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大温:运联的“钱途”与“钱景”  

大温:运联的“钱途”与“钱景”  

 

大温:运联的“钱途”与“钱景”

近日,大温地区市长联会(Mayors`Council)以109对19票的表决结果,通过在明年3月发起为运输连线(TransLink,简称运联)解决预算问题增加省税(PST)省民公决的决议,这是卑诗省地区市选刚结束不久所作出的第一个重大市政计划决定,并立即引发热烈争议和广泛议论。

公投内容:大家来掏钱

公投的内容很简单:明年3月中旬左右,将以邮寄方式向区内居民寄送公投选票,表决内容为“是否同意将PST税率增加0.5%,以确保本地运输系统获得稳定财政来源,改善交通拥堵状况”,投票人将有6周时间完成投票。

本省PST税率目前为7%,如果公投得以通过,区内税率将增至7.5%,这意味着所有需缴纳PST的商品和服务,此后都将自动加价0.5%。

耐人寻味的是,本省上一次公投是2011年6月举行的合并销售税(HST)存废公投,公投的结果,是HST被取消,原有的GST+PST销售税制被恢复。一些对此次增加PST税率公投不满的人士表示,倘HST未在上次公投中被废除,此次通过增加PST为运联筹款便师出无名。对此另一些人士评论称,即便HST不被废除,运联也会设法通过其它名目,达到让“大家来掏钱,我来办交通”的目的。

按照卑诗省府的解释,未来10年运联为维持交通系统的正常运作,及计划中的维修、建设项目(长青线除外),需要总计75亿元经费,其中50%由区内居民负担,45%由商户负担,5%由游客负担,增加PST的方案是“对区内居民财务负担增加最少选项”,平均每个本区居民家庭每年只需增加支付125元,而运联每年可借此筹集到2.5亿元资金。

运联的“钱途”

运联是1999年成立的公营机构,TransLink只是通称,官方正式的称呼则是不列颠哥伦比亚南岸运输管理局(South Coast British Columbia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是官方指定的、在温哥华大都市区(Metro Vancouver)独家经营区域内公共交通,并负责区域内公交网络筹划、发展、管理的机构,一方面,它是“衙门”,是对大温市长联会负责的官办行政机构,另一方面,它又是经营企业,下属海岸-山岳公共汽车公司(CMBC,负责区内公交巴士)、不列颠哥伦比亚捷运公司(BCRTC,负责除加拿大线外的大温天车)、西安快车公司(WCE,负责铁路西岸快车运营)等实体。

运联的资金来源主要有三个途径:税款拨付,经营收入,各级政府拨款。

税款拨付系最经常、最稳定的资金来源。

首先,汽油价格中就包含有拨付给运联的附加费,仅2012年4月1日起,大温市长联会决议每升汽油增加两分专门燃油附加费,每年就为运联提供约4000万元经费,而这每升两分还远非全部——大温油价构成消费税、碳税和附加税各项累计,所占比重已达到油价的36%,高居全加拿大各省区之首,而这些费用中都有一部分最终会转拨到运联手中,总数为每升燃油0.17元,称作Transit tax。

其次,卑诗水电局征收的水电附加费(Hydro Levy),相当一部分会贴补到运联经费中。

第三,停车场费用附加税。尽管2007年底商业物业停车场税被取消,但其它停车场的附加费运联仍可染指(2010年1月1日自7%增至21%)。

第四,物业税。运联理论上可分享物业税总额的7-10%,2008年3月市长联会批准商业物业税每50万加税24元,居民物业税增加2.6%,这些费用全部用于运联。2012年4月,运联更单方面核准自6月起将商业物业税增加1.33%,住宅物业税增加1.73%,这些钱当然也全数进了运联自家腰包,当时有统计显示,2000-2012年运联仅从物业税一向所获的收入,就从每年9000万元增加至3亿元,涨幅远超过一般城镇的物业税。不过由于对运联的浪费不满,一些市镇取消了这项拨付,如2013年3月,温哥华市议会表决决议,将不再将本市物业税收入拨付给运联,这令后者每年少收入约3000万元。

经营收入包括票价、广告收入、资产运作和储备金利息收入,以及收费道路、桥梁的营收等,这些收入的1/3可由运联自行支配。

正因为这些收入和运联利益息息相关,因此长期以来运联想方设法增加票价、增加收费桥梁数量,自2005年至今,大温公交票价已在运联的一路“哭穷”下,连着涨了4次(2005、2008、2010、2013),而近几年来运联绞尽脑汁增加菲沙河上收费桥梁数量、流量,并力图通过更换、维修、拆除等办法,减少免费桥梁的数量、流量,奥妙也正在于此。

各级政府拨款主要针对一些重大项目,如加拿大线、长青线等,其建设费用中相当一部分来自联邦暨省级政府拨款。

此外,一些项目还进行了商业化运作,如2012年加拿大线Capstan Way车站建设费用2500万元就由公寓开发商协平世博集团(Concord Pacific)提供,回报是后者在车站附近区域获得公寓开发权,而每户公寓单位为此额外支付建设费用7800元。未来长青线上的Lincoln站修建费用构成则更复杂,卑诗省、三联市两级政府,高贵林购物中心,Morguard地产投资信托基金都有参股,联邦则注资700万元。

“钱途”的“钱景”

