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马肉风波”:并非马肉的问题  

“马肉风波”:并非马肉的问题  

 

“马肉风波”:并非马肉的问题

 

闹得沸沸扬扬的欧洲“马肉风波”看来一时半会儿是消停不了的:脍炙人口的瑞典宜家连锁仓储超市附属餐厅招牌食品——宜家肉丸,2月26日被宣布在全球24个国家和地区停售,其中包括英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等欧洲21国,以及香港、泰国和多米尼加共和国等。稍早之前,意大利大名鼎鼎的“冷冻通心粉之王”普利米阿集团和瑞士雀巢集团的食品中也被发现掺入了马肉。

所谓“马肉风波”,最早的萌芽出现在2012年,当时一家塞浦路斯食品公司DRAAP将采购自拉美的马肉改头换面,冒充“德国原产清真牛肉”上市销售;不久,英国威尔士地区同样发现“挂牛头卖马肉”现象,马肉系本地出产,且其中发现有害人体健康的药物“保泰松”成分。但这些零星、互不关联的案例,最初被当作偶发个案看待,并未引发大的风波。

1月中旬,英国、爱尔兰两地某品牌牛肉汉堡中发现马的DNA成分,由于威尔士等地的“前科”被调查人员认真对待,2月7日,英国食品标准局宣布了一个举世震惊的结果:在英国市场销售的芬达斯(Findus)冷冻牛肉意大利盒装宽面,其中的“牛肉”竟被查出100%为马肉。芬达斯是瑞典冷冻食品巨头,生产的牛肉类盒装速冻食品行销全欧,英国的检验结果立即引发欧洲各国的紧张,这种紧张随即蔓延到其它品牌的牛肉类冷冻食品,2月12日,法国成为第二个确认本国市场上存在“挂牛头卖马肉”的冷冻食品,次日瑞士、德国也被波及,2月15日,挪威、奥地利成为又一批“中奖者”……截止目前,“上榜”的食品加工企业已有许多家,其中不乏雀巢、普利米阿、芬达斯、利德尔(Lidl,德国速食食品巨头)、可米吉尔(Comigel,总部在卢森堡的法资半成品菜配送巨头)、万德美吉(Vindmeijer,荷兰肉类加工巨头,DRAAP就是这家企业的转包商),而涉及销售这些含假牛肉、真马肉成分食品的超市则逾30家,连锁店遍布全欧,乃至北美、东亚等地。

马肉风波爆发后,欧洲和世界各地议论纷纷,欧洲以外的许多人对“挂牛头卖马肉”何以闹到如此轩然大波表示不解,如在中国,马肉同样有人喜欢,且价格在很多地方比牛肉还贵,这样一件事为何会令欧洲人“吃不消”?

有媒体将之解释为“动保情结”:牛是肉食牲畜,食之无妨,马是朋友,不是食物,食用马肉“感情上过不去”;有人解读为“食品安全考量”,理由是有的马肉中含有保泰松,对人体健康不利,有些马肉可能来自未经检验的疫马;有人称,欧洲马肉价格只有牛肉的1/3-1/4,“挂牛头卖马肉”是以次充好的欺诈行为;还有人则笼统以“欧洲人传统上不吃马肉”、“马肉味道酸不好吃”作解释。

这些解释有的有一定道理,有的则误差甚多:欧洲人并非不吃马肉,如此次“马肉风波”重灾区法国,马肉曾是主要肉类之一,10年前有差不多1400名屠夫专门宰杀食用马,数以万计的人在马肉产业领域工作,如今受素食主义者和“宠物福利”论者冲击,马肉消费量萎缩到肉类总消费量0.4%,但仍有专职肉用马饲养场6-7家,屠夫近800人,从事相关产业的劳动者约8000人;“牛肉风波”中被检测出含有不良成分的局限于英国一地,总数量十分有限(有报道称全部来自6匹马),因服用冒充牛肉的马肉制品而感到身体不适者,迄今连一例也未发现,以至于BBC健康问题专职记者菲尔古斯.沃尔什2月21日专门撰文表示,“马肉风波”至少到目前为止,并不是一起食品安全事件。

马肉的口感和牛肉十分接近,事实上也正因为此才会有人想到“挂牛头卖马肉”,而正规渠道产销的马肉制品价格并不比牛肉低,所谓“只有牛肉1/3价格”的马肉,主要是用来制作宠物饲料的。

由此可见,上述原因固然会造成消费者不满和市场恐慌,却不至于弄成如今这等如临大敌的地步。

那么,究竟是为什么?

多个欧洲国家调查发现,被卷入“马肉风波”的品牌和商家固然为数众多,但绝大多数都可汇聚到一两个“节点”,除了“英国原产地马肉”外,大多数掺入马肉的牛肉制品,其牛肉都来源于少数几家肉类供应巨头,其中最突出的是法国厂商斯潘盖罗(Spanghero),按照法国消费者事务部和预防诈骗调查专署(DGCCRF)的调查结果,这家公司在半年多时间里至少以牛肉的名义销售出750吨马肉,前述被波及的雀巢、芬达斯、可米吉尔……无不中了斯潘盖罗的招,其中“重灾区”可米吉尔,一家就“吃进”550吨。

斯潘盖罗用于冒充牛肉的马肉,大多数来自罗马尼亚,一部分来自波兰和拉美国家,由于税收、补贴等问题,从这些国家进口马肉,运进欧盟后再冒充牛肉,可以大幅降低“牛肉”实际成本,比在欧盟内部采购牛肉、马肉,或直接从上述地区进口牛肉都要“经济划算”。法国等欧盟相关国家曾打算追究罗马尼亚等马肉出口厂家的责任,但随即发现对方并无责任:它们是按照“人类食用马肉”的标准生产、出口、报关,货真价实,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它们知道自己出口的马肉会被当作牛肉转售。

那些被波及的下游食品商也很冤枉:它们明明付给斯潘盖罗等购买牛肉的价,且丝毫不知道对方交付的其实是马肉;更下游的超市、便利店之类就更冤了——谁会想到大名鼎鼎的雀巢、芬达斯和可米吉尔也会“挂牛头卖马肉”?

