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萨科齐的“再登陆”  

萨科齐的“再登陆”  

2014年11月29日对于法兰西政坛、法国右翼大党人民运动联盟(UMP),以及爱丽舍宫现在的主人、来自法国社会党(PS)的现任法国现任总统奥朗德(Fran?ois Hollande)而言,恐怕都是不平静、不寻常的一天: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回来了。

小个子的“再登陆”

作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曾任总统,萨科齐的政治履历似乎并不算十分辉煌,不论任期、资历或名望,都未必强过雅克.希拉克(Jacques Chirac),更不用说望老前辈戴高乐将军(Général Charles André Joseph Marie de Gaulle)之项背了。饶是如此,这位只任过一届、并在任期末创造了第五共和国在任总统人气支持率最低记录的小个子,仍然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正是在有些离经叛道的萨科齐一手主导下,法国右翼才在本世纪初整合为UMP,而他本人也在2004年11月28日当选党主席,并以此为台阶一步步踏上法国总统的高位。

2012年,因治理经济危机不力而输掉大选的萨科齐辞去党主席职位,并宣称“退出政坛”,当时就有人预言“他还会回来”,因为萨科齐对政治前途意犹未尽,而时年57岁的他在盛产“政治常青树”的当代法国政坛,仍算得上年富力强。

事实也的确如此,当时《新观察家报》援引接近萨科齐的人士透露,萨科齐之所以引退,是因为当时舆情、民意和党内意见对自己不利,如果恋栈很可能反倒断送前程,不如以退为进,等对手们风头过去再出头不迟。

很显然,蛰伏两年后,这位政坛“小个子”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今年夏天起,“萨科齐将出面竞逐UMP主席”的传闻便不胫而走,并在9月19日被他本人在twitter上亲自证实。11月28-29日,在UMP主席的网络票选中,萨科齐获得64.5%的绝对多数选票,轻松战胜勒梅尔(Bruno Lemaire)和马里顿(Hervé Mariton)两位挑战者,重返UMP主席位置。

“再登陆”初战告捷,“小个子”显然意气风发,在twitter上他表示,当选UMP主席不论对他或UMP而言都是“崭新的开始”、“是时候立即开始行动了”。

很显然,当选党领不过是萨科齐东山再起的开始,他的目标是重返爱丽舍宫。

党外对手的“肌无力”

如果萨科齐的对手仅限于党外,那么可以说,那些“肌无力”的对手暂时的确难以和萨科齐抗衡。

先说社会党。

不出意外,社会党下届参选者仍然是奥朗德,根据voi x民调,这位总统的民意支持率在2014年的最后一个月里终于久违且难得地上升了两个百分点——“高达”14%,而在此前一个月,民调显示其支持率跌到史无前例的12%,把两年前萨科齐创造的、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最不受欢迎总统”纪录远远抛在身后。

原本奥朗德就以“乏味政客”著称,之所以能在两年前击败萨科齐,是拜选民厌倦右翼长期执政,对贫富分化、高失业率和低增长率不满所赐(即便如此也差点被萨科齐翻盘)。但上任以来左翼在这些方面同样乏善可陈,法国经济和就业状况依旧不理想,而在外交领域,如果说萨科齐的政策饱受争议,那么奥朗德的作为同样有过之而无不及,在这种情况下,奥朗德未来(至2017年大选)支持率大幅反弹的概率微乎其微。

相较而言,总理瓦尔斯(Manuel Valls)人气要好得多——事实上他正是左翼社会党最受欢迎的政治家,本月他的支持率同样上升(3个百分点),但也不过达到25%。

萨科齐的支持率如今有34%,尽管从绝对值看,这个数字并不值得夸耀,且同期对其持负面看法者的比例也有所增加,却足以笑傲所有左翼对手(瓦尔斯已是所有左翼、深左翼政治家中民意支持率最高的一位了)。

那么极右翼和中派呢?