几乎从第一天起,运联就一直在“哭穷”。

BCRTC运营的天车世博线、千禧年线分别落成于1985年和2002年,近年来故障频仍,据不完全统计,这两条线路仅7-10月就出现逾10起较大停运事故,累计停运时间超过120小时,仅7月就发生了3起,而运联将一切归咎于“没钱”,日前他们花了几个月时间,邀请前多伦多GO Transit总裁加里.麦克内尔进行“独立调研”,所得出的结论,便是大温天车系统需要再花7100万元修缮,才能改善目前的状态,减少瘫痪频率,提高准点率。

目前菲沙河上流量最大的免费桥梁——帕图洛桥建成于1937年,运联一再要求重修、重建(当然也隐含改为收费桥梁的言外之意),而给出的账单居然高达12亿元。

此外,长青线(总造价16亿运联要拿出4亿)、温哥华-UBC线、素里轻轨……各种拟议中的重大项目,运联一律高呼“拿钱来”。

除去业已实行的涨价方案,运联近年来提出而被封杀或部分封杀的“钱景”可谓花样百出。

2009年,运联提出提高票价、增加燃油税、停车税等要求,希望总共增加收入4500万/年,但最终只部分达到目的(三项累积增收约1300万)。

2010年11月,运联提出“3年发展计划”,表示希望自2012年起物业税每年每户增收至少36元,结果连市长联会也觉得忍无可忍,予以封杀。作为替代,一些市长提议征收“道路占地费”、“汽车附加费”(Vehicle Levy)等,但这次封杀的是运联——他们觉得这类费用牵扯面大,不易实施或得不偿失,拿不到“快钱”。

2012年,运联因迟迟无法从物业税中得到更多,转而支持“汽车附加费”和增加更多碳税,这次轮到市长联会中许多市长坚决反对,最终不了了之。

关键在于,运联如此拙劣的管理,却靡费着完全不相称的高管薪酬。

2008年票价上调后,《省报》曾披露时任CEO雅各布森(Pat Jacobsen)、副总裁库明斯(Fred Cummings)、公关负责人帕顿(Bob Paddon)薪水分别比2002年增长77%、91%和100%,且每年还有15%的花红,即便2002-200年,运联超过年薪7.5万元的雇员竟多达174名,总数高达1800万,六年间上涨300%。

加拿大纳税人联盟(CFT)曾披露,这家公营垄断机构曾在2008年将董事主席的年薪由4万升至10万,占董事局年预算的23%还多,并将开会津贴由原先一次200提高到1200加元,理由是这样“可以鼓励董事们更积极地投入到研究公交计划当中”,而这一切按程序,只需董事们自己投票决定——也就是说,运联董事们是自己决定给自己增加收入。

今年2月,CFT评选出第16届浪费公帑全加“金猪奖”,运联勇夺“冠军”,成为消费者心目中浪费公帑之魁首,且这种浪费还在继续:去年8月运联公布的2012财务报表显示,当年年薪10万元以上雇员总数大幅增加14.6%,新任CEO贾维斯(Ian Jarvis)年薪从2011年的382954涨至394730,加上补贴和福利总计438700,居然比哈珀总理挣得还多,与奥巴马总统相差无几,COO凯尔塞(Doug Kelsey)从329936涨至336729,加补贴和福利总计377054,CFO麦克莱伊(Cathy McLay)从285481涨至294877,连补贴、福利330753,EVP帕顿(Bob Paddon)从244699涨至273889,连补贴、福利307857。

运联成立了专门、独立的警队,总人数高达166人,其中年薪10万以上者多达58人,2/3警员只担负查票任务,平均每名警员每月摊不到一次偷窃以上的案件处理。

2012年,运联大张旗鼓编列1.71亿元预算,推出所谓“聪明卡”(Compass Card),结果这套系统屡屡出错且总也修不好,启用至今遥遥无期,预算却已超值2300万元,而这套系统原本打的,又是从乘客身上揩油的如意算盘,如取消原本有两成票价折扣的FareSaver十联票和实施长达14年的Employer Pass Program(月票优惠15%),更将令一直深受大温人欢迎的“家庭月票计划”(周末和公众假日持一张月票4口之家可免额外费用搭乘公交)成为历史。

近几年来,运联尽管收入不断增加,但运营成本的水涨船高、管理水平的“居低不上”,加上一些项目的莫名靡费,令每年亏损额都在900万元上下,对此运联从不反省自己的管理,却总是一味“要钱”。

甚至,今年7-10月在大温引发众怒的天车屡屡瘫痪事故,也照样成为运联“要钱”的资本:前述7100万元的狮子大张口,所谓“独立调查”,委托的调查者,是拥有和运联类似背景的CO Transit前头面人物,所能得出的结论可想而知。

大温本就是是加拿大物价水平最高、人均收入最低和税负收入比数据最难看的地区之一,一味增加税负以满足运联永远填不满的欲壑,显然是难以为继的,将对城市经济、社会运营成本和社会活力构成致命伤害。

对此运联并无反省之意,即以民愤最大、连省长都看不下去的高管高薪为例,其发言人哈迪(Ken Hardie)就曾振振有词表示,和其它类似企业相比,运联高管薪水低近四成,言下之意是“加得还不够”。

正如许多分析家所言,任何公营事业项目的费用必然直接或间接来自税款,但倘若这些公众的血汗钱最终仍要交给运联去运作,倘若运联仍是目前的状况和态度,人们当然要多问个“为什么”?现有资金都用不好,“节流”都不肯做,凭什么把更多钱交给他们,好让他们继续在诸如“聪明卡”之类项目上挥霍,或变成高管们各种名目的年终花红?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