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土耳其之蝶与叙利亚之风暴   

土耳其之蝶与叙利亚之风暴   

 

土耳其之蝶与叙利亚之风暴

 

俗话说,一只蝴蝶在甲处扇动几下翅膀,其连带效应,或许会令远在千里之外的乙处掀起一场风暴巨澜。土耳其和叙利亚这对充满恩怨的邻国间,似乎就存在这种蝴蝶-风暴效应。

两年半之前,当叙利亚危机爆发,并逐步从示威、骚乱,演变为名副其实的内战乃至混战之后,“土耳其之蝶”便一次次扇动翅膀,显示其蝴蝶-风暴效应:埃尔多安政府从“大马士革之友”180°急转弯,变成“叙利亚人民之友”,将原本占据各主要国际组织合法席位、仿佛理所当然作为叙利亚合法代表的大马士革当局,几乎在瞬间挤到被告席上;几百名叙利亚异议人士在土耳其小亚细亚半岛伊兹密尔和伊斯坦布尔的几次密议,让“过渡委”、“全国委”乃至尚未出台的“叙利亚过渡政府”等一个个被某些国家、组织所承认的叙利亚“合法代表”,仿佛抽丝剥茧般次第亮相,令叙利亚局势一次又一次发生戏剧性转折;土耳其境内的营地、土耳其-叙利亚的边界关卡和跨境通道,也让原本“营养不良”的各路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变得兵强马壮,胜则长驱直入,败则休养生息,鱼龙混杂的各派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的幕后支持者不同,武器、资金、兵员补充源流各异,但土耳其一直是最重要的“补血输血”基地。

土耳其是第一个让叙利亚难民问题国际化的国家,第一个提出“安全区”、“禁飞区”的叙利亚冲突当事方以外国家,第一个以叙利亚军队为假想敌,引入国际援军(北约盟国防空导弹)协防的国家,第一个提出对叙利亚实施制裁、军事干预的国家,第一个要求巴沙尔下台、声称大马士革当局“已不具备合法性”的国家……可以说,土耳其“蝴蝶”的每一次翅膀扇动,都足以令叙利亚舞起令天地色变的风暴。

土耳其既不是欧盟成员国,也不是阿拉伯国家,但阿盟一步步剥夺大马士革当局在阿拉伯世界的合法地位,欧盟一年前对叙利亚实施军事禁运和经济制裁,几天前又单方面解除对叙利亚反对派的军事禁运,其背后都能看见“土耳其之蝶”的清晰舞姿。就在美、俄、欧等各方煞费苦心,为在巴黎举行最新(或许也是最后)一轮“叙利亚和平国际会议”奔走斡旋之际,叙利亚反对派的各路人马,仍聚集在土耳其境内,就是否与会没完没了、议而不决着。

此次始自6月1日晚并蔓延至今的土耳其骚乱,起因是环保和拆迁问题(伊斯坦布尔塔克西姆公园拟拆迁改建为兵营和商业中心,当地居民对因此将砍伐600棵树木表示不满),但随后演变为席卷土耳其67个省级行政单位、意在表达对埃尔多安政府不满的全国性抗议。尽管这次事件的导火索和主因都是内政性质,但依旧会对叙利亚时局产生微妙的蝴蝶-风暴效应。

首先,埃尔多安当初在叙利亚问题上“挑边转向”,根本原因是其所属正义与发展党(AKP)的民意基础,是和叙利亚主要反对派理念相近的逊尼派保守宗教势力,正是依靠这一在土耳其社会生活中逐年壮大的保守势力,埃尔多安和AKP才得以在长达10年里逐步巩固其国内政权,并步步削弱土耳其军方对世俗政治的影响力,因此埃尔多安不得不跟随这些势力的意愿,对叙利亚反对派表达善意,并在很大程度上无视某些反对派派系在土境内的种种滋扰不法行为,以及他们令国际社会越来越疑惑的复杂背景。此次国内骚乱的突然爆发,在短短几天内彰显出蛰伏已久的、土耳其世俗自由派思想的雄厚群众基础,埃尔多安本人也在强大压力下,由最初的一味强硬,转变为如今的软硬兼施。这种变化必然会逐步体现到其叙利亚政策上,对反对派的支持力度势必会和此前有所区别。

其次,此次土耳其骚乱的导火索很简单,但在短时间内发酵膨胀,成因却十分复杂,各路对政府政策不满的人马中,就有不少对政府叙利亚政策不以为然者。在这些人看来,埃尔多安政府容留大量叙利亚难民,加重自身负担,减少本国福利,而难民中夹杂的反对派武装和极端势力,又令边界附近的土耳其社区治安状况恶化,犯罪率上升,当地民众对此啧有烦言。埃尔多安在事件发生后已表现出“有选择妥协”的姿态,种种迹象表明,塔克西姆项目攸关政府脸面(总理府就在附近),他很难让步,既如此,在相对次要方面做出妥协姿态就有更大可能性,一旦为此加强对叙利亚难民营、尤其某些反对派武装在难民营活动的约束,将对叙利亚局势发展构成显著影响。

不仅如此,事件发生后,美国国务院、英国外交办公室等相继发表声明,敦促土耳其当局保持克制,尊重自由,这种姿态虽然针对此次事件本身,却不可能不对土耳其的国际形象、号召力构成影响。原本由于叙反对派武装中愈益明显的极端势力成分色彩,美欧各国在是否进一步加强对反对派武装支持、乃至实施军事干预问题上就态度犹豫,姿态多过行动,而土耳其在这一问题上却一直积极和活跃得多。此次事态的发生,可能会影响到美欧盟国在叙利亚问题上对土耳其立场的认同,虽不致从根本上发生变化,但土方的激进要求也更难得到满足。

还应看到,当一直为中近东“变革”唱赞歌的埃尔多安,陡然发现“变革”同样可能伤及自己时,其心态、选择都可能随之生变,事实上,曾分别和埃及、以色列、伊朗由冷到热、由热到冷经历关系大起大落的埃尔多安政府,原本在地缘政治事务领域,就始终秉承极端实用主义的原则。

那么,“土耳其之蝶”所连带产生的“叙利亚之风暴”,将对后者局势产生怎样的影响?人们所最愿意看到的,是这种影响将迫使叙利亚冲突各方更理性、更务实地对待政治对话和国际斡旋,从而真正投入到政治解决框架中来。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