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台湾反服贸:全民大太极  

台湾反服贸:全民大太极  

 

台湾反服贸:全民大太极

4月10日17时30分,“太阳花学运”中占领立法院的学生、民众在林飞帆、陈为廷等人带领下撤出立法院会场,结束了为时24天、585小时的僵局,比3天前陈为廷宣布的撤出时间,提前了半小时。

此时此刻,聚集在会场外、号称两万的“太阳花”支持者掌声雷动,当事、相关的各方各面,仿佛都松了一大口气。

然而当人群散去,掌声平息,一度被媒体聚焦、人声鼎沸的立法院,暂时让位给保洁人员善后之际,盘点这24天的成败利钝,人们不免会惊愕的发现,一切仿佛不过打了一场“全民大太极”——大家都一刻不停地在运动,却在一连串眼花缭乱的推磨转圈后回到纠结的起点。

“太阳花”们的太极

自“占领”的第一刻起,“太阳花”出头露面的“名人”,包括自始至终站在前台的陈为廷、林飞帆,以及始则嚣嚣、继而寂寂的魏扬等,“占领”的手段、诉求,都宛如太极推手般不断回旋变化。

最初,“太阳花”们表示“不反服贸,反的是‘黑箱’”,将矛头直指3月17日匆匆进行“30秒审查”的国民党籍立委张庆忠、林鸿池等;当马当局表示将检讨“黑箱审议”,重新排期审议后,“太阳花”避而不谈“黑箱”,转而要求“逐条审议”;在“逐条审议”也被默认后,“太阳花”抛出所谓“人民版本”的“服贸协议”,声称将以此替代此前已签署的“卖台服贸协议”;待“人民版”争议纷纭难有共识,示威阵营开始莫衷一是,“太阳花”又抛出“先立法、后审服贸”的新说法,扬言除非先通过两岸监督条例立法,否则将力阻服贸协议审议。

太极打到这里,已经黑而白、白而黑地转了一个乾坤阴阳——许多踉踉跄跄一路跟热点的围观者懵懂间恐早已忘了,“太阳花”最初的诉求,是要求速审、快审、认真审服贸,几番“云手”、“单鞭”、“白鹤晾翅”后,竟面不更色、气不长出变成了不审、反审、以后再审而依旧能自圆其说。

然而这一路“太阳花太极”竟还没有打完。

“太阳花”由林飞帆出面,喊出谴责“国会四大寇”(张庆忠、林鸿池、林德福、吴育升四名国民党籍立委)的口号,并扬言将在4月12日召开“人民议会”。尽管语焉不详,但话说到此,其诉求已不仅仅是要不要服贸、是立不立这个或那个法,而是立法院乃至立法系统本身了。

不过这招“仙人指路”尚未使老便又“太极”回去:4月7日,当“王声明”、“马五点”相继抛出,立法院外各路示威人马兀自对外兼相互较劲之际,“太阳花”却宣布将在10日18时撤出立法院,尚未捂热的“人民议会”还没等人民弄明白究竟是何方神圣,便已在10日17时30分,变成陈为廷、林飞帆们临别赠言似的一番“人民议会意见书”朗诵。

“太阳花”撤了——或按他们自己的说法,不叫“撤”而叫“转守为攻出关播种”(酷似国军昔日用于描述撤退的军语“转进”),但从“进”到“转进”,太极耍了一整套,到底是反黑箱、反服贸、反“一中”抑或反立法院、反选举体制,“太阳花”语焉不详,旁人也一头雾水。

蓝绿各方的“太极”

从“占领”伊始,王金平就一直在耍太极。

林飞帆说得不错,立法院是属于人民的(但是否就必须只属于“太阳花”代表的那些人民另当别论),但身为立法院长,王金平理应担负起立法院会场“管家”的职责,但24天来,王“管家”却始则闷声大发财,除了表态反对强制驱逐,和淡淡呼吁了几声“理性抗议”、“尽速撤离”外便作壁上观,继而于4月6日亲赴立法院现场,在三呼“台湾加油”后公开承诺“两岸监督条例立法前不审服贸”,却浑不顾身为立法院副院长的洪秀柱,和国民党立委总召的林鸿池的一脸错愕——按照林鸿池当天下午的说法,王“管家”的一番“太极”,国民党团事先竟一无所知。可这边知不知无人理睬,那边厢业已收势鞠躬,飘然下台。

“太极”王金平会打,马英九自然也会打。

王金平登台献艺前,马英九的“太极”早已开打,表面上步步后退,处处让步,实则迈开太极步,仍围着“服贸要审要过”的梅花桩绕圈。不论示威者中激进派别的刺激言行,或敏感人物张安乐的火爆登场,他都是拉开架势,保持距离,实在避无可避,则使出“太极推手”连卸带消,推个不沾衣角。

待王金平4月6日正式登台,马英九次日晚便召开党团会议,推出集“太极”大观的“马五点”,按照这五点,非但先斩后奏的“王声明”和当局一贯主张“并不冲突”,绿营和蓝营存在服贸审查的“一贯共识”,甚至“太阳花”和当局在大方向上也“并无矛盾”,一番云山雾罩后,剔除诸多“太极”花架子,赫然在目的,却是去年6月25日立法院蓝绿两党达成的服贸逐条审查、逐条表决共识,而“先立法后审查”的“王声明”真正内核,却在他淡淡一句“二者不冲突”下被踢到一边视若无睹。