真正知悉并导演一切的正是斯潘盖罗:他们以“进口马肉”名义从境外买进马肉,然后改换标签,冒充成牛肉转售给食品加工商。事发后该公司总裁巴塞洛缪.阿盖尔一口咬定“没有证据表明造假者是300名本公司职员中的一员”,认为是“疏忽事故”,但正如欧洲委员会有关官员所指出的,马肉的海关代码是0205 0080,而牛肉的前四位代码是0201或0202,二者根本不可能疏忽混淆半年之久。

正如许多明眼人、包括澄清“马肉风波并非食品安全事件”的沃尔什所指出的,“挂牛头卖马肉”之所以引发如此轩然大波,是因为事件动摇了欧洲人认为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一种信念,即在号称世界最严密的食品安全体系下,只要挂的是牛头,卖的就一定是牛肉。

正因为拥有号称世界最严密的食品安全体系,欧洲食品加工商、供应商和普通消费者才习惯了一切看品牌、看标签,食品是否靠得住,品牌不会欺骗,就算品牌会,但标签绝不会,只要是知名品牌、正规门店、合格标签,产品就绝不会有任何问题,大可放心食用。然而“马肉风波”却无情地告诉人们,盘根错节的食品产、供、销链条上哪怕99%的节点是诚实的,但只要一点出问题,在“连锁”和“统一市场”的今天,都足以让众多商家“挂牛头卖马肉”而不自知,让万千消费者食马肉以为牛肉而不自悟。

此次仅斯潘盖罗一家,被查实的假牛肉、真马肉就高达750吨,而这些肉并非制成生肉、熟肉制品,而是用作食品辅料,如盒装牛肉意粉中的牛肉馅、披萨饼上的牛肉丁、汉堡和三明治的馅料,等等等等,这些食品在欧洲十分普及,几乎每个成年人每天都要食用,而每件食品中所含牛肉的分量又只有十几克、甚至几克,数百吨假牛肉、真马肉足以“污染”的食物之多、波及面之广,实在令人不寒而栗(仅Comigel一家所生产的“疑问产品”就超过450万种,目前已查明至少有28家公司有进货和销售,波及13个欧洲国家)。

人们的恐惧正在于此:曾认为可绝对相信、放心的体系、标签,如今全成了“疑问手”,而且面对琳琅满目、每天都不可或缺的无数食物,哪个有问题、哪个没问题,谁也说不清,只能“宁错杀莫放过”(如宜家仅在捷克一国门店中发现“问题肉丸子”,却把整个欧洲门店的肉丸下架)。这一次是无害(至少无大害)的马肉,下一次呢?加拿大食品业龙头老大——枫叶食品厂,不就因为一个工序的失误,让无数熟肉制品掺入了致命的李氏杆菌?

马肉究竟对身体有什么危害并非问题关键,关键正如沃尔什、乃至英国副首相克莱格所言,重塑欧洲社会和公众对食品工业和食品安全体系的信心。这并非危言耸听:《周日镜报》和《独立报》援引ComRes民调显示,英国人在“马肉风波”曝光后,已纷纷改变了饮食习惯和结构。在线访问的2002人中,31%在“马肉风波”曝光后不再吃任何即食食品,7%不再吃任何肉类。赞成“除非对来源一清二楚,否则不应进口任何肉类制品”的英国受访者多达53%,而反对者则只有33%。这次调查是2月17日进行的,当时尚有 44%的受访者认为,英国政府的危机应对令人满意,认为不令人满意的仅30%,但10天后《每日电讯报》对1008名受访者的调查却显示,对政府应对不满意率已高达41%,认为“政府应加强食品安全管理”的更高达59%,高达33%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将少买或不买超市速冻食品。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罪魁祸首”斯潘盖罗居然在2月19日获准恢复经营,仅仅不再被允许自行储存冻肉,但生产碎肉、香肠和速食肉类则不受限制。路透社和法国电视二台悲观指出,尽管各国纷纷呼吁“加大打击力度”,但正如法国消费者事务部长贝努瓦.阿蒙所言,即便“从重”,斯潘盖罗负责人也最多入狱两年,而公司则会被罚款18万欧元,“还没有已知弄虚作假赚的多”,风险小,回报大,又如何能震慑效仿者?

至于“全面检测肉类制品DNA”的建议,看似不错,实则正如法国财经网所言,要真正发挥效果,就需要加大抽检密度,且不说组织方面存在困难,高密度对肉类制品进行DNA检测劳民伤财,届时欧洲肉类和含肉类食品价格将不可避免水涨船高,到时候,谁来为增加的消费者开支埋单?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