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希腊V韩国:刻舟求剑的失败

希腊V韩国:刻舟求剑的失败

希腊V韩国:刻舟求剑的失败

刻舟求剑地预判一支球队在世界杯初赛的表现,看来是一件再不靠谱也没有的事,即以B组赛事而言,素来不善首战的阿根廷队打出了酣畅淋漓的攻势,无惊无险地拿下比赛,而他们的对手、“神经刀”尼日利亚以往经常首战超水平发挥,此次却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乱哄哄地败下首阵。

但最典型的非希腊队莫属。赛前,包括本人在内,多数人认为希腊非胜即平,输面不大,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希腊队以0:2败给韩国,创开赛以来最悬殊比分,而且从场面上看,希腊队几乎全无良机,若非韩国进攻效率不算很高,再多输几个也属正常。

之所以赛前会看好希腊,是因为我们心目中的希腊,还是2004年那只创造“奥托神话”的希腊队:阵型严密,防守顽强,坚韧不拔,善于在逆境中突施杀招。尽管2006年世界杯缺席,但2008年欧洲杯,希腊仍然打出高水平。

更让人觉得心中有底的,是今天这支希腊队,骨架还的确就是当年的那一支:主教练还是“奥托大帝”雷哈格尔,后防线2号塞塔里迪斯、4号斯皮罗普洛斯、8号帕帕多普洛斯和16号基里基亚科斯都是老班底,守门员也是创造无数神话的查尔基亚斯,前锋线上依旧有查理斯特亚斯和卡拉古尼斯两名欧洲级大将压阵,原本孱弱的中场,也涌现出齐奥利斯等潜质不错的新秀,从纸面上看,这样一支希腊队就算无法重演2004年的黑马奇迹,但只要打出固有的阵型、精神,和任何强队都有一拼。

希腊人的首战对手韩国队,中国人再熟悉不过,这支亚洲劲旅近年来虽然进步神速,但基本特点依然是体能充沛,拼抢积极,硬桥硬马,跟对手硬碰硬,这样的打法碰上体能、拼劲不逊色于己、整体阵型和攻防效率更高的欧洲球队,往往并不占便宜,因此如果今天的希腊队仍是当年的“奥托之队”,打法上应该可以克制韩国一筹才是。

但实战的场面却恰恰相反,希腊队在韩国队的轮番冲击和疲劳轰炸面前攻不能克、守不能固,前场一盘散沙,后场一根断线,在韩国队不知疲倦的奔跑和高速的攻防转换下,整个阵型溃不成军,按照雷哈格尔赛后的感慨,就是根本跟不上韩国的步点,只输两球已是万幸。

的确,希腊队从外壳上还是当年的“奥托之队”,问题是,时间已经过去6年,当年意气风发的奥托大帝,如今已是年逾古稀的倔老头;当年跑不死的“后防四虎”,如今最大的31岁,最年轻的也已26岁,除了基里基亚科斯,其他人都在水平不高的希腊超级联赛打混,难以适应快节奏的攻防转换。守门员基尔吉亚斯已是36岁“高龄”的老将,从现场表现看,反应速度已不复当年,高大笨重的身躯,也无法适应韩国人的轮番猛射,和“普天同庆”新球诡异的弧线。几位中场小将虽然出身名门,但并未有机融入这支以老为主的防守型球队,而后场的力不从心和中场的不知所措,使得原本就是机会型前锋扎堆的希腊锋线锋芒不再。

很显然,正如本人判断希腊V韩国比赛结果失误,是犯了刻舟求剑的错误一样,雷哈格尔的固步自封,让希腊队在世界杯首战,同样遭受了一次刻舟求剑式的失败。

帅是当年的帅,兵是当年的兵,枪也还是当年的枪,只是光阴逝去六载,人和枪(也许还有思想)也都苍老了六年,而对手韩国队,却已是一支崭新的队伍,队中老将虽还有几员,稳坐主力的却只剩下门将李云在一位。

球迷刻舟求剑地看比赛,最坏不过猜错比分,但世界杯上犯下刻舟求剑的错误,结果便只能无可奈何地让全世界目睹又一支1994年世界杯上三战三败、一球不进的希腊,而非2004年异军突起、勇捧欧洲杯的希腊了。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