这个“逐条”共识本是马英九为敷衍反对意见和绿营主动抛出,又是他惩于服贸生效在绿营“奥步”阻挠下一拖再拖,惟恐误了2015年“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大事而自行毁弃的,如今24天“太极”打毕,竟又兜回一年多前去了。

蓝营打“太极”,绿营也未遑多让。3月末,绿营大佬争先恐后走上街头,走近立法院,惟恐和“太阳花”们沾不上边,刚进入4月,却纷纷迈开乾坤步,打哈哈,兜圈子,和示威者明里暗里拉开了些距离。

“太极”背后的奥妙

“太阳花”们打“太极”,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尽管“太阳花”核心群体相对巩固,但人数有限,而动辄成千上万的反服贸示威者,则色彩斑驳,诉求杂乱,且随着事件的推移显得越来越不耐烦,越来越激进。广场运动最大的特点,就是趋于激进、极端的诉求、声音,往往会压倒、牵制相对温和、理性和务实的声音,而当局的每一次退让、妥协,又往往会成为激进派“再硬一下”的动力和理由,其结果,便是诉求层层加码,示威总难收兵。“太阳花”最初的几招“太极”,总趋势是调门越唱越高,要求越来越苛刻甚至古怪,很大程度上便是出于这种“争取群众”的惯性。

但这种高调最大的副作用,一是不断加码,永无了局,长此以往,便很难收场,二是疲兵久战,骨干会懈怠、分化,阵营内部会变得涣散难驾驭。“占领”最后几天,立法院内外的示威者已出现这种失控的苗头,指责“太阳花”过“软”或过“硬”的均有,且已有另起炉灶、分庭抗礼的萌芽,这迫使“太阳花”们不得不认真考虑如何谢幕的问题。

随着示威调门越来越高,进入4月,“国发会”民调显示,公众对“占领”的不认同度开始提高,4月1-2日“国发会”民调显示,尽管对“服贸”看法两极分化,但对“占领”本身持不认同态度的受访者,已高达69%,这令打着“人民呼声”旗号的“太阳花”不免感到尴尬。

弄巧成拙的“人民议会”则让问题变得更滑稽:按照林飞帆的说法,从政府到议会都应由人民主导,“人民议会”将是“由人民掌握的议会”。可如此一来,等于宣称台湾政府、立法院,乃至由上到下的7级选举都违背人民意志,都不是“由人民掌握”的,很显然,这种说法非但蓝营不能接受,即便绿营也不便附和,否则接下来的“七合一”选举,他们还如何张罗?

另两个重要势力——大陆和美国的“太极”,则让“太阳花”们无从借力打力。

大陆官方自事件伊始便冷眼旁观,自始至终只发一招:不同意单方面修改已签署的服贸协议。这招本身符合协商惯例,马当局无法还招,只能转头跟绿营和示威者周旋,而大陆除此之外几不出手,又让绿营和示威者想“抹红”也找不到着力处。

至于美国,台湾不仅是其盟友和远东重要战略立足点,也是其在亚太推广民主价值观的范例,“占领”或“人民议会”的一幕,对美国而言显然是极大的尴尬。如果说大卫.卜道维将“太阳花”的“占领”和民进党的“奥步”斥为“非法手段”,尚可解读为个人行为,那么国务院副发言人玛丽.哈尔夫“希望服贸协议审议能在和平且符合公民社会法律条件下进行”的表态,则无疑体现了官方意志。

美国正在亚太极力推广“跨太平洋自贸协定”(PTT),此次反服贸虽然和美国并不相干,但视贸易壁垒为美国经济利益极大障碍的美国政府,对这种超越法律和民主程序的抗议模式,无疑是警惕和冷淡的。

在这种情况下,“太阳花”的太极又兜转回来,便不足为奇了。

接下去的“太极”如何打

一番太极打完,日历等于被翻回2013年6月。

国民党和马当局欲速则不达,恐怕暂时只能捏着鼻子,任由绿营驾轻就熟地在逐条审核中祭起“奥步”的拿手好戏,并转而将精力首先放在巩固内部共识上。近日国民党一方面让“四大寇”之一的林鸿池道歉、辞职,一方面于4月10日就王金平党籍案提起上诉,用意昭然若揭。

绿营在猛省此次反服贸运动难以和自身选战造势合拍后转趋低调,很显然,接下来的日子,他们将继续驾轻就熟地在立法院“奥步”,让马政府的各项重大立法议程难以顺利过关,同时,他们当重新整合选举资源,将更多精力投入到为11月“七合一”选举布局、做准备上。

至于“太阳花”,其“深入民间、转守为攻”的“播种说”,带有很大程度“交代场面”的意味,和善于调动基层民粹的民进党团不同,带有浓厚“象牙塔”气息的“太阳花”,小众色彩相对浓厚,一旦丧失能吸引眼球、调动舆论的立法院“核心阵地”,他们的能量恐不免大打折扣。

当然,在台湾社会,对服贸、对大陆感到恐慌的人为数不少,反服贸的民意基础不可忽视,但反服贸群体本身是一个混杂了各色人等的群体,24天的“占领”期间维持大体上的“统一形象”已勉为其难,如今丧失了“中心舞台”,恐就更辨别不出谁是主角、谁是配角了。

至于中国大陆,则恐将一如既往地将“不同意单方面修改已签协议”这“一招鲜”打到底。道理是明摆着的:首先,中国决策层会感到,时间是属于自己的,且大陆民意对“让利服贸”的态度也并不热烈;其次,如今围绕服贸,台湾已是“全民大太极”的场面,至少11月“七合一”前改观无望,大陆便着急上火,又急得出来么?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