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加拿大国会山庄血案:最担心的是什么  

加拿大国会山庄血案:最担心的是什么  

加拿大国会山庄血案:最担心的是什么

东部时间10月22日上午,一名持枪的不速之客闯入渥太华国会山庄,开枪射杀正在无名烈士墓前站岗的24岁预备役士官奇里洛下士(Nathan Cirillo),随后闯入国会中央大楼“荣誉厅(Hall of Honour),接连射伤3人后被击毙。

据加拿大皇家骑警总监鲍尔森(Bob Paulson)称,枪手系32岁的迈克尔.泽阿夫-比伯(Michael Zehaf-Bibeau)。他出生于蒙特利尔,父亲是利比亚移民,以开咖啡馆为业,母亲在联邦政府部门工作,父母早已于近20年前离异。泽阿夫-比伯曾先后在蒙特利尔、卡尔加里和温哥华居住,可能拥有加拿大-利比亚双重国籍。

由于此前两天,在加拿大魁北克省圣约翰苏尔里舍诺,曾发生25岁的“圣战”支持者马丁.鲁诺(Martin Rouleau)开车撞击两名加军士兵,导致一死一伤的事件,人们在国会山庄血案发生后,立即将两件事件联系看待,担心是ISIS等极端恐怖组织针对加拿大目标实施的系列恐怖暴力袭击。不久前,加拿大下院通过决议,授权政府和军方派遣6架战斗机远赴伊拉克,去“履行国际反恐义务”,ISIS便已在网络上号召支持者对加拿大目标发动“无差别圣战”。

有知情者称,泽阿夫-比伯曾有毒品犯罪前科,本人也有毒瘾,因赴利比亚或叙利亚受阻而对政府有怨言,也有人称他曾散布过支持“圣战”或反对加拿大政府的极端言论,但没有迹象表明他和马丁.鲁诺认识,他和一些恐怖涉案者有联系,但不在皇家骑警90人监控“黑名单”上。事发时曾有人声称枪手为2-3人,但皇家骑警最新声明表示,作案者仅泽阿夫-比伯一人。

事发时国会中心正处于办公状态,执政党联邦保守党和在野党联邦新民主党在中心A座开会,总理哈珀也与会,另一个在野党联邦自由党则在地下室开会,大部分加拿大联邦重要阁员、议员都在现场。作为旅游名胜,当天国会山庄正开放游览,有数百人在现场参观,其中还有幼儿园儿童。最初有报道称哈珀被第一时间疏散,但随后警方证实他本人滞留在现场,一些议员甚至开始用桌椅堵塞办公室大门,或寻找带矛尖的旗杆准备自卫。手无寸铁的保安萨米阿姆.宋(Samearn Son)挺身而出试图夺取嫌犯枪支,虽被打伤未果,但迟滞了对方行动,使得警方得以及时赶到。

正如一篇加拿大媒体文章所惊呼的,此次事件中,“加拿大民主的心脏被恐怖暴力袭击”,这种行径是加拿大建国至今所未有的。自19世纪初加美战争结束至今,加拿大本土未罹战火已逾百年,除了冷战期间曾担心外来核威慑,加拿大人对本土和自身安全始终充满信心。正是本着这样的信心,加拿大才会放心大胆地在百年间将自己的精锐武力派到万里之外“维护他国、他人的和平与安全”;也正是本着这样的信心,加拿大才会在冷战结束后放心大胆地精简兵力,将宝贵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投入到政府和纳税人认为更需要的领域。

作为奉行多元文化政策的移民国家,加拿大长期以来“开门迎客”,却也因此被一些恐怖分子钻了空子,“9.11”事件一些参与者就曾出入该国,而几年前该国魁北克省甚至曝出“圣战者”私设营地进行军训、为大规模恐怖袭击做准备的事。每次这类事件发生,当事部门和安保机关都会检讨一番,表示要“加强戒备”,但短短两天内接连发生的事表明,准备还远远不够。

事发前,尽管多次有人警告“安保级别不够”,但国会山庄一直维持“中度安保”,事发后一度出现混乱,正如许多评论所言,国会山庄和无名烈士墓是加拿大国家的象征,如今国家象征在光天化日下被袭击,所产生的震撼、恐惧和悲愤,绝非旬日间可以消退。

不仅如此,据悉该国全部27个军事基地已分别采取“适当安保措施”,其中一些大的军事基地已加强门禁,军人要求不要穿制服外出,这些措施固然有其必要性,却可能在社会上产生消极影响——如果国家和社会的保护者也如此缺乏安全感,那么谁来捍卫我们的安全?

更有人担心,接连发生的类似案件,可能动摇加拿大社会对多元文化、族群平等的信心,并因由此产生的怀疑、戒备心理,损害加拿大原本长期引为自豪的自由、开放形象。事发后嫌犯曾活动过的卑诗省本拿比清真寺收到“仇恨信件”,虽无证据表明二者相关,却也引发普遍关注。

兹事体大,迄今执政、在野各政党保持着团结一致的姿态,哈珀总理和三党领袖均表示支持反恐,谴责暴力,并重申“恐怖分子注定一无所得”——这恰表明政治家们最担心的所在,不在于连锁反应或示范效应,而在于担心这起事件动摇加拿大的“国本”,即对社会自由、安全的信心,和对多元文化原则的认同。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