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谁唤醒了阿拉法特  

谁唤醒了阿拉法特  

 

谁唤醒了阿拉法特

2004年11月11日,巴解领导人亚希尔.阿拉法特去世,当时人们认为,他死于血液疾病。

然而有一些人,如阿拉法特的遗孀苏哈执着认定,阿拉法特是被毒死的。长期以来,人们往往将苏哈的说法当做一种基于假想和阴谋论的梦呓,但去年7月4日,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宣称,瑞士洛桑放射物理研究所对阿拉法特遗留衣物、牙刷、内衣等物品进行检测,发现其钋210含量是正常值的20倍,因此“阿拉法特很可能是被毒死的”,令阿拉法特在死后近8年再成“新闻人物”。11月27日,在各方政治博弈下,阿拉法特的遗体在拉姆阿拉被从陵墓中掘出,在由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所特别成立、邀请多国专家参加的调查委员会主持下,交由专业机构验明其死因。

今年10月13日,伊朗PRESS TV转引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的报道,称有瑞士科学家发布调查报告,称阿拉法特确系钋210中毒死亡。

必须首先指出,这一报道本身,和去年7月4日卡塔尔半岛台的爆料并无质的差异:尽管《柳叶刀》杂志在医学报道界权威卓著,但瑞士科学家的这份新报告,和半岛台当初援引的瑞士洛桑放射物理研究所报告一样,均非巴勒斯坦官方组织的“调查委员会”所得出的权威性结论,“阿拉法特中毒说”仍然是一面之词,通俗说,就是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

从半岛台爆料到柳叶刀爆料,从验遗物到开棺验尸,阿拉法特的死因在很大程度上,成为巴勒斯坦政治博弈的附属品。正如许多分析家(如以色列公共大学政治学教授丹尼斯.沙尔比)等所指出的,巴勒斯坦宿敌——以色列在很大程度上可以置身阴谋论事外,因为认为,以色列(尤其被许多巴勒斯坦人质疑是主要嫌疑人的沙龙)没道理这样做, 2004已是巴勒斯坦人所谓“二次起义”第四年,阿拉法特在巴勒斯坦人中已丧失很多号召力,被以色列军队围困在拉马拉住处,同时在国际舞台被边缘化,这种情况下暗杀阿拉法特只能是弄巧成拙:“让这个丧失活动能力的人尸位素餐,要比让他成为烈士,同时出现一个或几个新的、强有力的巴勒斯坦领袖,对以色列人更有利”,认定阿拉法特系被毒死,阴谋论的矛头将直指巴勒斯坦当前政治对立的几个关键角色,即阿拉法特昔日战友——巴解和法塔赫权力核心层,及阿拉法特生前竞争者哈马斯。

在阿拉法特生命的最后阶段,他本人被长期围困在拉马拉官邸,美国和以色列均以他支持“起义”为由不愿视他为对话对象,而属意于其政治接班人、如今已成为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负责人的阿巴斯,巴勒斯坦人内部最强有力的竞争者——哈马斯根本不把他当做巴勒斯坦最高领袖,不仅趁他被困“攻城略地”,且不断制造政治难题。如今阿拉法特尸已寒,骨已朽,巴勒斯坦控制区也被分裂为由巴解所控制的西岸,和由哈马斯所控制的加沙,而“阴谋论”的最坚定支持者,和一系列“中毒说”、“开棺验尸”的“发动机”——阿拉法特遗孀苏哈,自2004年以来一直住在马耳他,在巴勒斯坦政治博弈中,早已成为“边缘的边缘”。

巴解和法塔赫上层在“中毒说”泛起之初,曾百般阻挠开棺验尸,最终虽不得不同意并主导验尸,但态度明显并不积极。事实上从阿拉法特后期开始,巴解权力机构和法塔赫上层就饱受腐败等丑闻困扰,在巴勒斯坦人心目中的形象、地位直线下降。此次阿拉法特死因波澜再起,他们恐仍会依托自己主导的“调查委员会”,对死因结论做低调和冷处理,以免这枚危险的政治定时炸弹突然引爆,让自己本已备受质疑和动摇的政治威信再受打击。

阿拉法特的死,最大受益者无疑是哈马斯,选举的胜利,加沙的实际控制,民调数据的领先,让哈马斯事实上取代阿拉法特留下的法塔赫,成为后阿拉法特时代巴勒斯坦政治权力的新核心。“中毒说”看似凶险,实则对巴解、法塔赫的杀伤力远胜哈马斯,因为即便哈马斯被质疑,也不过让这个本就和阿拉法特不对付,并富有暗杀传统的组织被“多记一笔”,而对巴解、法塔赫而言,阿拉法特死因的被唤醒,将进一步摧毁其所剩无几的、在巴勒斯坦人心目中的公信力和权威感,从而令其在与哈马斯的内斗中处于更加不利地位。正因如此,自去年7月至今,围绕阿拉法特死因调查,哈马斯一直态度积极,甚至咄咄逼人,而巴解、法塔赫则态度勉强,推一步走一步。可以想见,阿拉法特死因的任何新进展、新线索,都会被巴勒斯坦政坛两大派系用于相互间的政治博弈“劫材”,以打击异己,抬高自己。

然而无论如何,阿拉法特已长眠9年之久,民调显示,绝大多数巴勒斯坦人更多将阿拉法特死因视作其家族的私事,而非与巴勒斯坦民族利益攸关的公事。在许多巴勒斯坦人看来,不论其死因如何,都和巴勒斯坦建国大业无关,巴勒斯坦人有远比调查阿拉法特死因更迫切的问题亟待解决,“唤醒”阿拉法特的背后,不论有怎样的政治目的,在时移世易后的这种政治心态下,恐都很难如愿。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