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尤努斯案:没有神话,也没有救世主

尤努斯案:没有神话,也没有救世主

尤努斯案:没有神话,也没有救世主

尤努斯栽了:这个因小额贷款神话获得包括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在内一系列国际性荣誉的孟加拉人,3月8日被孟加拉一家高级法院裁定必须依照孟加拉央行的指令离职退休,辞去孟加拉乡村银行董事总经理职务,尽管尤努斯上诉到最高法院,但翻盘的几率已微乎其微。

孟加拉国央行表示,他们是在“公事公办”:这个职务的最高服务年限是60岁,而尤努斯已经年满70,早该退休,且1999年乡村银行再次聘用尤努斯时“未向央行履行必要手续”。

在尤努斯看来,“公事公办”的背后,是执政党的政治策略。支持尤努斯的人认为,由于成功推广农村小额贷款,尤努斯在贫困的孟加拉农村拥有广泛人气,仅通过小额借贷持有乡村银行股权的农民就超过800万,他也曾在2007年组织政党,扬言要介入政治,甚至参选总理,以对付政府和政治门阀的腐败,因此和现任总理哈西娜及执政党孟加拉人民联盟(BAL)关系紧张。他们认为,央行找借口排挤尤努斯,一是为了打击政敌,二是为了争夺孟加拉乡村银行的控制权,三是尤努斯和哈西娜两个政治大人物的“私人恩怨”。

双方的说法当然都有一定依据:央行的规定的确存在,尤努斯超龄也是事实,对此尤努斯本人也并不否认,因此曾在早些时候建议改任董事长;政府对尤努斯不满,并寻机争夺乡村银行控制权也不假,否则完全可用更体面的办法解决此事(如依照尤努斯请求改任董事长,或授予荣誉职务),而无需用这种极端方法,甚至还要补上一句“尤努斯必须完全离开乡村银行”。

但更深刻的原因,却是小额贷款脱贫神话的褪色。

尤努斯之所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是因为自1976年,他成立乡村银行,并第一次在吉大港JOBRA村将自己口袋里的27美元借给42名从事篾匠副业的妇女,并获利0.02美元以来,“穷人银行”、“脱贫捷径”等一系列有关小额贷款的神话便不胫而走,自成立至今,乡村银行的借款人已达850万之多,放贷总额超过51亿美元,这一模式被当做农村扶贫的经典模式,推广到印度、东南亚、东亚、非洲、拉美,甚至美国农村,吸引了许多效仿者和赞助者,尤纳斯本人则凭借着这一扶贫神话,高喊着“有朝一日我们只能在博物馆里看到贫穷”,以“对社会与民主的贡献”,获得了一系列国际殊荣,甚至被一些贫穷的国家及其民众视作“扶贫救世主”。

然而世上本没有神话,更没有救世主。早在尤努斯获奖前就有研究者发现,印度和孟加拉的小额贷款并未让农村和农民脱贫,由于只顾放贷、收贷,却缺乏对缺乏谋生手段农民、尤其农村妇女的必要培训、指导,许多借贷者将借来的钱用于购买各种物品,或直接改善生活,结果到期难以还贷,原本就本小利薄的小额贷款发放机构不得不采用“非常手段”逼债,造成一系列问题,在一些地方甚至引发负债者自杀。被称作“尤努斯天敌”的丹麦记者汤姆.海内曼在去年推出的《深陷小额债务》影片中指出,由于盲目借贷,却无法获得稳定的经营回报,许多借贷者不得不在借贷到期后“拆房子卖地”,最终不少农民非但未曾脱贫,反倒比原来还要贫困,这其中甚至包括最初借尤努斯前的42名妇女中的一些人。

海内曼和其他批评者指出,小额贷款神话的背后,是恐怖的高利率:乡村银行的小额贷款利率高达26-31%,而整个孟加拉4000万小额贷款借款人中,许多人的贷款利率高达40-50%,在印度安德拉邦甚至发现过100%的利率。高利率、强制到期还贷,加上缺乏贷款使用指导,令“抗击打能力”不足的农村小额贷款借款人不堪重负。

对此政府和尤努斯等小额贷款经营者都认为,责任在对方。

政府认为,尤努斯等人不服从管理,如去年孟加拉小额信贷管理局曾规定,自今年7月起,农村小额贷款利率不得高于27%,且还款期到期后应给予15天宽限期,小额信贷经营者对这些规定不以为然,令小额贷款无序化,让尤努斯退休,正是整顿、规范小额贷款市场的必要手段之一;而尤努斯等人则认为,贪得无厌的是政府,他们一直试图夺取乡村银行的经营权和管理权,而过多的干预和限制会导致小额贷款机构破产,此外,政府的介入也会在这一行业内滋生腐败。

相互的攻讦都并非没有道理,但关键在于小额贷款模式本身存在问题。

即使按照政府的“政策利率”,27%的利息也已经可划入“高利贷”层面,小额信贷的借款者都是缺乏谋生技能的农村赤贫者,他们显然不可能拥有如此高回报率的谋生技巧(即使借贷者只盈利3%,投资回报率也要高达30%才能维持,别说农村赤贫,恐怕绝大多数经营项目,都无法达到如此惊人的回报率)。无望的回报加上到期后无情的逼勒,贫困的借贷者将面临怎样命运,可想而知。

不论政府管理或尤努斯等人自行管理,“穷人的银行”都是网点密布、机构庞杂臃肿、运营成本很高的架构,这迫使经营者——不论官或私——不得不提高利率,并采用一切手段逼债,以维持小额信贷银行的周转。尤努斯的乡村银行倚靠他个人的国际影响,曾一度赢得大量海外、尤其北欧捐赠,但随着问题的曝露而渐渐枯竭,其它信贷机构的资金来源更无保障,演变到今天的局面势在必然。

尤努斯和各国政府都不约而同反对用“穷人银行”的本金套利生息,尤努斯曾不止一次的说过,将小额贷款变成高利润、高增长的行业是在打开“潘多拉魔盒”,最终将会伤及穷人,因为这将滋生一批只知道赚钱的小额贷款公司,这些公司不会担心他们的贷款是否会伤害他们贫穷的客户,而孟加拉小额信贷管理局则一再声称,要“打击农村小额贷款中的套利现象”,但说归说,做归做,声称反对套利生息的尤努斯,动用乡村银行本金和Telenor Group挪威公司合资,成为孟加拉最大手机供应商,乡村银行甚至还与达能合资生产酸奶,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一旦乡村银行管理层换血,政府影响力增大(如把股权从目前的3.5%增加到法律规定的上限25%),其运营模式会有所改变。

很显然,尤努斯也好,政府和小额信贷管理局也罢,他们都不是天使或神仙,他们说着合乎正确原则的话,但做的却是不符合小额贷款借贷者利益的事——尽管在很大程度上,他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鱼”,小额贷款本身没有错,关键在于,仅仅让原本借不到钱的贫困农民借得到钱,并不能改善其生存状态,他们不但要能借到钱,还必须学会怎样让这些钱尽快“生钱”,并最终可以摆脱小额贷款,实现财政自给,这就需要尽可能低廉的信贷利率,和相应配套的谋生技能培训,对于这些急需的东西,尤努斯、政府管理部门,甚至大胆“找名人麻烦”的丹麦记者,目前都有意无意地选择了回避。



推荐 17