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委内瑞拉:副总统口中的“暗杀阴谋”  

委内瑞拉:副总统口中的“暗杀阴谋”  

 

委内瑞拉:副总统口中的“暗杀阴谋”

随着1月10日,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在最高法院一纸“当选代表民意,即便不举行就职仪式也可合法就任”裁决的庇佑下,既未露面、也未发声地就任其第四个总统任期,反对派暂时偃旗息鼓,准备持久战,委内瑞拉也似迅速淡出国际传媒关注焦点。

然而仅过了不到半个月,那个不消停的国家便又传出惊天新闻:据说有人要暗算副总统。

这个“说”者不是旁人,正是副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本人。

1月23日是纪念1958年,委内瑞拉军民推翻马科斯.佩雷斯.希门尼斯独裁政府55周年纪念日,每逢这一天,号称“红衫军”、“Chavista”的查韦斯狂热支持者都会举行盛大集会,呼喊革命和反美口号(希门尼斯是得到美国支持的军事寡头),今年虽然查韦斯远在古巴治病,未能出席,但副总统马杜罗却与会演讲。这位和查韦斯一样享有口辨盛誉的副总统语出惊人,他声称“一些不明身份的组织”正潜入委内瑞拉,试图暗杀他本人,以及另一名执政党联合社会主义党(PSUV)要员、国民议会主席迪奥斯达多.卡韦略。

马杜罗声称,警方已追踪监视这些“潜入国内的阴谋组织”达几周之久,并宣称“对接下来几小时或几天的非常措施大家切莫惊奇”、“决不饶恕潜入我国的犯罪分子”。

众所周知,查韦斯执政14年来,经常宣称自己“被对手试图暗杀”,并动辄“破案”,甚至多次宣布“粉碎政变阴谋”,但除了一次确有实证外,其它均证据杳然,人们也只能姑妄言之,姑妄听之。如今查韦斯已患了18个月的癌症,且自去年12月7日后再未公开露面、发生,何以“暗杀阴谋”这似曾相识的词,又赫然从他选定的继承人、副总统马杜罗口中吐出?

这是冲谁?

尽管未曾点名,但从字面上看,既然需要“潜入”,那么这策划暗杀的“不明身份组织”显然来自境外。查韦斯常常点名或不点名地宣称,自己正被美国情报部门盯住、暗算,甚至两次防风说,有美国外交官私下透露,自己已上了美国情报部门的“暗杀黑名单”,很显然,“接班人”这里是继承了查韦斯的衣钵。

但将“阴谋组织”仅仅归纳为“境外势力”,恐怕既非马杜罗本意,也非其想放出的“风声”。尽管自1月23日宣布“暗杀阴谋”起,官方仅在次日简单表示“阴谋已被粉碎”,并未着墨更多,马杜罗口中“令人惊奇的非常措施”更未出现,不过“红衫军”们“保卫革命成果”的呼啸、呐喊,却是此起彼伏,未曾停歇。

反对派联盟“统一民主论坛”(MUD)对此评论称,所谓“暗杀”、“阴谋组织”不过是执政党栽赃反对派的“惯用伎俩”,剔除政治语言,这种描述其实不无道理:在查韦斯身体健康的年月里,每逢“境外势力的阴谋”从他口中吐出,接下来不动则已,动则必然矛头直指反对派,14年来“破获”的“境外阴谋”为数不少,但遭到惩处的却总是“境内势力”。

事实上即便马杜罗也并非第一次用“境外阴谋”的“大杀招”对付反对派,就在不久前,当反对派借1月10日的总统就职仪式大做文章,试图迫使查韦斯下台、提前举行大选时,马杜罗就多次表示,有关查韦斯“病危”的“谣言”,是“国际传媒的医疗心理战”,而“传谣”的目的,则是“意在颠覆委内瑞拉玻利瓦尔革命的成果”,而这些言论所针对的,却正是MUD等反对派以各种措辞、方式试图“探病”、“弄清病情”的图谋。

有意思的是,渲染“境外阴谋”的绝非仅仅查韦斯一派,反对派也照方抓药:MUD领导人拉蒙.阿维勒多就曾暗示,委内瑞拉总统总呆在古巴,可能令“本国被卡斯特罗兄弟所遥控统治”,就在“总统宣誓就职仪式危机”正炽之际,反对派控制的媒体上便提及一个“顺理成章的担心”——那些署名查韦斯、从古巴发来的总统指令,会不会出自劳尔.卡斯特罗或古巴政治顾问的手笔?

正如不少国际分析家所指出的,尽管以“反美领袖”姿态出现,但查韦斯和美国间的关系并非如表面看起来那么糟:美国仍是古巴石油的大客户,查韦斯也并未真的在行动上给美国制造什么麻烦,而美国则从未否认过查韦斯总统地位的合法性,甚至此次“就职仪式危机”中也谨言慎行,查韦斯渲染“境外阴谋”,醉翁之意,实际上意在敲打境内反对派,马杜罗照方抓药,目的当然如出一辙——一如反对派揭露“古巴阴谋”的真正目的,是针对“古巴傀儡”PSUV一般。

何以此时“放大招”

查韦斯并非经常使用“被暗杀”这一“大招”,14年来平均一年也用不到一两次。可马杜罗去年10月13日刚刚被选为副总统,12月8日方被指定为接班人,“就职危机”爆发至今也不过1个月,他却已经直斥了两次“境外阴谋”,这究竟是为什么?

