个欧元区经济出现明显起色,加泰罗尼亚的统独僵局才能柳暗花明,这位原本正统、温和的中右翼政客,才能如释重负地“回归本阵”。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