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希腊比雷埃夫斯港迷局   

希腊比雷埃夫斯港迷局   

 

希腊比雷埃夫斯港迷局

 

去年12月26日,当中远高调宣布将希腊比雷埃夫斯港当做“新丝路”计划欧洲区重点环节,而同日中国政府宣布将启动比雷埃夫斯-贝尔格莱德-布达佩斯铁路货运走廊计划之际,国内一些媒体、观察家兴奋异常,将比雷埃夫斯港默认为“中国全球经济版图”中的重要枢纽;然而仅过了一个月零一天,随着希腊新政府宣誓就职,“比雷埃夫斯港丢了”的传闻又不胫而走。大热到大冷,转换得竟如此之快。

 

“丢”的只是蓝图

 

其实比雷埃夫斯港当初就根本没有“得”——确切说是没有全得。

2008年,中远集团和希腊政府签署协议,以33亿欧元的价格获得比雷埃夫斯港2、3号集装箱码头的长期经营许可权,经营期长达35年。作为交换,中远集团承诺投资6.2亿欧元帮助该港改扩建,重点是将港口作业面积和集装箱码头吞吐量扩大三倍,在2015年达到年集装箱吞吐量700万标准箱的能力,并实现冷藏类货物储运能力的现代化。

2014年11月,中远集团和比雷埃夫斯港务局签署协议,追加投资2.3亿欧元,以扩大该港铁路货运能力,以便和中国在巴尔干地区的高铁计划相联接,构成辐射中东欧腹地的物流快速通道——去年12月17日中国、匈牙利、塞尔维亚和马其顿四国签署兴建布达佩斯-贝尔格莱德高铁意向书,这条铁路投资15亿欧元,计划2017年交付使用。和中国签署协议的巴尔干三国都是内陆国,需要一个可靠的出海口才能连接通往中国的“新丝路”,显然,比雷埃夫斯港就是拟议中的出海口之一。

由于“三驾马车”对希腊政府的偿债能力持不信任态度,不断向前萨马拉斯(Antonis Samaras)政府施压,迫使后者实行更彻底的紧缩措施,其中重要环节就是公用事业的进一步私有化。在这种压力下,去年希腊政府不顾国内激烈反对,将国有能源公司PPC股份的30%私有化,并在去年下半年进一步提出,将比雷埃夫斯港剩余国有股份(约占总股份67%)私有化,原定招标日期正是2015年1月底。

1月25日希腊大选结束,一贯反对进一步实行紧缩措施,甚至扬言“赖账”的希腊激进左翼联盟(SYRIZA)成为议会最大党,并在两天内组建了以党领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为首的新政府。新内阁组建当天,刚刚就任海上运输部副部长的Thodoridis Dritstas(Thodoris Dritsas)就宣称,希腊将中止由前政府推动的、将比雷埃夫斯港进一步私有化的进程,“希腊不会出售更多比雷埃夫斯港股份”。

很显然,这一“叫停”暂时只涉及实际上还没进行的比雷埃夫斯港新一期私有化招标,而不会、至少理论上不会影响中远集团目前在比雷埃夫斯港的权益。

 

希腊新政府到底想做什么

 

一些国内分析将这种突如其来的做法称之为“排华”,这显然是不确切的。

如前所述,激进左翼联盟始终坚决反对“紧缩换抒困”,并在竞选期间提出了诸如增加公共开支以刺激经济增速、停止解雇国有企事业单位员工、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为低收入家庭提供更多补贴,以及和国际债主“重议”债务问题等政治纲领,并因此获得被“债主强加的紧缩”折腾得叫苦连天的希腊选民一边倒支持。如今既然已经胜选,履行竞选承诺是题中之义——要知道被金融风暴、高失业率和收入减少折磨已久的希腊人,可没有太好的耐心。

不仅如此,为强化新政府的权威和号召力,他们也势必采取“凡是前政府支持的我们就反对”姿态,既然公用事业单位私有化是前政府力推的“重头戏”,而比雷埃夫斯剩余股份私有化更是这部“重头戏”的“华彩部分”,且期限将至,新政府拿出来“开头刀”不足为奇,不闻不问默认继续运作才会是奇怪的事。

