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美国和古巴真能化敌为友么?   

美国和古巴真能化敌为友么?   

 

美国和古巴真能化敌为友么?

12月17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在事先并无多少征兆的情况下双双在各自电视台发表讲话,宣布两国将共同致力于谋求关系正常化,并讨论恢复中断整整50年的古美外交关系。

古巴距离美国最近的直线距离仅145公里,说是“一衣带水”毫不为过,但长期以来两国关系险恶,彼此都将对方视作“不可接触”的仇敌,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号称曾遭受过638次暗杀,创下世界纪录,其中大部分被“归功”于美国军情部门直接或间接的作为,而美国则对古巴实行了长期的全方位制裁,令古巴这个曾是美洲最早“西化”土地的富庶岛屿经济长期停滞不前。

这样的一对死敌似乎从任何角度都难找到和解的理由:冷战期间的相互敌对不去说,即便冷战结束20多年后的今天,美国仍年复一年在安理会行使否决权,顽固而孤独地拒绝包括盟友在内、全世界大多数国家“解除对古巴全方位封锁”的要求,而古巴也依然一边小心翼翼地进行改革,一边继续强调自己的“反霸”和“社会主义道路”。

由于苏联的解体,曾是古巴安全“保护伞”的苏东集团不复存在,古巴之于美国,弱强之势更加分明,美国似乎并无必要在古巴未明显“服软”(就在此次电视讲话中,劳尔.卡斯特罗仍强调“古巴人民英勇捍卫了社会公正和独立的理想,面对危险、攻击和逆境百折不挠”,并继续坚持“建设繁荣、可持续发展的社会主义”)情况下,松动其坚持了50多年的对古高压政策。那么,美国为何要这样做?古美两国真能化敌为友么?

必须看到,古巴弱小,美国强大,古巴长期作出的反美姿态,很大程度上是迫于美国压力而摆出的自保姿态,只要美国不至于威胁古巴、或确切说威胁卡斯特罗兄弟的存在,古巴并不一定要坚持反美,对此卡斯特罗兄弟也并不否认,双方非正式的外交接触也有相当长时间,此次双方关系松动的导火索,是古巴释放为CIA工作的美国公民阿兰.格罗斯和另一名被关押近20年的CIA间谍,以换取美国抓获的3名古巴间谍,而这次被古巴方面否认为“囚犯交换”的囚犯交换,按照劳尔.卡斯特罗的说法,是早在2011年6月就由菲德尔.卡斯特罗所倡导的。尽管双边关系长期处于紧张状态,但古巴对美国经济的依赖程度一直不低(侨汇、旅游收入和通过间接渠道的雪茄出口等),改善两国关系,打破美国制裁,一直是古巴当局的愿望。

而美国之所以执意要跟小小的古巴为难,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当年冷战高潮时的防范戒备心理,惟恐近在肘腋的古巴成为苏联捅到自己咽喉前的一把尖刀,因此必欲清除、封锁而后快,1961年美国协助古巴流亡者制造的、一败涂地的“猪湾事件”让卡斯特罗感到了美国对自己政权的巨大威胁,从而更急切地谋求苏联保护,不惜偷偷放苏联战略核武器入境,从而引发次年的“古巴导弹危机”,而这次差点触发核大战的危机,又让美国对古巴更加心有芥蒂——不是怕古巴,而是怕苏联核威胁的再度逼近。

如果说,冷战期间古巴奇迹般的存在,其背后是美苏两国为避免擦枪走火引发核大战,在导弹危机后心照不宣地达成“核平衡”,那么冷战后古巴的平安无事,则恰拜了苏联东欧集团解体所赐——没有可引入室的“狼”,古巴这间小小的“室”,自然也就无足轻重了。

冷战结束后古巴停止了“输出革命”,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关系明显改善,正因如此,联大几乎每年都会出现要求美国结束对古巴封锁的提案,并得到大多数国家附和,对此美国虽年年峻拒,却也不得不正视这种越来越大的压力。近年来“美国后院”拉美左倾思潮占据上风,美国不得不考虑采取一些措施加以安抚。此次交换囚犯,拉美籍的教皇弗朗西斯居间调停,一方面让美国有台阶可下,另一方面也再次让奥巴马政府感到,继续维持现行对古巴政策,在拉美和国际社会已更难得到太多共鸣,

更重要的是,和古巴改善关系与其说是美国的选择,毋宁说是奥巴马和民主党的选择。

尽管冷战期间两党对古巴政策差别不大,但冷战结束后,共和党较民主党更倾向于坚持对古高压政策。对民主党而言,拉美裔美国人的选票至关重要,2008年奥巴马之所以“黑马爆冷”,拉美裔选民70%的投票支持比例发挥了关键作用,这些移民中大多数希望古美关系正常化,改善古美关系有助于巩固这个“铁票仓”。不仅如此,输掉中期选举、势成“跛脚”的奥巴马也希望抓住几个历史悠久的“老大难”问题开刀,如果闯关成功自己将名标青史,反之则是共和党及民主党“后来人”要解决的麻烦,反之自己也无需再为两年后的选举操心,何乐而不为?

然而真的改善关系又谈何容易。

如前所述,共和党对改善古美关系持坚决反对立场,如今他们占据参众两院多数席位,且摆出一副“民主党支持什么我们都反对”的不合作姿态,甚至连传统上符合自己主张的TPA等问题都不免作梗,何况“相性不合”的古美关系改善问题?奥巴马在电视上对古美关系回暖“务虚”当然无妨,但任何需要“落地”的具体政策,都势必在国会受到共和党人的狙击和掣肘。

尽管在广义的拉美裔移民中,支持美古改善关系的是大多数,但古巴政治难民对此却持坚决反对的立场,他们人数虽不算多,但在院外游说方面的力量不容小觑,这也会对古美关系的回暖构成牵制。

不光美国,古巴方面也同样存在障碍。毕竟如今的哈瓦那,执政决策的仍是年事已高的卡斯特罗兄弟,对为敌50余载的美国,在“小大之势不均”的大环境下,他们也必然是一边小心翼翼地接近,一边时刻做好缩回去的准备,正所谓“逢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交一片心”,这也是形势使然,不得不为。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