在这些潜在挑战者中支持率最高的,是极右翼国民阵线(FN)领导人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只有26%,比萨科齐落后8个百分点。

如果现在就进行大选,萨科齐恐怕真的会笑到最后:左翼支持瓦尔斯的比例(52%)高于支持奥朗德的(38%,相反不支持率高达54%),届时能否推出个众望所归的候选人都成问题;中派、深左翼、极右翼中呼声最高的只有玛丽娜.勒庞,而以往选举历史证明,FN候选人进入第二轮决选等于“保送”其对手进爱丽舍宫——法国人还远未做好让这样一个极端政党上台执政5年的准备。

说干就干

正因如此,萨科齐真的“现在就行动”了。

12月1日,也即其当选后第三天,他便开始忙于和UMP党内各派系领导人会晤,力图将一盘散沙的UMP乃至整个右翼重新整合起来——一如他2004年所做的那样。

12月22日,萨科齐对RTL电台宣称,他将自明年1月起恢复UMP“党的积极分子会议”制度,每周开一次,他本人则将自明年1月起巡回法国各地,出席所在地UMP的党务会议,他的政治“高参”奥尔特弗(Brice Hortefeux)甚至为即将开始的巡行制订了专门的口号“对一切感兴趣,但不为一切所束缚”。

很显然,萨科齐的用意,首先是确认自己右翼唯一候选人的“名分”,并在此基础上统一党内认识,为2017年大选提前做好准备。有消息称,他甚至有意修改UMP的党名,尽管现行党名当初就是在他力主下修改的(原名保卫共和联盟RPR)。

美中不足的是冷水随之不合时宜地当头泼下:UMP已负债7450万欧元,许多党的常设机构工作人员欠薪多时,而党之所以这么穷,很多党员归咎于萨科齐2012年大选时的“铺张浪费”,许多党员呼吁,“新任党主席”上任的第一件事,应该是一面补足欠薪,一面厉行节约和压缩开支,而不是恢复当年一掷千金的做派,再去劳民伤财地搞什么“全国大巡回”。

不过萨科齐素来是一个讲排场的人,让他低调行事,不事声张并不容易——尤其在刚重新“登陆”,摩拳擦掌要大干一番的今时今日,恐怕就更不容易了。

威胁在党内

而且“小个子”并非真的“天下无敌”:他真正的威胁在UMP党内。

曾两任总理并当过他外长的阿兰.朱佩(Alain Juppé)就是这个最大的威胁。

朱佩自2012年UMP败选后“半退”,转入地方政坛,出任了波尔多市长,在政坛混战中摆出相对超脱的姿态。他的政治资历比萨科齐深厚得多,且在萨科齐总统任上因政见不合存在龃龉。8月中旬朱佩曾宣布参加党领选举,却因波尔多市政“后院起火”而主动放弃。

朱佩的民调支持率始终保持在45-47%之间,是法国当前最受欢迎的政治家,他也是最受中间派和左翼选民支持的政治家——61%的中间派和34%的左翼选民会支持他,而萨科齐在这些人中的支持率分别只有6%和3%,可以说,如果朱佩参选,右翼的胜率会更有把握得多,因为正如一些分析家所言,仍有不少选民认为萨科齐是“不该当选的人”,而朱佩就没关系了。

问题在于,朱佩在UMP党内的支持率不如萨科齐(37%对51%),而如前所述,萨科齐摆出一副“党内舍我其谁”的姿态,显然不会容忍朱佩取而代之,去出马参选2017年总统。

距总统大选还有两年多时间,这两年多可能发生很多事,民意如水,支持率也会反复。如果左翼支持率有显著回升,令更多右翼人士感到“如果让萨科齐出马也许会输”的压力,则不排除他们联合“逼宫”,让“小个子”主动让贤的可能性;反之,倘情况一如今日,UMP大约就会延续目前的惯性,由着萨科齐“任性”一把。

倘出现后一种情况,朱佩是否有可能另起炉灶,以新党领袖或独立候选人资格参选?这在法国政治史上不乏先例,倘果真如此,朱佩本人未必能当选,却足以让既有的政治天平失衡。

萨科齐向来喜欢别人拿自己比拟另一个法国政坛的著名“小个子”——拿破仑.波拿巴(Napoléon Bonaparte),而后者在其有声有色的政治生涯中曾有两次形式相近、结局相反的“再登陆”,即1799年从埃及的回归,和1815年从厄尔巴岛的回归,前一次令他成功加冕,成为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而后一次却在“百日辉煌”后让他走向了滑铁卢。萨科齐这个“小个子”的“再登陆”,究竟是“雾月再现”还是“重演滑铁卢”,恐怕还得走着瞧。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