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苏格兰:独立概率有多大?  

苏格兰:独立概率有多大?  

前年10月15日,英国卡梅伦内阁同意苏格兰首席部长萨蒙德,在今年9月18日举行苏格兰独立公投之际,他本人恐怕绝不会相信,这个公投真会将苏格兰带向独立的前景:他本人是坚定的“统派”,他也好,保守党也罢,都绝不希望看见这一前景,因为这将意味着他们不得不背负巨大的耻辱和历史责任,从而在政治上一蹶不振。

当年卡梅伦的如意算盘,是趁支持独立的比率还不足以让“独派获胜”完成这次根据《苏格兰法案》合理合法、挡也挡不住的公投,用选票击退“独派”的进攻,再“劳民伤财”为由阻止苏格兰民族党在任内举行第二次公投,然后乘公投胜利的东风打赢2016苏格兰选战,以便设法修改《苏格兰法案》,从法理上断绝“苏独”的念想,并借此赢得声望,巩固保守党的执政地位。

然而民调的变化令人瞠目结舌:不久前“统派”还领先“独派”多达22个百分点,但9月5日最新YouGov/The Sunday Times民调显示,支持独立的比率已高达47%,而反对比率仅剩45%,前者首次反超两个百分点。和大多数类似公投不同,根据《苏格兰法案》,支持苏格兰独立的比例只要超过苏格兰适龄选民的40%,独立就可合法完成。

那么,苏格兰独立的概率到底有多大?

自9月5日起,原本以为高枕无忧、一直大打“高压牌”,用“独立后你们会失去很多”威胁苏格兰“独派”的英国内阁和各主要政党,在突如其来的危机感驱使下,手忙脚乱地推出一系列“投票红包”,7日财政大臣奥斯本在BBC表示,将与几天内推出一个赋予苏格兰更多自治区的“行动计划”,这包括“更多税收权、财政自治权、公共开支支配权”等一系列“苏格兰人想要的东西”。但正如许多评论家所言,在民调不利、公投在即下匆忙推出的“红包”,很难令苏格兰选民信服,却很可能让同样追求更多自治权的威尔士和北爱尔兰感到不满,即便这次侥幸过关,苏格兰“独派”也会从中受到启迪和鼓舞——闹越大“红包”也越多,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在“紧急派红包”同时,英国三大主要政党的政治家和英国官员们仍然继续施压、警告,希望苏格兰人“认清现实”,一旦苏格兰独立将意味着脱离英镑体系和英国福利体系,也很可能意味着脱离欧盟和无法加入欧元区,“开弓没有回头箭”,公投“不是表达抗议的场合,而是关乎国家未来的抉择”。但这些提醒是近两年来三大主要政党的“例行公事”,该起的效果“包括正面和负面的”早已起了,起不了的自然也一样。

当然,苏格兰独立的概率,或许未必像看上去那样大。

首先,英伦三岛传统土壤仍然强大,“统派”在“联合王国”面临“联合不起来”、连国旗上的颜色都可能损失掉一块的紧急关头,或许反倒会迸发出力量,如当年加拿大魁北克“统派”在公投决定性关头逆转民调那样险胜过关。要知道魁北克那次,“独派”在公投前18个月民调中一路领先,只是最后被逆转,而苏格兰民调中,9月5日是独派第一次领先。

其次,40%的门槛看似很低,其实暗藏玄机:独派需要获得的并非投票总人数的40%选票,而是合法选民总人数的40%,保守党政府将此次公投的合格选民年龄下调两岁至16岁,正是希望扩大合法选民基数,因为英国历次选举统计显示,青少年投票意愿最低,而中老年则相反,苏格兰60岁以上老年人仍有2/3支持统一,一旦老年人踊跃投票而青年人只在Youtube或推特上表示自己政治立场,届时公投结果就可能是“统派”获胜,或“独派”因投票率太低,而拿不到那关键性的40%。

或许英国各主要政党此时更应该考虑的,是“公投之后怎么办”:不论统一或独立,“联合王国”都势必要从根本上“换一种活法”——即便仍然可以“联合”,也势难和从前一样了。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