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希腊:急就章的新政府和新政府的急就章  

希腊:急就章的新政府和新政府的急就章  

 

希腊:急就章的新政府和新政府的急就章

 

1月25日的希腊立法选举结果既在意料中,也略在意料外:偏左的希腊激进左翼联盟(Syriza)成为国会第一大党,从而令其党领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取代新民主党的萨马拉斯(Antonis Samaras),获得新一届希腊政府的优先组阁权,这本在几乎所有分析家的预料中;该党或任何政党都未能在希腊总数300个的国会议席中取得简单多数,因此不得不组建联合政府,这也不出乎人们的意料;但大多数人并未料到,激进左翼联盟竟然离获得简单多数距离如此之近——连同第一大党所获得的50席“胜选红利”,他们居然总共拿到了149席,离获得简单多数并成功组阁仅差两席,这意味着组阁将变得异常轻松,他们不必苦口婆心去争取不易妥协的老牌左翼、中左翼政党共产党和泛希社运党,不必迁就“暴发户”、中间派新政党To Potami,更不必捏着鼻子去试探极右翼的金色黎明党,而只需拉拢国会排名第六、从新民主党中分化出来的独立希腊人党即可,后者拥有13个议席,对组阁而言已绰绰有余。

于是近年来在组阁问题上屡屡“塞车”的希腊,便罕见地出现了一幕组阁“急就章”:1月27日联合政府便已宣誓就职,1月28日第一届新内阁已开完了第一次内阁会议,也就是说,曾经逼得希腊不得不在几个月内重新大选一次的组阁难题,如今居然在不到72小时内迎刃而解。

这个“急就章”政府中充斥着争议性人物,如缺乏经济实务经验、却热衷于激烈抨击“三驾马车”(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IMF)的“紧缩换抒困”是“财政水刑”的学者瓦鲁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成了新任财长,独立希腊人党党魁、同样经常抨击“债主”强加紧缩政策于希腊人头上的坎梅诺斯(Pamos Kammenos)做了国防部长。

“急就章”新政府所推出的政策,似乎也是十足的“急就章”风格。

1月27日也就是内阁名单公布当天,新任希腊海上运输部副部长德利特萨斯就令人震撼地宣布,叫停原定于本月底举行的、有五国财团参加的比雷埃夫斯港67%股权私有化国际招标,于此同时,新任行政改革部副部长卡特鲁格卡洛斯则宣布将被前政府解雇的万余名前公共部门雇员召回,并禁止再度解雇他们。这些重大举措显然意在兑现竞选承诺,并推翻前政府既定政策,而如此重大事项,居然在第一次内阁会议召开前一天,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抛出了。

原先包括最大(也最无耐心)债主德国在内,大多数债主都预言(毋宁说希望),新政府上台后迫于严峻的经济、财政和金融形势,将不得不“现实一点”,抛弃竞选过程中那些“刺激性语言”(如“赖账”、增加政府开支、增加福利和补贴等),转而寻求和“三驾马车”及债主们的妥协。但从上述两个“急就章”看,齐普拉斯大有“我就要玩真的,你们又能如何”的态势。

倘若欧盟和欧洲央行仍延续近年来其所一贯表现出的“既不愿希腊退出欧元区,又不肯豁免希腊债务”姿态,希腊新政府的“急就章”无疑令他们十分害怕:不再紧缩就意味着偿还欠款再无实际保障,不论是否“赖账”这笔账都极有可能“烂掉”;而不愿希腊退出欧元,则意味着不论对方是否“赖账”或放弃旨在让其有能力还债的紧缩政策,欧盟和欧洲央行都不能袖手旁观。可想而知,这将是欧元区极大的一个“黑洞”。

然而感到害怕的恐怕不只是债主们——“急就章”的希腊政府也怕,甚至可以说,看似缺乏章法和深思熟虑的一系列“急就章”,恰反映出他们的心虚和害怕。

他们并非不知道,“财政水刑”固然令习惯于高福利的希腊人感到不舒服,更压抑了GDP增速,却也有助于希腊甩掉其早就不胜负荷的沉重福利、财政包袱;他们更非不知道,一系列“急就章”不仅重新把这些好不容易甩掉的沉重包袱再背起,不仅可能影响以紧缩(也就是保证偿还能力)为前提,“三驾马车”牵头提供的抒困款,也很可能吓跑“三驾马车”以外的商业性投资——一方面要多花钱,另一方面却将“财神爷”或赶走或吓跑,这样的“急就章”又如何能够持久?新任希腊财长瓦鲁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就此也不得不承认,和外国政府、民间债主们“协商债务”,将是“巨大的挑战”。

对于齐普拉斯的“急就章”政府而言,恐怕是觉得“伸头缩头都是一刀”,索性冒一次险,赌一把“三驾马车”、尤其患得患失欧洲“马车”的胆子,如果对方依旧把“无论如何不能让希腊离开欧元区”当做首要选项,他们这套看似不按牌理出牌的“急就章”组合拳,或许就真能瞎猫逮着只诸如部分豁免债务、延长偿债期限之类“死老鼠”——反正希腊的情况,再糟又能糟到哪里去呢?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