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苏格兰:公投和公投之后  

苏格兰:公投和公投之后  

 

苏格兰:公投和公投之后

9月18日,苏格兰独立公投如期举行,次日统计结果揭晓,400多万登记选民中,有86%的选民参加投票,最终支持统一的一派以55%对45%的优势获胜,“联合王国”将继续维持下去。

苏格兰和英格兰历史上曾是两个独立的王国,彼此间既有密切的血缘关系,也经常发生血腥的战争和杀戮。1603年,,斯图亚特王朝的詹姆斯同时成为英格兰、苏格兰两王国的继承人,这两个同在不列颠岛上的王国首次合二为一,1707年5月1日,两国国会通过《联合法案》合并,苏格兰的国会解散,管理则移交伦敦西敏寺相关机构。

虽然号称“联合王国”,但长期以来苏格兰人自感处于弱势地位,对地方自治权利不足啧有烦言。上世纪60-70年代,北海油气田相继投产,这些油气田大多处于苏格兰海域,但苏格兰所获利润无几,加剧了双方矛盾。

为缓和这些矛盾,1998年英国政府通过《苏格兰法案》,规定恢复苏格兰议会并在此基础上成立更有权力的自治政府,,允许苏格兰人通过全民公投独立,但规定了苛刻的条件(全体选民中40%投票赞成方能独立,这实际上是说弃权票甚至不投票都等同于反对票)。

苏格兰是工党的传统票仓,社会普遍崇尚高补贴、高福利的左翼政治路线,而英国自撒切尔时代以来,崇尚自由经济、小福利、小政府的保守党长期执政,伦敦和爱丁堡之间矛盾更甚。2011年,持独立立场的苏格兰民族党在党领萨蒙德领导下,历史性获得苏格兰议会多数,萨蒙德当选苏格兰地方政府首席部长,承诺在5年任期内促成苏格兰独立公投。经过多番拉锯,2012年10月15日,卡梅伦和萨蒙德达成了举行此次公投的协议。

在卡梅伦看来,尽管苏格兰人对英格兰人有许多不满,但长期以来苏格兰一直是“统派”遥遥领先,不过“独派”有缓慢抬头趋势,早日举行公投可以及早堵住“独派”的口,一旦获胜,不仅可借机敲打工党,增加2016年大选获胜的概率,更可寻机抬高公投门槛,避免一再遭逢“统独”问题。为求万无一失,卡梅伦虽然放弃了不受欢迎的“40%赞成票”条款,却趁机加入了一些“毒丸规则”,如公投规则规定,9月2日为登记截止日,此日前所有居住在苏格兰的欧盟和英联邦成员国公民均可参加投票,而居住在苏格兰以外的苏格兰公民却不允许投票,前者多半支持统一以免自找麻烦,而后者则从来都是“苏独”情绪最浓厚的群体,且总人数多达80-115万(苏格兰登记选民总数不过400多万)。

然而让所有人始料不及的是,卡梅伦当初过于自信,贸然举行公投并自作聪明修改规则,在长达近两年时间里对“独派”可能的抬头漫不经心,发现民意结果逼近后,先是一味高压,继而不断让步,进退失据,而本应在苏格兰“说得上话”的工党最初只顾看保守党笑话,待发现苏格兰果真有可能独立、一旦如此则工党将因失去票仓而一蹶不振,再手忙脚乱补救,结果差点在选举前夕翻船:9月5日,YouGov/The Sunday Times民调首次给出“独多于统”的惊人结果(此前一个月“统派”还领先10个百分点以上),此后为挽回局面,英国政府和三大政党不得不联合发布声明,承诺给予苏格兰人更多自主权,包括资源分配、福利政策等,原本“作中立状”的王室、伦敦各财团和金融机构、军方将领等也纷纷作出各种姿态,最终总算有惊无险。

正如许多分析所指出的,苏格兰独立存在许多难以迈过的门槛。

政治上,一旦独立,联合国、欧盟和北约的成员国资格都会出现种种问题,并可能令苏格兰政府、民众付出诸多不便和沉重代价;经济上,苏格兰GDP总值只占全英9.2%,寄予厚望的北海石油、天然气储量只能维持30-40年,且一旦“苏独”,横亘英苏间的边界将严重影响苏格兰另两大支柱产业——酒业和旅游业。

不仅如此,为挽回局面,卡梅伦政府和三大政党在公投前夕慷慨许诺,许多此前苏格兰梦寐以求却求之不得的利益让步,如今已轻易到手,包括政治、经济上更大自主权,和社会福利方面的更多倾斜,在这种情况下“见好就收”也符合英国人一贯善于妥协变通的传统(尽管未必符合萨蒙德等人的意愿)。

最终10%的统派领先优势,实际上反映了长期以来统独两派的传统支持率落差。

9月20日,卡梅伦发表演说,力图将公投渲染为一场胜利(或干脆说,渲染为自己、保守党和英国共同的胜利),但在演讲中他再度出人意料地提及几个敏感话题,如“公投不应再举办”、“给予苏格兰人的利益让步也应给予其它英国人”等,这些敏感言论不免让人担心这位著名的“南英格兰少爷”是否会再度“祸从口出”,因为倘这么快就试图把交换苏格兰妥协的“红包”缩水,政治后果不啻在好容易平静的池塘里扔进一枚炸弹,若只给苏格兰“红包”而不理睬其余英国选民,则难免得罪保守党死忠(保守党在苏格兰基础薄弱,而在苏格兰以外支持率很高),但倘若“红包人人有份”,则非但英国财政未必受得了,又置长期以来保守党奉若圭臬的撒切尔新保守主义于何地?

在爱丁堡方面,萨蒙德倒是痛快认输,并且表示将在11月苏格兰民族党年会上辞去党领和首席部长职位,这一举措是否会对2016年苏格兰地方选举构成影响,仍需拭目以待。

苏格兰公投引发广泛国际关注的一大原因,是此次投票前的戏剧性波折,导致了“会哭的孩子有奶喝”的客观结果(尽管主观上伦敦并不希望如此),人们想知道,威尔士、北爱尔兰等联合王国其余组成部分,以及欧洲和欧洲以外谋求“和平分离”的民族、地区和势力,是否会依样画葫芦,以及倘果真如此,将产生怎样的连锁反应。对于这一切,恐怕只有时间才能给出答案。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