表面上看,马杜罗是委内瑞拉政府和执政党理所当然的二号人物,和地位稳固的未来一号人物:在政府内,他是副总统,仅位居身在国外的查韦斯之下;在党内,他是查韦斯亲自指定的执政党“应急总统大选”发生时,出马竞选总统的人选。但实际上,他这个“二号人物”和“接班人”的地位并非那么牢靠。

马杜罗政治上出道并不晚,上世纪70-80年代,也就是他刚刚20出头时便开始活跃,但他那时仅是个公交车司机,参加的不过是加拉加斯地铁工会,以及主要由工会工人组成的小圈子激进左翼团体。1992年查韦斯发动未遂政变,他也是响应者之一,并因此坐了两年牢。此后他一步步成为查韦斯的骨干之一,但地位提高缓慢,1998年才当选议员,2006年被任命为外长时曾被惊呼为“大黑马”,直到2011年12月,他还被委内瑞拉主流大报《宇宙报》认定,将被“外放”选情胶着的卡拉沃沃州,替执政党保住州长的席位,谁料10个月后,他却成了副总统,未几更被指定为接班人,而原先的副总统扎乌亚,反倒被“外放”去了米兰达州。

马杜罗的优势是草根出身,政治形象清新,思想开明,国内外口碑较好,但党内根基浅薄,当副总统不过3个多月,被指定为接班人更是不到两个月前的事,让党内“老大”和地方盟友们支持他为新的查韦斯派盟主,实非易事。

更麻烦的是,查韦斯的继承人指定存在程序破绽。

所谓“应急大选”,是指查韦斯因病无法视事且不能康复、甚至病逝,依照委内瑞拉宪法,需在30天内进行的大选,而在这30天过渡期,宪法指定的代理总统却并非副总统,而是国民议会议长。现任国民议长卡韦略和查韦斯一样是行伍出身,人称“查韦斯的传声筒”,资格老、党内号召力强,被认为更能代表查韦斯的一贯思想,但在国内外人缘、形象均有很大争议。曾有人分析称,如果真出现查韦斯“撂挑子”的“非常时刻”,卡韦略一旦“代理”,以其一贯风格和在党内地位,30天后会否“脱袍让位”,换马杜罗出面代表执政党参选,实在是难说得很。

反对派曾试图利用这个破绽。在“总统宣誓就职仪式危机”中,反对派各领袖多次摆出“坚决支持卡韦略代理总统职位”的姿态,目的正是借机挑动卡韦略和马杜罗为“继承大统”自相争斗,好火中取栗,在大选中一举夺权。然而整个危机过程中,马杜罗和卡韦略一直坚持共同进退,在围绕查韦斯当选是否有效这个重大问题上,几乎看不见两人的分歧。此次马杜罗祭起“暗杀阴谋”大法,在自认“被锁定”同时,把亦盟友亦对手的卡韦略也拉入“暗杀对象”行列,目的是进一步显示执政党的团结和无懈可击。委内瑞拉国民议会共有165个议席,执政党PSUV就独占91席,只要不自乱阵脚,反对派就难以构成大的挑战。对此,查韦斯的老战友兼“传声筒”卡韦略也好,草根出身、基层阅历丰富的马杜罗也罢,都心知肚明。

更关键的是,所谓“接班人”存在的意义和前提,是“有班可接”,而“有班可接”的前提,则是查韦斯真的愿意交权。

尽管严格保密,但查韦斯的病情显然已颇为严重,否则一向好强、好出风头的他便不会放过露面、出声的机会,更不会匆匆指定什么“应急接班人”以防万一。但想必查韦斯心中仍将交权看作“万一”,非到万不得已觉不舍得放弃好不容易得到的第四个总统任期。1月26日,也即“暗杀阴谋”被披露后仅3天,委内瑞拉电视台就发布了查韦斯“笑容爽朗、满面红光、健康状况正迅速恢复”的简短公告,甚至称查韦斯就如何刺激出口和委内瑞拉本币是否应贬值等经济原则,做出了重要指示,而发出这一系列官样信息的不是别人,正是“接班人”马杜罗。

很显然,只要查韦斯不去世或不开口,马杜罗的“接班人”就只具理论意义,一旦表现不合查韦斯心意,步前副总统扎乌亚后尘被“外放”的可能性并非没有。

在这种微妙背景下,“接班人”所能做的,也只能是萧规曹矩地看好“查韦斯的家”,并沿用查韦斯的风格、套路压制反对派,显示自己和卡韦略等党内关键人物的“亲密无间”,以凸显执政党的团结。马杜罗的“被暗杀”之所以带有如此浓厚的“查韦斯味道”,奥妙也正在于此。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