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埃及兄弟会:还能东山再起么  

埃及兄弟会:还能东山再起么  

 

埃及兄弟会:还能东山再起么

当地时间10月9日,埃及过渡政府社会团结部长博劳伊(Ahmad Hassan el-Boraie)宣布正式解散穆斯林兄弟会(MB)所注册的非政府组织。

尽管观察家们公认,穆斯林兄弟会在“尼罗河革命”中曾扮演关键性角色,其所属政党自由与公正党(FJP)更曾一度成为议会第一大党,兄弟会所推举的候选人穆尔西(Mohamed Morsy)一度当选埃及总统,执政一年之久。但实际上,兄弟会本身自1954年在纳赛尔时代被取缔后,长期处于非法状态,虽然2005年穆巴拉克时代组织的大选,兄弟会就曾大举参加,夺下全部545个议席中的88个,但所有候选人都是以独立身份参选;尼罗河革命后的历次选举,出面的是自由与公正党,而非真正的参选者兄弟会。事实上,直到今年初,兄弟会才通过注册非政府组织,让自己名实俱全地合法化,从而结束了长达59年的半地下状态。怎奈形势比人强,“洗白”不到一年,兄弟会又被东山再起的军方“拉黑”了。

这一决定并不出乎人们意料。自“7.3”事变,穆尔西政府被推翻后,兄弟会和军方、和过渡政府间不断发生流血冲突,“8.14”清场更让这种冲突变得难以调和。自“7.3”至今,不仅穆尔西前总统本人长期被关押,兄弟会的一系列高层骨干,如海拉特.沙特(Khairat Shater)、穆罕默德.贝塔吉(Mohammed al-Beltagui)、伊萨姆.埃里安(Essam el Erian)、穆罕默德.巴迪亚(Mohamed Badie)等相继被捕,中枢机构和分支网络受到重创,军方和过渡政府近期已多次暗示甚至明示,将取缔兄弟会,加大镇压力度。10月6日,埃及军警断然镇压了兄弟会支持者的大规模集会示威,据卫生部称,事件造成57人死亡。就在社会团结部宣布解散兄弟会注册非政府组织同时,传出穆尔西等15名兄弟会骨干将于11月4日上庭受审的消息,表明军方、过渡政府决心在兄弟会问题上强硬到底。

军方之所以如此,首先在于反对镇压的国际压力大为减轻。

美国奥巴马政府在“尼罗河革命”之初“支持民主”的姿态,是导致军方转向、美国传统盟友穆巴拉克下台的“胜负手”,美国政府政要(尤其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和前驻联合国大使苏珊.赖斯)对“一人一票”的力推,也是民粹型宗教组织兄弟会得以选举上台的重要保证。然而随着埃及局势的持续混沌,和“阿拉伯之春”复杂性的凸显,奥巴马政府对兄弟会的热情迅速降低,对“老朋友”军方推翻政府的举措虽有批评,却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甚至始终不肯定义“7.3”事件为政变,美国如此,其它美国的盟国可想而知。

沙特等“海合会”国家在“阿拉伯之春”和“尼罗河革命”中发挥重要作用,但它们和兄弟会关系不佳,支持的是另一个原教旨派系——萨拉菲光明党(Al Nour Party)。“7.3”事件后,沙特等国迅速表达对埃及军方、过渡政府的支持,提供大量援助,而兄弟会支持者卡塔尔却因自身问题力不从心,此长彼消,兄弟会的后盾自然被削弱。10月7日,即宣布兄弟会非法前两天,埃及总统阿德利.曼苏尔(Adli Mansour)首次出国访问即奔赴沙特,埃及官方传媒称之为“感谢之旅”,其含义不言自明。

此外,通过10月6日的喋血,兄弟会继续表现出不妥协的姿态,其政治诉求依然是“恢复穆尔西政府”、“追究政变者责任”,并拒绝参加埃及政治过渡“路线图”,在这种情况下,军方和过渡政府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自1928年3月成立以来,兄弟会曾多次遭到镇压、取缔,但由于基层根基深厚,最终都能死灰复燃。此次尽管镇压力度前所未有,兄弟会为人所熟知的领袖,除新任负责人马赫穆迪.伊扎特(Mahmoud Ezzat)外几乎都被逮捕,但兄弟会本就是个组织严密、保密性极强的团体,总统穆尔西甚至并非核心权力机构“执行办公室(Executive Office)”成员,如今这个组织由谁领导、风格如何,仍然是个谜,军方企图毕其功于一役,恐是徒劳。

兄弟会成立早期,曾以政治暗杀等闻名,但近年来已逐渐政治化,主张非暴力,如今转入地下,将面临一个严峻的取舍问题:如果继续以“民选”为幌子坚持非暴力斗争,则外有美国等对推翻民选政府视若无睹,内有激进派信众对“一人一票”斗争方式的失望,加上组织的非法化,前途可谓一篇坎坷;而倘转而走暴力路线,又很可能被军方、过渡政府顺水推舟,打入“恐怖团体”的十八层地狱。

不仅如此,沙特支持的萨拉菲光明党和亲基地组织的“安萨尔教法团”(Ansar el-Charia)正迅速崛起,前者可能侵蚀兄弟会赖以生存的原教旨中下层信徒阵营,后者则成为兄弟会走“地下斗争”道路的最大竞争对手,这些也将成为“百年老店”兄弟会的新“生存难题”。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