国内媒体去年底、今年初炒作比雷埃夫斯港话题时,有意无意普遍模糊了两个概念:首先,中远集团截至目前只是比雷埃夫斯港务局的合作者、而非管理者,其权益也只涉及该港的一小部分,而非全部;其次,在拟议中的私有化招标问题上,中远集团只是竞标者之一(虽然公认是较有实力的一个),据悉同时表达竞标意向的国际财团共有5家,且希腊前政府和港务局也未表明,私有化的意向是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还是同时引进多个国外经营者,让它们互相牵制。

 

接下去会如何?

 

1月28日希腊内阁召开了第一次内阁会议,会后希腊交通运输部长德里查斯(Thodoridis Dritstas)代表希腊政府正式宣布,将不会启动前政府提出的比雷埃夫斯港进一步私有化进程。

此前一天,德利特萨斯在谈及比雷埃夫斯港已成交的股份时表示,将“代表希腊人民的利益”对这些交易进行审查,倘果真如此,将的确危及中远集团目前在该港所获得的利益,并进而危及整个以该港为重要枢纽的、自地中海深入中东欧腹地的“新丝路”布局。为此,当天中国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就表示“非常关注”,并敦促希腊新政府“切实保护包括中远集团在内、中国公司在希腊的合法利益”。

当天稍晚,中国驻希腊大使邹肖力紧急约见德里查斯和希腊经济、基础设施、运输及旅游部长斯塔萨吉斯(Giorgos Stathakis),这被希腊当地舆论视作“核实比雷埃夫斯港问题上究竟会发生些什么”,据《希腊报道》援引希腊两部委公开声明称,两位希腊部长竭力试图安抚中国大使,他们澄清“中国和希腊间合作将继续”,并同意持续展开两国间的“建设项目对话”,斯塔萨吉斯更进一步明确表示,希腊新政府谋求加强和各国间的正常合作,而比雷埃夫斯港与中远集团间此前所达成的协议“理应包含在这些正常合作协议范围内”,希腊并谋求“与中国和其它所有国家进一步发展关系”,他强调新政府将尊重包括和中远集团间协议在内的涉外合同,“但会检查所有合同的义务是否合适”。

很显然,此前抢在第一次内阁会议之前便匆匆放出的信息,带有一定的试探性和随意性,从此后正式表态看,希腊新政府的确不打算继续推进比雷埃夫斯港的进一步私有化,但不会轻易触及业已成就的合作关系。

这不仅因为现有合作关系是当今希腊为数不多运转良好、能带来可观经济效益和就业机会的项目,更因为新政府要兑现此前经济承诺,就必须一方面对“三驾马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盟委员会和欧洲央行)等大债主“赖账”,另一方面增加政府开支,这几乎是不可能同时完成的任务——如果得罪了中远集团等为数不多游离于“三驾马车”以外,仍然愿意为希腊掏钱的财团,就更不可能完成了。

从两位部长的口气看,他们并非不想把“讨嫌的外国人”从比雷埃夫斯港赶走,让希腊回到“美好的2008年之前”,既然做不到,那就应尽量讨价还价,让外国人“多出血”,可以预计,未来他们必将以“代表希腊人民利益审核合法性”为由,对现有合作百般挑剔,逼迫投资方接受更多苛刻条件。

但胃口是一回事,现实却是另一回事:“赖账”或“有拖无欠”的可能性本已让希腊债务前景变得十分叵测,倘新政府再摆出一副对纯商业投资、合作意向“雁过拔毛”、出尔反尔的嘴脸,则其“人人派糖”计划所最缺乏的东西——资金将更加捉襟见肘,相对于“只关心债务安全,不关心造血能力”的“三驾马车”,中远集团这样的商业投资者至少还是希望希腊经济部门能够“回血”的,尽管他们这样想的动机也依然是利己的。

倒是中远集团、中国有关部门和其它海外投资者应从此事中汲取一个教训:尽管在商言商是应该的,但在拍板重大项目、决策前,绝不能将过高希望、过重负担和过多使命,都押在单一环节上。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