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苏格兰独立:英国女王缘何冷眼旁观?  

苏格兰独立:英国女王缘何冷眼旁观?  

 

苏格兰独立:英国女王缘何冷眼旁观?

原本以为只是走一走过场的9月19日苏格兰独立公投,在投票前最后一个月悬念陡生,民调显示,支持独立的受访者人数首次实现逆转,超过了支持继续统一的受访者人数。尽管由于1998年《苏格兰法案》中所设置的复杂、苛刻限制性条款,和2012年10月卡梅伦-萨蒙德公投协议达成时,前者偷偷塞入的一些“毒丸条款”,“苏独”的可能性其实并不像看上去那样大,但仅此也足以让卡梅伦首相等英国执政、在野三大政党在9月9日集体赴苏格兰“一日游”,软硬兼施地力避出现最坏结果了。

此时此刻,整个不列颠岛仿佛都被卷入了一场“统独”大角力,不论党派、立场,每个人仿佛都不能、也不敢置身事外,唯一的例外,似乎只有本应最有关系的那一位——伊丽莎白二世女王。

9月9日晚间,白金汉宫发表声明,称女王表示,自己将不就苏格兰独立公投做任何表态,因为“公投的取舍是苏格兰人民自己的事”,这打破了此前坊间某种传闻所言,即首相卡梅伦可能要求女王出面施加影响,从而扭转可能出现的英国分裂局面——即便首相真会这么请求,女王也将不予理会。

英国、乃至英国以外许多仍以女王为国家元首的英联邦成员国民,至今仍会在礼仪场合高唱“天佑英王”,女王如何能对与白金汉宫近在咫尺的苏格兰独立倾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然而,倘真正熟悉英国政治体制和传统,就会明白一个道理:这是英国君主唯一可以做的选择。

9月9日的白金汉宫声明称,女王“决不会打破自大宪章以来,英国奉行不悖的君主立宪惯例”。在历史上,英国政体的改革也曾出现流血、暴力和动荡,最终逐步摸索出一套独特的妥协主义、改良主义路线,即君主放弃对行政和立法权力的干预,换取后者对王室存在及王权的尊重。这种妥协主义和改良主义在英国既似无处不在,又似了无痕迹,成为确保英国政治生活和社会平稳、安定的基石。很显然,作为这种平稳、安定最大受益者之一,王室和女王不希望因小失大,因苏格兰一时之利害而乱了自己的根本大计。

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历史恩怨漫长而复杂,既有切割不开的血缘脉络,又有难以抹煞的血腥仇怨,女王倘贸然介入“苏独”话题,是唤起苏格兰人对血缘的温暖回忆,还是激发对旧日怨仇的冲动感情,是难以预料的,“不做不错”反倒是最稳妥的选择。

如前所述,“苏独”的可能性远不像许多人想象、或一些媒体爆炒的那样大,且即便真的通过公投实现“苏独”,理论上伊丽莎白二世仍是苏格兰的君主,只是由一个独立国家的君王变作两个独立国家的君王,这在欧洲历史上既不乏先例,事实上作为英联邦共主,她也一直“身兼多职”,此时以君主名义施压,或许反倒刺激苏格兰“独派”索性“再向前走一步”,进而对政体、国体发起挑战,届时就更难收拾。

不仅如此,英国王室在历史上曾多次得到或失去某个尊贵的头衔,如“法国国王”的称号于1802年彻底放弃,而“印度皇帝”的头衔则在1947年印度独立、印巴分治后丧失,如今仍然保留的加拿大、澳大利亚、牙买加等国国王尊号,乃至延续十多个世纪的“诺曼底公爵”头衔,究竟能否保留、能保留多久,也要看这些尊号所在地政府、人民的意志。中世纪早已远去,即便曾经以“铁和血”换来的领地、尊号,如今也必须顺应新的时代,和新时代的游戏规则,用一种有尊严而得体的态度去面对。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